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千万次心动——南书百城

时间:2019-10-09 09:40:09??作者:南书百城
TAG:

?  ?书名:千万次心动

  作者:南书百城
  文案
  【久别重逢/双向暗恋/双学霸/是甜文】
  江连阙重遇秦颜时,她不再拉小提琴,不再是可望不可即的天才少女,也不再记得他。
  她曾经拖他出深渊,而如今,他想送她回世界之巅。
  他喜欢这个姑娘。
  想为她撞倒南墙。
  ◎犬系钢琴少年 x 天才小提琴少女。
  ◎“我有千万次心动,只为你一人情钟。”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娱乐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颜,江连阙 ┃ 配角:接档校园文/青梅竹马/双向暗恋《玫瑰星球》专栏求预收 ┃ 其它:
?
?
第1章 一块钱
  文/南书百城
  (首发2018.01.02)
  (修订2019.10.07)
  晋江文学城原创
  -
  秦颜走出医院时,日头还正盛。
  初秋稀薄的凉意被夏末的热浪舔舐殆尽,头顶绿意摇晃,屏息,好像还能听见遥远的蝉鸣。
  她抱着医生开的一大兜药,左右看看,缓步横穿过马路,在空无一人的公交站台坐下。
  将纸袋落在膝盖上,一手拿着那张快被汗水浸透的小单子,另一只手在手机上飞快地查:
  忍冬:甘,寒,清热解毒,疏散风热。
  栀子:苦,寒,泻火除烦,寒能清热。
  夏枯草:辛,苦、寒,清热泻火,明目。
  ……
  退出网页,她不再继续往下看。
  揉揉额心,苦笑。
  全都是清热降火的药。
  怎么可能有用啊。
  风过,摇曳的绿意融化成郁郁葱葱的松涛,搁在纸袋上的手机微微一震。
  池素的电话比预想之中来得晚,恩师斟酌再三,发出迂回的慰问:“小秦颜,你到家没有?”
  “还没有呢。”她声音不大,仍然很有礼貌的样子,“我刚从医院出来。”
  “你去医院了?”池素倒是一怔,“医生怎么说?”
  “还是查不出病因……”她说着,忍不住抬手摸摸耳垂,“没什么可靠的治疗方法。”
  “那……既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就趁着这个机会,也给自己放个假嘛。”
  松涛摇曳,秦颜眯了眯眼,低头看自己的手指。
  大概是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她也拥有一双漂亮的手,十指葱白,修长匀称,指尖有茧,几乎被磨平。
  用池素过去的话来形容,这就应该是一双小提琴家的手。
  这样一想,又觉得有点讽刺。
  但她仍然只是点头:“嗯。”
  “还有,你爸他……”池素说,“他也是身不由己,你别怨他。”
  公交车还没来。
  秦颜莫名有些燥。
  可老师还没交代完:“你现在回了明里市,自己一个人住在那边,有什么事儿都说出来,别老是往心里掖。你现在时间也多了,多跟以前的朋友聚一聚,毕竟他们都……”
  “池老师,您不用担心我的。”公车进站,秦颜打断他,“反正这么多年了,我不也一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吗?”
  池素哑然。
  “公交车到了,我先不说了,回家再向您报平安。”
  说完,她挂断电话。
  这么多年,136路公车的路线没有变,还是走老路经过市中医院,途径一片湿地公园。这会儿正是午后,阳光炽烈,始发站的车上没有人,连胖司机也有些昏昏欲睡。
  秦颜靠着扶手刷卡,司机正要关车门,远远地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喊——
  “等……等一下!”
  目光扫过后视镜,她遥遥望见一个刚刚跑过路口,正高举着把铁锹朝这边狂奔的少年。
  十七八岁的男生,身形高大,跑起来像一阵风,朝外翻折的黑色外套在空气里猎猎张开,如同白鹤展翅的双翼。
  再回神,对方已经一阵风似的跑到车门前,上气不接下气地用铁锹撑住了门:“啊,幸好……幸好赶上了。”
  公车阖上门,缓缓开动。
  阳光从茂密的枝丫间跳跃着滚落,少年喘匀气,靠在扶手上掏硬币。目光交错的瞬间,她撞进一双深不见底的眼。
  好像不由自主地被拉着坠进一片深海,水面上荡着深夏的阳光,少年眼角微微上挑,澄澈又深邃。
  眼神稍稍下移,他身上是简简单单的白T深色长裤,黑色的棒球服外套松松垮垮敞着襟,裤腿带了点儿泥。日光垂落,漫开一股青草气息。
  不谙世事的小公子。
  秦颜缓慢地眨眨眼。
  “欸……等等。”
  她刚一转身,背包带就被人松松地拉住。
  力气不算大,她目光向下扫,看见背带上扣着两根修长白皙的手指。
  “那个……我身上没有零钱,只剩一个硬币了。”身后传出的声音清亮如流水,不管她看不看得见,他把自己身上所有口袋都翻过来以示清白,“你能借我一块钱吗?”
  秦颜身形微顿,回过身,默不作声地投出一枚硬币。
  “叮咚”一声,圆币骨碌碌地滚进去。
  少年笑眯眯:“谢谢你啊!”
  秦颜微微颔首,转身避开他。
  “等、等一下——”
  结果脚还没抬起来,又被他拽住了。
  “加个微信吧?”少年眨眨眼,晃晃手机,“我好把钱还给你。”
  “不用了,一块钱而已。”
  “那怎么好意思?”他自顾自地低着头戳开二维码,嗓音是少年独有的低沉清和,“我爸从小就教育我,苍蝇腿再小也是肉。”
  这后半句话咬字百转千回,秦颜哭笑不得,还待开口,一个急刹车,就整个人都在刺耳的响声被拖了出去。
  巨大的风声扑面而来,惯性拽着她往后退。
  少年被吓了一跳,自顾不暇还下意识地伸手去拉,旁边的铁锹一歪,棉麻的裙角勾上凸出的铁丝,清清脆脆“哧喇”一声。
  秦颜坐在地上,看着自己从大腿裂到底的裙子,起来也不是,不起来也不是。
  少年愣了一秒,发出尬笑:“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
  他舔舔唇,下意识伸手去帮她打理衣服,“但你也不用担心,长裙坏了啊,打个结就……”
  手突然顿住。
  秦颜:“……?”
  他颤巍巍地把手收回来,看看手再看看裙子,看看手再看看裙子……
  两个醒目的黑手印。
  少年默了默,一脸真诚:“我可以解释的。”
  “……你撒开我。”
  秦颜太阳穴突突跳。
  长裙打个结勉强能够到膝盖,她把装中药的纸袋子捡起来。江连阙见状赶紧伸手去拉,少女温热的手指在他掌心短暂地停留。
  一触即离,她迅速将手抽开。
  江连阙眼皮一跳:“你学乐器?”
  秦颜微顿,抬头看他一眼,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小提琴?”
  他语气没变,挺求知若渴的样子。
  可不知怎么,秦颜莫名有点不自在。
  光凭着碰一下就能感觉出来……
  这人脑袋上长的是双什么。
  镭射激光眼吗。
  见她半天不说话,江连阙识趣地闭上嘴,站到旁边。
  树影摇曳,光影飞快地从眼前掠过。
  “那个。”半晌,他目不斜视地盯着窗户上方的公交车站牌名,不自在地道,“你是去终点站吧?我也是三中的。”
  秦颜愣了一下,没懂:“所以?”
  “我,我们加个微信。”江连阙死盯着站牌名,莫名紧张,“我把刚刚那、那一块钱,还给你。”
  “……”
  ***
  秦颜没给他这个机会。
  车刚一到站,她就迅速跳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中还没完全开学,这几天正是高一报到的时候。136路停在学校正门口,骆亦卿坐在站台前等江连阙。
  他等了两把游戏的时间,才看到江连阙小兄弟拖着铁锹,神不守舍地,慢吞吞地走下来。
  骆亦卿看看刚刚走远的小姑娘,再看看他,认真地指出:“小兄弟,你的节操掉了。”
  江连阙头也不抬,果断:“肯定不是我的。”
  他的目光还停留在秦颜身上,尽管她已经走远了。
  她没有进学校,往另一个方向走,去了下一个公交站台。
  大概是打算从这里转车回家。
  骆亦卿默了默,看着他脚边的小卡片:“我没跟你开玩笑,你真的有东西掉了。”
  江连阙死都不低头:“不可能。”
  “你不捡起来看看怎么知道。”
  “我要是真掉了东西,眼睛让你抠瞎。”
  “……”
  骆亦卿上前一步,捡起掉在这位倔强小兄弟脚边的卡片。
  翻过来才发现,是一张校园卡。
  照片上的少女肤色凝白,五官精致小巧,眼睛黑白分明,干干净净。
  名字栏写着两个字:秦颜。
?
?
第2章 一罐糖(1)
  秦颜在天色完全暗下来时,回到住处。
  她住市中心,房子还是好多年前父亲购置的,寸金寸土的地段,手可摘星辰的高楼。
  拉开落地窗帘,尘埃飞扬,眼前撞入一片川流不息的灯火。高楼大厦灯光璀璨,仿佛黑夜也被照耀成白昼。
  一动不动地看了会儿,她给池素发短信:“我到家了。”想了想,又给父亲也发一条:“已经回到明里市,一切都好。”
  两个人都没回复,亮起的屏幕很快回归沉寂。
  洗完澡,她又看了眼手机,只有一条未读短信,是池素发回来的:“那就好,早点睡。”
  手机朝桌上随手一扔,秦颜将自己裹在巨大的毛巾里,整个人陷进沙发。
  在那个人眼里……没办法继续拉小提琴的自己,大概已经是个废物了。
  蜷成团,她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没有事情……
  没有事情可以做。
  养成了十几年的习惯,一朝放下,静默的空气里只剩重逾千斤的压迫。手臂隔空一挥,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啪嗒”一声,茶几上的收音机应声而落。
  愣了愣,她从毛巾里钻出来。
  是夜,星子繁集,寂静幽谧。
  头顶暖光垂落,秦颜捧着一小碗莲子粳米粥,缩在沙发角落里,聚精会神地盯着收音机。这个FM频道……不,确切地说是,“这个人”。
  这个从她小时候孤身一人留在池素身边、拜师学小提琴开始,就雷打不动地开设电台,每晚弹钢琴的人……
  “你们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乐正。”一如既往熟悉的开场白,少年的声音朗润又温和,“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曲子是肖邦夜曲的第十五首,献给曾经鼎力援助过肖邦后期生活的——珍妮·史达林克小姐。”
  ……还和以前一样,没有理由地,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
  有意无意,青年的尾音有些调皮地上翘了一下,“希望你们喜欢这首曲子,喜欢肖邦,也喜欢我。”
  秦颜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有舒缓温和的音乐,在空气里慢慢流淌起来。
  从f小调开始,低回阴郁,像分别的耳语,指端勾画出的宁静夏夜。
  几乎不受控制地,她眼前浮现出十几年前,被父亲独自留在滨川市,寄养在池素家的自己。
  那时她尚且年幼,还是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分离,扯着父亲的袖子想让他不要走,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好好练琴也认真学习,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被抛下了。
  可最终也只能忍着手指几乎被掰断的痛楚,听他叹息:“小颜跟着池老师好好学琴,我们将来总会……”
  总会团聚的。
  降B大调转回f小调,速度逐渐加快。
  悲伤逐渐堆积,成为失望的呼喊。转眼光阴十几载,溺水之人,涸辙之鲋。
  碰到光芒的前一刻发生意外,秦颜眼一闭,转而又陷入深重的黑暗。
  转调落下尾音,再现第一段,进入尾声。
  音调又和缓了下来,仿佛拨云见日,希望复现。
bet365最新网站  “库拉克认为,这首曲子让人想起一位离开自己家庭、爱人,寂寞悲伤地漂泊在旅途上的流浪者。”乐正声音轻和,“中段是进行曲风格,好像说往前走需更大的勇气和热情,而尾声,是终于到达目的地时的感恩心情。”
  持续的慢板,船歌式的拍子,少年清朗低沉的声线。
  “希望你们每一个人,即使遇到困难,感到迷惑,也不要放弃生的希望。”
  秦颜的眼眶无端有些热。
  “好了,今晚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隔着无法测量长度的电磁波,她听见他温和的声音,“我是乐正,我们明天见,晚安。”
  秦颜蜷成团,闭上眼。
  客厅内灯光大亮,白昼如焚。
  一夜无梦。
  ***
  翌日,秦颜起了个大早。
  父亲大人还是没有回短信,吃过简单的早饭,她独自转道去学校。

  为了参加军训,高一新生比高二和高三早一周开学,她转校插班进高二,要跟高一的学弟学妹一起参加今年的军训,才能正常拿到入学军训的学分。
  日上枝头,秦颜百无聊赖地站在移动缓慢的队伍里。其他的姑娘们显然是刚刚结束漫长暑假,言语内外,兴奋得像一堆可爱的麻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