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皎皎如明月——糖仔小饼干

时间:2019-10-09 09:39:54??作者:糖仔小饼干
TAG:

?  书名:皎皎如明月

  作者:糖仔小饼干
  文案:
  【一】
  陈皎皎一生中做过两件她认为最勇敢的事。
  最后周明凯也终于如她所愿娶了她;
  另一件事就是她甩了周明凯
  【二】
  陈西西小朋友一向觉得,陈皎皎是个温柔又淘气的坏妈妈;
  陈皎皎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在虐她爸这件事情上,她无师自通并且天赋异禀;
  ——比她倒追的时候效率高多了。
  【三】
  某年某月某天,陈皎皎被前夫堵在了墙角。
  陈皎皎连忙摆手:“我知道了!周明凯!你别这样!听我说!”
  周明凯站直了身子:“你说。”
  “你放心,周明凯。你结婚的那天虽然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空,但是我一定会给你送礼的!”
  她冷笑:“我一定给你包下上海滩最贵的殡葬一条龙,给你最好的排面!
  女主-魔都连锁网红店创始人小姐姐,有钱有颜暴躁萝莉;
  男主-前检察官现冷面律师,话不多说全靠作死;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皎皎:周明凯 ┃ 配角:江祁泽:白昭菲;陈少季 ┃ 其它:
?
?
第1章 离婚当日纪事
  陈皎皎和周明凯离婚的那一天的一切她都记得很清楚。
  那一天的天空中飞过多少只喜鹊陈皎皎都能清楚地数出来然后记住,然后一辈子都不忘掉。
  因为那天根本没有喜鹊。
  陈皎皎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那本离婚证的时候,她特地看了看表,十点零八分。
  特别吉利而有趣的数字。
  他们结婚的那天她也看过一次表,也是十点零八分。
  那一天和今天一样,阳光洒满了民政局门口的每一个台阶,她开心地一蹦一跳的走过这些台阶来做他的新娘子。三个月前的出现在这里的那个陈皎皎,曾满怀爱意与热情。
  周明凯站在民政局门前的台阶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修长的背影显得格外的好看。
  他可能是在想今天的天气为什么这么好,也可能是在想他要怎么拿着这本离婚证去给他喜欢的女人一个惊喜,也有可能在想怎么速战速决和她拜拜。
  陈皎皎站在他身后,很恶毒地想:如果把他从这个台阶上推下去,明天会不会变成头版头条?
  “人间惨剧:糟糠之妻心怀怨恨将前夫从民政局门口的台阶上推下,究竟是人心的险恶还是道德的沦丧?”
  在她津津有味地想着出现在社会新闻上和她的小姐妹路菀和烟哥儿抢娱乐版热搜的时候,面前的男人突然回转过了身。
  他突如其来地转身,遮住了陈皎皎眼前所有的光线。
  他很高,陈皎皎很矮。
  所以陈皎皎需要仰视他。
  这令陈皎皎非常不爽。
  于是陈皎皎终于伸手,做了一件她一直都很想做的事:她给了周明凯一拳头,想要把他打下去滚落台阶。
  她伸出粉嫩嫩的小拳头,砸在周明凯的胸膛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陈皎皎悄咪咪地睁开眼睛,发现周明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哎呀妈呀,尴尬了。
  周明凯低头皱着眉头看着给了他胸口一拳的小矮子,她似乎从来都没有长大过。
  “陈皎皎,你能不能不要总这么幼稚?”
  陈皎皎连忙收回自己粉嫩嫩的小拳头,紧接着伸出自己的小短腿给了周明凯一脚。
  周明凯作为一个检察官,自然是有明察秋毫洞察她所有的小动作的本事。
  ——他很轻松地一抬腿躲开了。
  陈皎皎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
  你看,到现在他都还是这样,他了解她所有的一切,连她恶毒的小心思都了如指掌,但他就是不爱她。
  陈皎皎好声好气地对周明凯说:“走吧,周明凯。”
  面前的男人却再次皱起了眉头,举起手中的离婚证,不急不缓地道:“陈皎皎,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他手里的离婚证在阳光下折射出诡异的光,陈皎皎几乎是下意识地遮住了眼睛。
  他仿佛是为了确认陈皎皎是不是真的要离婚了,真的再也不会缠着他了一样。
  那样的如释重负。
  他从容的样子真是碍眼极了,陈皎皎强忍住喉间的恶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后悔你妹!”
  陈皎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地推了周明凯一把,然后迈着她的小短腿“蹬蹬蹬”地往台阶下跑,生怕被后面的男人逮回来。
  结果她的小短腿没跑多远,就听到后面有女人倒吸气的声音:“哎呀!有人滚下去了!”
  陈皎皎迟疑地回头,就看到她的前夫大人摔在了前面的台阶上,抱着手臂眯着眼睛。
  看上去很痛。
  可能还会骨折。
  不对,可能已经骨折了。
  她的前夫瞪着眼睛似乎想要那她瞪过去给他道歉然后叫救护车。
  想得美!
  陈皎皎终于舒坦了,好像倒追周明凯十五年的恶气全都出完了,她迈着她的小短腿,一口气蹦了两级台阶。
  回头给周明凯留下了一句“活该!”然后欢快地跑下台阶走了。
  留下她英俊伟岸挺拔的前夫龇牙咧嘴地躺在地上。
  离婚第一天,陈皎皎非常英勇地送给了她的检察官前夫大人一胳膊肘子的石膏和绷带。
?
?
第2章 他不懂(一)
  学成回国的第n天,陈皎皎在百货大楼里的地下二层遇到了自己的前夫。
  周明凯这个垃圾男人正在陪一个女人逛街,女人的背影远远望去,陈皎皎基本上就可以断定那是他的新晋未婚妻白昭菲。
  时隔五年,周明凯这个王八羔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西装笔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如既往地令陈皎皎想要把手里的冰激凌砸到他的头上去。
  但是陈皎皎并没有这么做。
  并不是因为时隔五年陈皎皎长进了多少,变得成熟稳重端庄大方不再会做往前夫头上扔冰激凌这种幼稚的事情。
  而是因为陈皎皎的身边站着两个小萝卜头。
  陈北北正在和陈西西抢着比较大的那支冰激凌脆皮甜筒,一转眼看到陈皎皎正在看向不知道哪里的方向,发呆。
  陈北北小朋友一向比较贴心仔细,于是他也顺着陈皎皎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一个叔叔和一个阿姨正在逛街。
  ——那个叔叔看上去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陈北北小朋友默默地在心里给那位叔叔下了结论。
  陈北北看着那位叔叔正起劲,手里和陈西西抢冰激凌的手一松。
  于是陈西西小朋友的手也下意识的一松。
  ——“吧嗒”。
  ——冰激凌掉在了地上。
  最先响起的是陈西西小朋友的哭声——陈西西小朋友身体倍儿棒,所以哭声也很是嘹亮,声音一下子传遍了柜台四周。
  沉浸在“偶遇前夫和现女友逛街”的头脑风暴撕逼大战中的陈皎皎终于回过了神。
  陈皎皎一低头,就看见粉色的冰激凌躺在地上,陈西西小朋友咬着手指哭的正起劲。
  陈皎皎扶额:这小孩哭声咋这么能耐呢?
  虽然这么无良地想着,陈皎皎还是蹲下来将陈西西软软小小的身体抱在了怀里轻轻地哄着。
  “好了西西,不要哭了,皎皎再给你买一支好不好?”
  陈西西一哭起来就收不住,被大人哄了更想无理取闹,于是哭得更大声。
  “不嘛!我就想要这一个!”
  陈皎皎不禁头疼,以往带两个孩子出来,好歹会有陈少季家的保姆跟着帮忙照顾,但是因为快要新年,保姆家里也有事,她已经把保姆放假回去了。
bet365最新网站  今天也是因为平时最让人头疼的陈西西小朋友难得的心情好没有哭闹,她才想着带两个孩子出来逛逛超市买点年货。结果谁知道这还没进超市,陈西西就因为一个冰激凌开始哭得停不下来了。
  陈皎皎轻轻地拍着陈西西的后背,以防小朋友哭岔了气,边拍边耐心地哄着她。
  “好了西西,听皎皎和你讲道理:这个冰激凌掉在地上了就不能吃了,所以我们不要了,再买一个好不好?”
  陈皎皎从口袋里摸出面纸,帮陈西西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小朋友因为哭闹,鼻头都是皱巴巴的红色。
  “皎皎给你买一个黄色的冰激凌吧!五角星的颜色!香蕉味的,banana,好不好?”
  陈西西小朋友被陈皎皎抱在怀里,心里的委屈被香蕉味的冰激凌转移了一点。
  她抬起乌溜溜的大眼睛偷偷看看,看到坏哥哥陈北北也站在旁边歉疚地看着自己,于是小哭包终于收了眼泪,安静地抽噎。
  小女孩扎着俏皮的马尾辫,穿着花花粉粉的连衣裙,小皮鞋蹭亮蹭亮的,小小的一只被陈皎皎抱在怀里,像一块软绵绵的棉花糖,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小哭包陈西西委屈的撅着小嘴,指着装冰激凌的大框框:“那皎皎给我买banana。”
  陈北北最不喜欢陈西西哭了,他撇着嘴纠正她:“不是banana,是banana味道的冰激凌。”
  说完陈北北拉了拉陈皎皎的袖子:“皎皎,你快点站起来!你的大衣要碰到地上的冰激凌了!”
  陈皎皎被他一吓,连忙站起身。
  但是因为刚刚哄陈西西蹲久了,再加上四岁的陈西西已经有些撑手了,陈皎皎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地眼前一黑。
  坏了。
  她的低血压。
  陈皎皎抱紧了怀里的陈西西,下意识地往旁边的冰激淋柜台靠去——倒在冰激淋柜台旁总比倒在地上好吧?
  咦?
  ——想象中的冰激凌玻璃柜台的冰凉触感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坚实有力的手臂。
  被人扶着站起来,陈皎皎的眩晕感终于减轻了不少,她睁开眼把陈西西放到地上,回过身想谢谢那位扶她的好心人。
  “谢…”
  谢尼玛谢!
  陈皎皎一转身就看见了自己那个冷着一张脸的前夫,站在了她面前。
  一声即将脱口而出的“谢谢”被她生生地咽回喉咙里。
  日!这个狗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刚刚不是陪白昭菲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吗?
  陈皎皎收起脸上的客套,换上了面无表情的面瘫脸:“是你啊。”
  周明凯不动声色地收回手臂,目光在陈皎皎身边的两个小萝卜头身上停留了片刻,又转回到了陈皎皎的脸上。
  “是我。”
  周明凯看着面前的小女人,卫衣牛仔裤外面是米白色的大衣,为了掩盖小短腿很有心机的穿了小靴子。
  ——凭着周明凯对她的了解,那小靴子里面一定塞了增高鞋垫。
  “怎么?是我就不用说谢谢了?”
  他一开口的尾音带着些嘲讽和挑衅,令陈皎皎本就绷紧的神经更是敏感,下一秒就想开口反击回去。
  “谢谢叔叔。”
  陈北北小朋友看着陈皎皎咬牙切齿的样子,抢在陈皎皎的前面开了口。
  ——天地良心他希望陈皎皎快点离开这个冰激凌店铺,柜台的阿姨已经在瞪他们了!
  陈北北一说完,就拉着陈皎皎的衣服袖子:“皎皎!我们快走吧!”
  被陈北北一提醒,陈西西也想起了banana,于是兄妹俩一起拽起了陈皎皎的衣角。
  “皎皎!别聊天啦!快点给西西买banana!”
  mmp,她哪里是在和这个狗比聊天?
  陈皎皎被两个小孩拽着衣角,看也不看周明凯,转身朝柜台又点了三个冰激凌。
  周明凯看着地上的两个小萝卜头,以及地上已经融化掉的粉色冰激淋和甜筒脆皮,清清冷冷地开口:
  “给小孩子的冰激淋可以买杯装的,脆皮甜筒的他们会吃到衣服上。”
  一如既往的教训她的语气。
  呵,管得倒宽。
  陈皎皎这次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开口道:“地上这个脆皮甜筒的是我的。”
  ……
  语毕,陈皎皎指了指柜台阿姨手中的两个杯装冰激淋球:“那两个才是他们的。”
  ……
  但是周明凯丝毫没有感觉到尴尬,继续开口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陈皎皎这次是一点都不想搭他的话,她把两个杯装的冰激淋球递给陈北北和陈西西,对两个小朋友说道:“走吧。”
  陈北北和陈西西迈着小短腿跟在了陈皎皎的身后,陈北北还回身对没有得到回答的周明凯挥挥手。
  “叔叔再见!”
  陈西西看到哥哥这么懂礼貌,也回过头抱着冰激淋朝周明凯张了张软软嫩嫩的小手掌。
  “叔叔债(再)见哦!”
  小女孩特有的小奶音把周边的空气都变得香香软软了。
  陈皎皎听到两个小萝卜头居然和周明凯这个狗比说再见,回头瞪了两个小屁孩一眼。
  “陈北北!陈西西!皎皎有没有和你们说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陈北北已经有了简单的逻辑思维:“可是皎皎,你和他说话了啊!”
  你和他讲话了,所以他不是陌生人;因为即使他是陌生人的话,那也是你先犯的错误啊!
  陈西西也挖着杯子里的黄色冰激淋球球附和道:“是的皎皎,而且舅舅说了,我们要懂礼貌。”
  陈西西抬头看了一眼拿着双球甜筒的陈皎皎嫉妒地快要冒泡了:为什么皎皎可以吃两个球呢?
  在嫉妒心和报复心的双重折磨下,陈西西小朋友撅着嘴控诉她:
  “皎皎没有和朋友说再见,皎皎不懂礼貌,皎皎今天晚上不可以吃橡皮糖!”

  朋友个屁啊朋友!谁和周明凯那个狗比是朋友啊!
  陈皎皎看着陈西西的小短腿:“陈西西,橡皮糖都是臭皮鞋做的,吃完了肚子里都会是臭皮鞋!”
  陈西西最喜欢五颜六色的橡皮糖了,她眨巴着大眼睛抬起头,质疑陈皎皎:“可是皎皎,你昨天晚上吃了一大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