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太太请复婚——九月鸢尾

时间:2019-10-09 09:40:06??作者:九月鸢尾
TAG:

?  书名:太太请复婚

  作者:九月鸢尾
  文案:
  一场车祸醒来,司婳成了已婚人士,身背巨额欠款,失去了和人渣老公的恋爱记忆。
  既来之则安之,司婳给自己定了两个目标:
  第一:和人渣老公离婚
  第二:把欠款还完,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
  ————
  结婚三年,司婳决定和白璟结束婚姻关系
  临走时,她朝他的办公桌上丢下一纸离婚协议
  “白先生,恭喜你终于自由了。”
  “我再也不逼你,再也不爱你了。”
  后来,那人把红本本丢在她的床上:
  “白太太,这次我不会轻易放你走。”
  温馨提示:
  追妻骨灰盒
  轻松向,不虐女主,没有男二
  互联网行业相关,部分专业参考百科,会有错误,还请多多包容
  本文内容虚构,无原型,请勿带入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婳,白璟 ┃ 配角:作者微博:@-九月鸢尾- ┃ 其它:九月鸢尾甜文
?
?
第1章?
  “你说我这些年,到底喜欢了个什么样的混蛋。”
  “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是我陪在你身边,白璟,是我在陪着你。”
  司婳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终于如愿以偿,和白璟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可是脑海里画面一转,便又变成那天他坐在办公桌前的严肃鹰隼的模样:
  “你要离婚是吗?房子是我的,公司是我的。”
  “司婳,你什么都没有,只能选择净身出户。”
  窗外下着暴雨,不过五六点的时段,铅灰色的乌云压下来,压抑的人透不过气,梦境里的司婳早已不是十六岁那年的短发模样,她穿着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在他凌厉的目光里,她颤抖着手从包里掏出另一份合同,从唇角挤出一丝微笑:
  “你原来,真是这样的人。”
  这是另一份离婚协议,她宁愿净身出户,也不稀罕他这些年白手起家拥有的一切。刚刚的那一份五五分协议,不过是想看看他对自己存着几分情谊,现在想来真是可笑,这样冷血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对自己存着半分情谊?
  从此以后,他的房子里不会再有她的影子,他也终于可以和公司里另一位“白太太”名正言顺,光明正大。
  “恭喜你,我再也不逼你了,白璟。”
  这三年的丧偶式婚姻终于得以解脱,她难道不是应该高兴吗?
  身体上的疼痛在此时此刻变得无比清晰,好像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要将她拉进那个深渊。
  她挣扎着,却发现身体早已变得沉重又疲倦,眼皮如铅,怎么都睁不开。
  恍惚中,有一道光从她的视线里扫过,她听到耳边有人说话的声音:
  “还有呼吸,她还活着。”
  “快抬上车。”
  她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一直能沉寂在新婚初夜的那个梦境里也好啊。
  ……
  ——
  “婳婳,婳婳。”
  沉寂在长眠世界里的司婳听到这个声音,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那双眼睛的主人马上笑了起来:
  “太好,你终于醒了。”
  她记得,眼前这位是她的好友秦棉,这丫头平日里就打扮的格外成熟,今天的这身职业装扮相,哪里还有一个高中生的模样,司婳撑着身子坐起来,不忘记吐槽她:
  “棉花,你今天这打扮太过了啊,活脱脱像个少妇。”
  像个大姐姐一样吐槽完好友,司婳这才注意到自己齐肩的长发,她顺手摸了一把:
  “我什么时候接的头发?”
  她明明才瞒着妈妈偷偷剪了个帅气酷毙的儿子头,可不就是为了在女生群里独树一帜。
  秦棉已经在病房里守了她两天两夜,突然间听到她醒来说了那么一句话,她抬手在她面前晃晃,伸出一个手指头比了比:
  “你别吓我,婳婳,你不会成傻子了吧,你看看,这是几?”
  一个小时以后,司婳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现在不是十八岁的高中生,而是已经大学毕业两年的社会青年,那晚和秦棉在酒吧里谈心的司婳,拒绝了好友要送她回家的请求,酒后驾车,在路上出了车祸,今天是她昏迷的第三天:
  “都怪我,我明明知道你心情不好,酒后喜欢乱来,应该护送你回去。”
  “我那天晚上为什么心情不好?”
  司婳记忆混乱,在秦棉的诉说下东拼西凑的怀念起她高中以后的事情,记忆里似乎总是有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她闭上眼睛想了许久,才发觉大学以后的所有记忆都是混乱的。
  秦棉微微一愣,打量着她的眼睛,试探问道:
  “婳婳,你还记得白璟吗?”
  提起这人,司婳脸上的表情泛起些微微的粉红色,她像个怀春的少女,点了点头:
  “我当然记得,我喜欢他。”
bet365最新网站  秦棉看她脸上怀春少女的模样,像个恨铁不成钢的老母亲,愤愤从座位上跳起来,刚刚冒出一句“你还喜欢……”结果下一刻便被打开门进来的人打断,司婳寻声望去,白色房间外涌进来的光亮里站了一个人,男人的身材被黑色西装衬托的修长笔挺,那琥珀色的眸子在金丝边框眼镜的衬托下更显得冷漠和疏离,看到她精神抖擞的坐在病床上,他微微一愣,将手从门把上收回来,问了一句:
  “醒了?”
  司婳看着他,青涩少年模样的那张脸渐渐和面前的人重合,少年的五官宛如雕刻,轮廓清晰。这张脸哪怕和回忆里那个高中时期的大学霸有些许出入,但这人的的确确就是一个成年版的学霸白璟。
  司婳有些不知所措,这个人既然会来医院探望她,至少说明这些年他们两个的关系一定相处的不错,也不知道这人结婚没有,她不知道怎么开口时,跟在白璟身边的助理杨明瑞叫了她一声“白太太”,这声称呼,让坐在病床上的司婳愣了许久,她看了看白璟,又指指自己:
  “白太太,你这是,在叫我?”
  看到白璟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秦棉不得不把那些话咽回肚子里,站起来给白璟让了坐:
  “白总,婳婳她……”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看白璟听明白了,这才说道:
  “你们夫妻两好好聊聊。”
  司婳看秦棉似乎还有话想说,她刚刚想开口便被白璟一个手势打断,白璟借着送客的名义,把秦棉送到了电梯口,返回去时,跟在白璟身后的助理杨明瑞开了口:
  “白总,太太好像不记得和你结婚的事情了,那离婚协议……”杨明瑞的话被白璟一个眼神打断,他转身折回去时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这事你要是忘不掉的话,我来帮你?”
  杨明瑞马上跟上去:“忘忘忘,我马上去问太太想吃什么。”
  杨明瑞跟在白璟身边三年,当年他们夫妻两人结婚时,白璟的公司还在一个破地下室,白璟也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老板,如今,他白手起家的故事不知道被多少财经杂志报道过,年轻帅气又多金的潜力股富一代,这是多少女孩子的梦中情人。
  大抵,所有的爱情都抵不过时间吧,杨明瑞知道两个人已经分居了整整一年,因此那天得知司婳带着离婚协议来的时候,他一点儿也不意外,只是没想到,这件事情才发生没几天,就出了这起事故。
  对此司婳一无所知,她现在满脑子里想的,是自己怎么突然就成了白璟的合法妻子。
  一场车祸醒来,追了两年的学霸男神成了自己的老公,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这种事情,和天上掉馅饼也没有什么区别了吧?
  她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了脑子,在医院休养了两天,司婳终于可以出院,白璟这两天也从未离开过她的视线,自然出院也是亲自前来接送,如果不是房间主卧室里挂的婚纱照,司婳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毫无人烟气息的大平层是白璟和她的家。
  她记得以前和白璟认识的时候,他还住在老式的教职工家属院里,她第一次借故去找他借笔记,白璟送她出外面那一片漆黑的小道,她大大咧咧切了一声“我才不用你护送”,结果话音刚落就被路边窜出来的野老鼠吓了一跳,她被那个人冷笑着嘲笑了一句:
  “小老鼠而已,怕什么。”
  记忆里的白璟,分明是会笑的啊。
  司婳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结婚证,不可置信的把照片上的那个“老公”来来回回看了许久,红色背景上的两个人,好像是刚刚毕业的模样,穿着一身随性的衣服,面对着镜头的司婳挽着先生白璟的手,笑的十分开心。
  她想了许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当初和白璟结婚的细节。
  她又把目光落到白璟身上,面前的人好似在做什么工作,面色冷漠,一脸平静的同她解释:
  “你毕业后就一直在给杂志画插画,没有去工作。”白璟对于婚后两个人的感情提的很少,倒是一直在提她的职业,他从书架上翻出两册漫画。
  司婳的职业是业余插画师,笔名四画,当年和白璟在一起后,她在微博上更新了几段和男朋友的日常,没想到就这么火了,后来她干脆把自己追白璟的恋爱历程画成了漫画:
  “这是我和你的恋爱,你看看能不能想起一些什么。”
  漫画只更新到她成了他的男朋友,之后再无后文。司婳把漫画看了两遍,只有高中时期暗恋白璟的小片段记忆犹新,后面关于大学的情节毫无印象,她不仅没有想起来,甚至还觉得漫画里的白璟和身边那个人比起来无比陌生。
  他们真的是夫妻吗?为什么看不出来他喜欢她的半点模样?
  亦或者,三年夫妻生活早已归为平淡,看不到激情了?
  好像这样的猜测更准一些。
  司婳躺在床上,翻开只存了白璟电话号码的手机,想来那个死在车祸里的旧手机死相惨烈,连电话簿也复制不过来,她下载了微博,却因为找不回自己的微博密码而放弃,翻到自己的微博上看了一眼,司婳发现最后一天的微博就停止在她出车祸那一天:
  四画V:头发还能再剪短吗?
  一个莫名其妙的问句,连她自己也想不起来当初发这句话的目的。
  她好奇自己和白璟的这些年,翻遍了房间角落也只翻到一些婚纱照,连卧室里关于她的衣服物品都好像还停留在几年前那种过时的风格里,这不像是她追逐潮流的性子,倒更像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媳妇人设。
  在房间里捣鼓了一天,司婳一无所获,晚上白璟托助理杨明瑞给她送了饭,顺便带了话:
  “白总今晚又要加班,他托我过来看看你,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也得早睡早起,好好休息。”
  司婳看杨明瑞公事公办的交代完要走,马上喊住他:
  “小杨,以前也是你给我送饭吗?”
  杨明瑞此前从未给司婳送过饭,但看白璟一直在隐瞒他们真实的婚姻关系,杨明瑞便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胡编乱造:
  “是啊,以前你不会做饭,都是白总下班了亲自给你做,但是最近公司太忙了,就由我代劳了。”杨明瑞怕说多了漏嘴,把话题放到食物上:
  “今天的鸡汤很新鲜,太太你趁热喝。”
  说完这话,杨明瑞脚底抹了油似的,马上就出去了。
  显然司婳并不是那么好骗的人,她虽然想不起自己和白璟的婚后生活,却还记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学做饭的场景,她是会做饭的,只是不晓得在结婚之后还做不做。
  她和白璟的婚姻,也许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在她住院期间,他虽然每天都来探望,却也只是换了个地方办公,他从不主动挑起话题,司婳看他沉默不语,怀着年少那颗暗恋的心,就怕说错了什么话。
  司婳躺在床上想了许多,直到最后抱着枕头睡过去,等到再一次睁开眼睛,睡前还明亮的房间早已陷入一片黑暗,她抬起手想摸床头灯的开关,结果一手摸到一个脑袋,这是……白璟?
  男神白璟竟然躺在她的床上?!!
  司婳条件反射的从床上坐起来,转念才接受已经结婚的事实,于是又躺下去,默默往床边挪了挪,她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突然间和记忆里那个高中时期优秀帅气的大学霸躺在一起,有点受宠若惊:
  “你想起什么了?”
  突然听到枕边人的声音,司婳摇了摇头:“没有,我想不起来。”
  “那就别想了。”
  白璟刚刚睡醒的嗓音有些沙哑,砥砺又性感,司婳刚刚往外挪了一点就被他直接捞回去,像只猫咪一样塞到了怀里,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将头埋在他的颈肩,低低吐了口气,把手从她的睡衣里伸进去:
  “婳婳,我想做了。”
?
?
第2章?
  司婳不敢相信自己和白璟已经结婚了。
  她不相信记忆里拼尽全力也无法追到手的那个人,会在某年后的某一天,成了自己的枕边人。
  隔日一早,司婳凭借着从白璟家里翻出来的名片找到了白璟公司,那天在医院,她听到秦棉叫他“白总”那至少说明秦棉大概率在他的公司上班。
  秦棉是她的高中同学,不可能不知道她和白璟的事情,她必须要把自己和白璟的这件事情弄清楚。
  白璟的公司位于南市区闹市地段,搭乘电梯上去,司婳刚刚踏进去便被礼貌的前台姑娘叫住:
  “你好,请问有预约吗?”
  果然,如果她真的是白璟的老婆,为什么公司里的前台接待会不认识她呢?
  司婳以为是自己脸上的墨镜太惹眼,她摘掉眼镜,端端正正的往那两位姑娘面前一站,摆了个还算优雅的造型:
  “你们不认识我?”
  两个姑娘好似打量一个神经病,但依然礼貌的微笑摇头:
  “很抱歉,没有预约的话,公司禁止外人参观。”
  遥想以前高中时她进出舅舅的公司,就算是把自己裹的只剩眼睛,那些个前台姑娘也必须得乖乖叫自己一声司小姐,今天这两位脸上虽没有蔑视,但把她划为外人的语气还是令司婳十分不爽,司婳当着他们的面撸了撸袖子,还没吭声就被刚好拎着早餐从前台经过的秦棉一把抓住,秦棉把自己的工牌亮出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