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独钟——日光流华

时间:2019-10-08 09:54:17??作者:日光流华
TAG:

?  《独钟》作者:日光流华

  文案:
  单唯怀孕了,孩子爸爸是她公司的高管,年轻英俊钻石级单身汉——一个除了不会娶她,什么都会做的总裁。
  单唯找沈时意谈判,汇报工作一样的口气说:“你的孩子,我要生下来,给我钱。”
  沈时意动作一顿:“多少?”
  单唯眼神试探:“五……百……w”
  沈时意:“五千万?是不是太少了点。”
  单唯:“?”
  沈时意拿出准备好的户口本:“跟我结婚,几个亿都是你的。”
  单唯:“可我只想要钱。”
  沈时意:“美元单位。”
  单唯:“我要考虑一下……”
  沈时意:“……”
  单唯:“你等等,结婚是大事,你别冲动……”
  *
  集团总部来了个新同事,肤白貌美大长腿,没多久就从部门调到总裁办给总裁当助理,升职又加薪。
  女同事们羡慕又嫉妒,祈祷总裁不要被她给勾走。
  还好不久之后,单唯手上戴了个婚戒,连娃都有了。
  某天加班,单唯带娃工作,小宝宝突然从她怀里跳出来,小短腿蹭蹭蹭跑到总裁身边抱大腿,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声“爸爸”。
  某同事笑道:“单唯家宝宝眼光真好,谁不想有个沈总这样的爸爸呢。”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懵逼了——
  总裁把小包子抱起来:“今天加班到这里,我要回家陪孩子。”
  众人:“!!!!!”
  单唯:“……”
  ps:
  女主是男主的初恋,因为某些原因,女主没认出来(非失忆)
  女主视角先婚后爱,男主视角破镜重圆
  作者文笔差,没三观,逻辑死,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唯,沈时意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可能是睡得不踏实,单唯睁开眼睛的时候,房间内还很黑,稍微能判断出清晨的样子。
  昨晚喝得有点多,单唯跳槽到这个公司没几个月,刚转正,就赶上半年会,大小领导都在,轮流欢迎新成员,领导敬酒不得不回敬。
  单唯本来就没什么酒量,昨晚差不多把一辈子要喝的酒在一晚上全都喝尽了。
  还好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否则头疼导致精神状态不好,又要请假扣工资。
  但单唯仍然习惯性伸手摸手机。
  摸了半天……手机呢?
  她急忙坐起来——不动还好,一动全身都不舒服,尤其是小腹以下大腿以上的位置。
  “……”
  昨晚的事一帧一帧闪过,原本隐隐作痛的头更是一抽一抽地刺痛。
  隔壁洗手间的位置有细微的流水声,那是沈时意在洗澡。
  单唯没来得及多想,强撑着自己起床,狼狈地捡起地上衣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穿上,拿起自己的包,头也不敢回,一溜烟地逃跑了。
  ——宛若一个拔吊无情的渣男。
  单唯一路跑到电梯口,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之后,她才慢慢靠坐在电梯里的沙发上。
  四面的反光镜映出她红扑扑的脸,整个人都熟了一般。
  单唯拍了拍脸颊,开始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皱得不成样子的连衣裙。
  刚刚离开房间的时候,她只把拉链拉了一半,这会儿她像练瑜伽那样一手绕在肩膀后,一手反背在蝴蝶骨中间。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拉链,就摸到了拉链以下的布料顺着拉链的方向开了个口子,直接开到她的尾椎骨。
  单唯:“……”
  她就说怎么刚刚跑起来的时候,后背有点凉飕呢?
  不用猜,这肯定是昨晚沈时意的杰作。
  单唯忍不住骂出了声——这是她最喜欢的裙子!
  “叮——”的一声,电梯直达一楼,单唯揪着背后的布料,脚步发虚地走出电梯。
  经过几个值班的保安时,她顿了顿,还是决定先找酒店前台借几个别针。
  前台小姐姐服务周到,找来几个亲自给她扣上。
  只是她一目了然的神色,让单唯有些做贼心虚。
  裙子不至于走光,单唯道了谢,匆匆走了。
  如果有人能采访她ONS之后是什么想法?那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但是,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
  单唯第一次见沈时意是在公司的一楼大厅里。
  在一众质量参差不齐的高管中,他个子最高,身材最好,气质最佳,长相……用同事韩若轻的话来讲,就是清风霁月的同义词。
  虽说有点夸张了,但他也配得上这么形容。
  韩若轻抓着单唯假装路过,实际上是为了和沈时意打招呼混脸熟。
  沈时意原本在和助理交代工作,在韩若轻大着胆子说了句“沈总好”后,他停下步伐,对她点了下头,然后视线停留在单唯身上。
  枪色金属全框眼镜后,是一双让人心悸的瑞凤眼。
  单唯忘了打招呼,傻傻地愣在原地,还是韩若轻给她解围:“这位是我们法务部新来的同事,单唯。”
  单唯这才补了一句:“沈总您好。”
  沈时意面无波澜,同样点了下头,继续跟助理说话,一路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韩若轻摇着她的胳膊,压抑着嗓音小声尖叫:“啊啊啊,沈总跟我眼神交汇啦!”
bet365最新网站  单唯笑了笑,压抑住有点不正常跳动的心脏——别误会,不完全是被美色.诱惑的,而是,她总觉得沈时意有点眼熟,但她又十分确定,以往的人生里绝没见过这个男人。长成沈时意这样,被忽略是一种浪费。
  “怎么样?”韩若轻坏笑着,胳膊肘戳了单唯一下,“沈总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长得实在太可口了。”
  单唯赶紧劝她:“你小声点,被别人听到多不好。”
  韩若轻比她早入职几个月,也算是和她同期加入信为集团的,年龄相近,性格好相处,关系自然好些。
  “拜托,公司里哪有人不喜欢沈总的脸。”韩若轻跟她走向食堂,“而且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难道不这么认为吗?”
  单唯确实无法反驳。
  沈时意有一张挑不出死角的脸,而为他的脸锦上添花的是他那双眼睛,是单唯最喜欢的那款,类似桃花眼,但比桃花眼狭长,虹膜的三分之一被上眼皮盖住,眼头深邃,眼尾上挑,一动不动都像是在勾人。
  只是,被眼镜片挡住,平添了一层冷漠的蓝光,把所有旖旎的想法隔在外面。
  这种眼型似曾相识,单唯的初恋前男友的眼睛就是这样,不过她那个前任除了学习好,其他硬件条件跟沈时意天差地别。
  ——哦对了,还有姓氏一样,都姓沈。
  韩若轻在吃饭的时候依然在吹沈时意的彩虹屁:“看来沈总今天心情很好,竟然跟我们这种小员工打招呼,平时他都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要知道沈总一秒钟能赚多少钱啊,我感觉身价都提升了不少。”
  沈时意的工作风格可不像他的长相那样温和,行事作风有些暴君,说一不二,他手下的直属高管都对他噤若寒蝉,也就她们这种属下的属下的属下才能花痴他的皮相。
  再后来,单唯也都是在路过的时候和沈时意有过点头之交,说过的话绝不超过十句,且每句不超过五个字。
  ——怎么就发展到如今这个关系了呢……
  单唯一边走路,一边努力回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头太疼了,她只记得会议结束后,单唯和韩若轻互相搀扶着,等行政的同事安排车。
  沈时意没有参加半年会,这种公司内部级别的小会议还轮不上他这种大人物出场,副总撑场子就可以了。
  但他正好也在酒店同一波合伙人谈事,结束后和公司员工正好碰头。
  看到单唯她们弱小可怜又无助地蹲在台阶上,让司机说送她们回家。
  没等单唯开口,韩若轻雀跃道:“谢谢沈总!”
  沈时意的车还能再坐两个人,叫来两个顺路的一起回去。就这样杂七杂八地坐满了一车子,把豪车做成了滴滴拼车。
  单唯和韩若轻坐在后排,韩若轻属于那种狗胆包天的胡侃性格,跟谁都能聊两句,别看沈时意是集团大BOSS,她可不在怕的,反而更来劲了:“沈总,您女朋友会不会不让我们这些女同事坐你的车啊?”
  单唯为她的话术堪忧,这种套女朋友的方式不要太明显。
  沈时意坐在副驾驶,他应酬之后应该也喝了些酒,但从脸上完全看不出来,只是没有平时那么不近人情了,他眼睛落在后视镜中,目光清淡一瞥:“我单身。”
  韩若轻也是喝大了,深吸一口气:“不是吧,小说里都说总裁们女友不断的啊。”
  沈时意没有接她的话茬,反而问道:“你们法务部最近很闲?”
  韩若轻立刻噤声,抱着单唯瑟瑟发抖,单唯心情不错地摸她狗头聊表安慰。
  单唯住得有点远,其他三人陆续下车后,只剩下她一个。
  她坐在副驾驶的后面,好像坐了总裁的位置。
  单唯偷看后视镜里沈时意的脸,漫无边际地想,他可真好看,到底是怎么长成这样?女娲捏人时,他一定是按照黄金比例标尺量出来的。
  也不知道是盯的时间有点长还是怎么着,她有点晕了,不是头晕,而是反胃的晕。沈时意的车性能当然很稳,但刚送了几个人,走走停停,单唯本身身体平衡性就不好,酒精作用下更是翻江倒海。
  这个时候,正好赶上一个红灯,她身体惯性向前的同时,徒然捂住嘴巴,使劲地拍司机的驾驶座:“呜呜呜呜(师傅停车)!呜呜呜(我要吐)!”
  司机师傅眼疾手快地打开后座那一侧的门。
  单唯在下车前誓死决定:她就算把呕吐物咽下去被自己恶心死,也绝不吐在沈时意这辆卡宴上!
  上天垂怜,想象中的惨剧并没有发生,但也没好到哪去。
  单唯往垃圾桶里吐了几下酸水,手撑着膝盖喘气。
  她晚上没吃什么,但酒精和胃酸的气味混合在一起真不算好闻。
  单唯想歇一会儿再跟沈时意说他们先走,反正她也快到了。
  视野内出现了一双黑皮鞋,反射着流光,一只修长的手指递过来一瓶矿泉水,露出一截腕表:“漱口。”
  单唯“哦”了一声,漱下去几口,发现这水竟然是微甜的,她又喝了几下。
  嘴里的苦涩终于冲散了。
  单唯手腕一摸嘴角,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谢谢沈总,不好意思啊,你们先走吧,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
  可她一回头,沈时意那辆卡宴已经开走了,留给她一对儿红光闪烁的示宽灯。
  而沈时意就在她身边,身形挺拔地站在夜色里。路灯下仔细一看,眉心有些嫌弃地微皱。
  “……”也是,她现在的形象确实不怎么体面。
  “你还和你男友在一起吗?”他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单唯愣了一下,沾着水迹的唇半张着,更显得她的上唇珠弧线优美:“啊?”
  沈时意微微颔首,月光下的表情依旧清淡无澜:“不过没关系。”
  他的个子高,比单唯穿着高跟鞋还高一个头。
  她仰着脖子,不知道是自己喝醉了,还是沈时意喝醉了,怎么听不懂他说的话?
  沈时意向她走近一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吻了下去。
  那是单唯第一次尝到霜冻玛格丽特鸡尾酒的味道,酸酸甜甜,又带着清爽。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香杉雨藤的森林气息,是沈时意身上散发出来的。
  和她一身酒精味一点也不一样。
  单唯晕乎乎地想:沈时意真是醉得不轻——她刚刚吐过了啊啊啊!
?
?
第2章?
  单唯离开的这个酒店正是信为集团旗下的闲庭院,高消费人群是它的主流客户,一度在网上流传了很多炫富传说,离她合租的公寓只有半条街的距离。
  单唯到了公寓楼下,发现她的钥匙不见了,翻遍了包里大大小小的暗格,意外地找到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条墨青色暗纹真丝窄领带。
  “……”这玩意到底是怎么进了她的包里的?!
  单唯把领带塞回去,挖出手机,幸好还有三分之一电量,她联系自己的合租室友。
  乐飞鱼是单唯从初中认识到现在的好朋友,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上完,继续上了同一所大学,直到工作这个小妖精第三者插足,才把她们分开。
  单唯换了工作后,终于和乐飞鱼生活在同一个市区,商量好找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继续过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
  这个时候,乐飞鱼可能还没睡,她是传媒工作的编辑,日夜颠倒是常事,要是倒霉碰见哪对明星情侣分手恋爱劈腿离婚,更是忙成狗。
  单唯给她发过微信说钥匙丢了,她果然秒回一个抠鼻的动图。
  单唯搓了搓手臂,现在六月末,白天热得能把人一秒蒸发,清晨这个时候竟然有点冷。
  十分钟之后,乐飞鱼穿着睡衣踏着拖鞋就下来给她开门。
  “闪闪,你什么情况?夜不归宿,啊?”乐飞鱼刚打了一盘游戏,神情亢奋,冲单唯飞舞着眉毛,“跟你家关一鸣玩去啦?”
  单唯告诉她昨晚公司开会:“喝大了,找了个酒店住。”
  乐飞鱼打开房门,随口说:“那怎么不睡到中午再退房啊?”


  单唯把之前回来路上就想好的借口一字不差地念出来:“我和韩若轻睡一间,她梦游,我睡不好。”
  单唯在心里给韩若轻跪拜一万次。
  “好惨啊……”乐飞鱼打了个哈欠,将钥匙放在门口,刚要回自己的卧室,突然叫住单唯:“你脖子上怎么有几道红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