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玄幻网游

锦鲤仙妻甜如蜜——素手折枝

时间:2019-09-27 07:29:17??作者:素手折枝
TAG:

?  《锦鲤仙妻甜如蜜》作者:素手折枝

  【苏爽甜宠文】
  锦梨,天界气运担当,天地之间第一只化形锦鲤。
  醉酒之后魂游三界,落在了刚刚过世的三线明星白锦梨身上。
  白锦梨,娱乐圈第一黑料花瓶。
  演技差,耍大牌,最近还妄图和男神陆清远捆绑炒CP。
  黑子们日常叫嚣:辣鸡白锦梨滚出娱乐圈!
  可突然有一天,天天打卡问候锦梨上下三代的黑子们发现,锦梨微博画风变了:
  锦梨:闲来无事制作了十张好运符,转发这条微博抽奖,就有机会获得哦^_^
  黑子们:呵,又是什么哗众取宠的新手段,老子不转!
  一个月后——
  锦梨爸爸,请问现在还能抽奖吗?!
  作品标签: 轻松、明星、可爱流、豪门
?
?
第1章 黑料女王
  热。
  这是锦梨此刻唯一的感受。
  身体被沉沉禁锢着,动弹不得,有什么火热的东西在身上游移。
  这是怎么回事……
  思维无比倦怠,残存的理智却叫嚣着清醒。
  她咬紧牙,奋力睁开眼睛——
  入目是一双带着血色的双眸,狂乱愤怒,仿佛要择人而噬。
  眼睛的主人倒是生了张好相貌,五官深邃英挺,眉目锋锐,矜贵而俊美。
  只是他此刻面色潮红,额角浸着汗水,显然正在经受着什么难耐的折磨。
  什么鬼?
  还不等锦梨想明白,她腰间就是一紧,下一刻,清晰的裂帛声传出——她腰侧的衣服被撕开。
  锦梨:“……”
  她想,自己大概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峥崖本就岌岌可危的理智,在看清楚身下女人衣服底下诱人春光的时候——
  轰然破碎!
  他低下头,用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飞快的说道:“女人,不管你是谁,我——”
  “砰!”
  他的话没能说完。
  男人惊愕又不敢置信的目光在锦梨脸上扫了一圈以后,终于不甘心的闭上眼睛,颓然倒了下去。
  真重。
  锦梨扔掉刚刚顺手从地上抓到的酒瓶子,嫌弃的将身上的男人一把推开。
  她站起来,脑袋还有点晕。
  她索性坐在沙发上整理一下思绪。
  她前一刻还在摸太上老君的酒喝,不就是喝多了一点,醉了过去。
  怎么一下子出现在这里?
  意识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她就发现了,这并不是自己的仙体。
  经脉闭塞,杂质无数,分明就是一具没修炼过的,凡人的身体。
  像是想起了什么,锦梨陡然站起身,循着身体的记忆找到了这包厢里的洗手间,看了过去——
  镜子里的女人身材窈窕高挑,玲珑有致,丰胸细腰,单看这身材,足以称得上一声尤物。
  再往上看这张脸,丹唇丰润,鼻梁精致,一双桃花眼眨一眨,便是常人无法抵挡的潋滟多情。
  以任何人的眼光来看,这都是一个艳光四射的大美人。
  落在锦梨的眼里,就是:妆太老,皮肤太差,气质太俗。
  白瞎了这副和自己七八分相似的美貌。
  接下来的三分钟里,她读到了这个名叫白锦梨的女人的记忆。
  白锦梨。
  一个三四线演员,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黑料倒是满天飞。
  什么耍大牌,整容,陪酒,小三,蹭热度炒CP……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是个极品,人人喊打,名副其实的黑料女王。
  锦梨看完,惊叹不已:这么作这么蠢的人,可真是很难见到了。
  要不是白锦梨这张脸实在太好看,她签约的公司在她身上有利可图,早就被雪藏了。
  当然,签了白锦梨的这家公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锦梨身上的黑料,一大半都是他们带过来的。
  什么陪投资商喝酒这种事儿都是公司的锅,他们巴不得把人洗干净了扔到金主床上去,来换点实实在在的投资和项目。
  好在白锦梨这姑娘作归作,因为出生在小地方,骨子里传统到不行,坚决不肯接受潜规则上位。
  这也是她混得这么惨的原因之一。
  没实力,没背景,没情商。
  唯一有价值的身体不肯拿来做交换。
  可不就出不了头么?
  ——
  吧唧一口所有追文的大宝贝,情人节是个好日子,高冷枝发新书啦!
  甜文作者的口号是:苏爽甜宠,绝对不虐!
  没对象的吃我一嘴狗粮,有对象的来一口糖,美滋滋呀!
  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喜欢的记得加书架收藏多多投票评论喔!
?
?
第2章 “好闺蜜”
  锦梨呼出一口气,从洗手间走出来,一眼看到了趴在地上的男人。
  额……
  这人是谁来着?
  她记得,白锦梨是被好闺蜜安柔拉着来这个会所的。
  安柔和白锦梨是同一家娱乐公司的人,她也是白锦梨唯一的朋友。
  安柔经常帮助白锦梨,有什么活动和资源也都带上白锦梨,白锦梨被经纪人训斥的时候她还会站出来替白锦梨说好话……
  简直可以拿下“年度最佳好闺蜜”大奖。
  然而……
  锦梨垂眸:这具身体来到会所以后,为什么会喝到加了料的酒?
  白锦梨喝了加料的酒人事不省的时候,安柔人又在哪里?
  锦梨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现在趴在地板上的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是谁。
  总之,绝对不会是安柔让白锦梨去陪的人。
  为什么这么肯定?
  锦梨扭头看着男人俊美无俦的侧脸,啧了一声:真有这种极品投资商,安柔那个女人,能把机会让给自己?
  不管了。
  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裙子从侧腰处被撕烂,露出大片雪腻的肌肤。
  锦梨从男人身上将外套扒拉下来,套在身上,遮掉外泄的春光,施施然走了出去。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出门以后不久,狼狈趴在地上的男人悠悠醒转。
  在反应过来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男人那双暗色的眼眸陡然变得阴戾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声音冷彻如冰:
  “给我查,今天的酒水,是谁动的手脚?另外——”
  他思维不受控制的想到那双潋滟多情的桃花眸,和裙子底下惊鸿一瞥诱人的春色……
  狠狠闭了闭眼,他哑了嗓音:
  “还有,进了这个房间的女人,是谁?”
  ——
  锦梨打着出租车回到住的公寓楼下。
  一路上,司机见她头发凌乱,身上又裹着男士外套,十分热心的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或者报警。
  锦梨:“……”
  她谢绝了司机的好意,付了钱,走进小区。
  刚打开门走进去,锦梨就听到了一声惊呼:“啊!锦梨你怎么了?”
  她回头,看到一个穿着睡袍敷着面膜的年轻女孩子站在浴室门口看着自己。
  “白锦梨”的室友兼好闺蜜,安柔。
  安柔看着锦梨现在的样子:长发凌乱,脸色苍白,身上还套着一件男士西装。
  看着十分狼狈的样子。
  她心中一喜:莫非自己的计划还是得逞了?
  白锦梨这女人果真和投资人睡了?
  她见锦梨不说话,连忙把面膜一撕扔下来,朝着她走近,还想亲昵的挽她的手:“锦梨你怎么不说话呀?你晚上去哪儿啦?我不过出门透口气,回来就没看到你了,王总也不见人,你和王总在一起吗?”
  王总,就是今晚安柔带着白锦梨去见的,据说“十分重要”的投资人。
  是个十分油腻的中年男人。
  白锦梨作为一个小透明,多数的时间是没什么工作的,今天也是一样。
  是安柔拉着她,非说自己今晚要见一个很有钱的投资商,要带着白锦梨一起去,让白锦梨好好表现,万一被人看上了,指不定未来就飞黄腾达了。
  分明就是一个极其拙劣的借口。
  安柔不过是拿美艳性感的白锦梨做人情而已,偏偏这个蠢女人,真以为对方在替自己着想,替自己拉人脉。
?
?
第3章 送你一盆水,让你清醒一下
  锦梨往后退一步,避开安柔凑过来的手。
  安柔惊讶又委屈:“你怎么了锦梨?”
  锦梨只是冷冷看着她。
  安柔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白锦梨。
  白锦梨生得美貌无双,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白锦梨是个草包美人,这也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事实。
  以往的白锦梨给安柔的感觉就是,美则美矣,却没什么气质。又因为常年负面绯闻加身,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沉畏缩。
  很多人甚至在网上骂,说她白瞎了这么一张好看的脸,上不得台面。
  但是此时此刻的白锦梨却完全不一样。
  脸还是那张脸,可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就好像,一块璞玉,被人细心雕琢,拂去了上面那层灰,露出光华的内里来。
  耀眼得有些刺目。
  仗着身高优势,锦梨居高临下的盯着安柔:
  “你出去以后,可知道我在包厢里等了你多久?”
  原来是因为这个。
  安柔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她换上一副无辜的表情:“你知道的,我喝了两杯酒,有点晕,就多待了一会儿。可是我再进去的时候,就发现你们都不见了……”
  “是么?”锦梨淡淡的说道。
  安柔赶紧点头。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
  明明白锦梨这个女人蠢得很,向来都是自己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的。
  她见锦梨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摸不准她心里怎么想的,又接着说道:“我找了你好久都找不到,于是回来等你了,我一直很担心你的……”
  安柔这句话没说完。
  因为锦梨没忍住,笑了一声。
  “你很担心我?”她露出一个嘲讽的神情。
  “很担心我,两个小时都没有一个电话和信息?”
  她朝着安柔逼近一步。
  “很担心我?甚至还有心情敷个面膜?”
  安柔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扶住门框。
  她觉得有点腿软。
  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锦梨那双黑色的眼眸,她心里总忍不住发慌。
  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害怕的。
  害怕什么?
  害怕白锦梨?
  笑话!
  一个蠢货,有什么好怕的?
  她这样想着,仿佛一下子生出了力量来。
  挺直腰背,安柔冷静的质问道:“白锦梨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带你去和投资商见面,我图什么?我还不是图能为你搭条线帮你红?怎么你还怀疑我?”
  她怒气冲冲的样子:“我真是一腔好意喂了狗,行吧,你要这样怀疑我,那我们这个朋友也没得做了!以后我也不替你费心思牵线搭桥了,随便你怎么没资源没人捧,都跟我没关系!”
  她说完就准备决绝的转身离开。
  身后却传来了一句轻飘飘的“站住”。
  安柔脚步一顿,心中得意:她果然没有猜错,白锦梨那个怂货,自己只要做出生气失望的样子,她就慌了。
  这次一定不能轻易原谅她。安柔心中这样想。
  得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可以被随随便便甩脸色的人。
  安柔好整以暇的转过身来,等着锦梨给自己道歉。
  然而迎面而来的,是兜头的一盆凉水。
?
?
第4章 你敢不敢发誓?
  冰冷的水顺着头发往下淌,安柔整个人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锦梨随手将水盆往边上一放,含笑看着她:“清醒点儿了吗?”
  安柔瞪大眼睛,深吸了两口气,愤怒的盯着她:“你!”
  “我怎么样?”
  锦梨脸色蓦然沉下来。
  她上前一步,揪住安柔的睡袍衣领,一双眼眸似淬了寒冰。
  “安柔,你暗地里干的那些龌龊事儿,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
  “你带我去和投资商见面,图的是帮我红?难道不是图着我的美貌,把我卖了给你换资源?”
  安柔讶异的睁大眼睛:白锦梨她、她怎么会知道?
  “拿着我做人情,你是不是觉得,今晚上你走了,我喝了加料的酒,就得顺着那个王总为所欲为?”
  “我、我没有!”安柔大声否认。
  “没有啊——”
  锦梨突然放开她,甚至替她抚平了一下衣领。
  对面的人乍然从凌厉变得温柔,并没有使安柔松一口气。
  她看着面色平静下来的锦梨,心中反而更加害怕了。
  为、为什么?不过是两小时不见而已,白锦梨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样陌生,这样……叫人害怕不安。
  “我也希望你没有,安柔。”锦梨平静的说道,“因为我今晚上过敏了,我整个晚上只喝了那杯酒。”
  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安柔:“你知道么,它差点要了我的命。”
  其实不是差点。
  白锦梨发现自己难受之后,找了个借口哄骗那个王总出来,准备打急救电话。

  可不知道怎么的,她就到了那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
  最后变成了自己。
  锦梨来的时候,这具躯体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白锦梨已经死了。
  可奇怪的是,锦梨没有感受到半分白锦梨灵魂的踪迹,就好像……
  这具身体本来就不存在自己的灵魂一样。
  锦梨皱着眉头,心中有些费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