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彗星与夜行动物——桑玠

时间:2019-10-08 09:54:14??作者:桑玠
TAG:
  很快,晚餐准备好了,沈嘉宁的兄弟卢以安以及苑星的闺蜜瞿泠也正好到了,虽然菱画之前有给她暗示说想把卢以安介绍给她,但她一看卢以安和瞿泠之间的互动就感觉他们俩应该会有戏,她可不会再插足。
  大家都落座后,晚餐正式开始,菱画先举杯道,“瞿溪昂还没到家,我就先举杯了,今天很开心和友人们聚在一起,顺便给我妹小沐接风洗尘,今天的宗旨是大家好吃好喝,我们家的酒多到你们可以喝到吐。”
  “干干干,”孟方言率先起哄。
  “为T市又多了一枝花干杯!”苑星也笑。
  “谢谢大家,”菱沐笑着和大家碰杯。
  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觉得好像肚子有点不舒服,准备去一下洗手间。
  洗手间一开始有人,没一会门就打开了。
  沈嘉宁从里面走出来,对她笑了一下。
  她点点头,等他出来后走进去,关上门。
  刚刚解开裙子的腰带,她整个人就僵住了。
  ……她大姨妈来了。
  怪不得觉得肚子不舒服,这下真的尴尬了,她没带卫生巾进来啊,打开卫生间的柜子,里面也没有卫生巾,不知道菱画平时放在哪里。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手机放在茶几上没带进来,现在这节骨眼上没法给菱画电话求救……
  ……要凉了,外面一堆人。
  脑子里飞快地转了转,她走到门边,敲了敲门——如果有谁在附近听见,她可以叫那个人去帮忙叫一下菱画。
  “我在。”
  下一秒,她竟然听到了一个好听的磁性男声。
  “Johnny?”如果她没听错,是沈嘉宁的声音。
  “嗯,”隔着门,她听到他的声音里带着笑,“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你稍等一会。”
  菱沐站在门的另一头,一脸尴尬加震惊……第一,她没想到他居然会等在外面,第二,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聪明。
  转念一想,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裙子的背面,不出所料有一块小小的红色血渍。
  ……难怪了。
  沈嘉宁刚刚应该是看到了,她才会感觉一直有人在盯着自己。
  老天爷,简直是丢脸丢炸了……
  还没等她再多想,敲门声再次在她耳边响起。
  菱沐走过去,把门打开一条缝,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门缝里伸进来,那只手里正拿着一个小小的卫生巾包,朝她轻轻晃了晃。
  她伸手接过来,脸已经通红,小声说道,“……谢谢。”
  拿完她赶紧要关门,那只手却依然格在门缝里,“等一下。”
  然后,她看见那只手拿了一件男士运动外套递给她,是沈嘉宁自己穿的那件。
  她再次伸手接过,终于忍不住,侧身透过门缝看门外。
  只见穿着一件卫衣的沈嘉宁笑眯眯地看着她,朝她眨了眨眼睛。
  “把这个围在腰间。”
  作者有话要说:怎么样?看到大帝花姐,战神静爷,还有新CP铃铛以安,有没有很激动!!!顺带花姐还提到了Djay和菠菜早就抱上了大胖儿子哈哈哈哈
  嘉爷超有魅力的好吗??上一章跟我说觉得嘉爷渣的,我看你们能坚持几章不爬嘉爷的墙头!!!哼(ˉ(∞)ˉ)唧!!
  来来来留言留言留起来
?
?
第3章?
  **
  回到餐桌边时,大家都在谈笑风生,没有人发现刚刚他们俩在洗手间的暗箱操作。
  他们俩的位置本来就是挨着坐的,她腰间围着他的运动服外套,总感觉鼻息间还萦绕着他衣服上独有的淡淡香味。
  刚刚洗手间那一茬,让她已经恨不得直接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可他作为救人英雄却淡定得不行,完全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还等到她从里面出来,和她一起过来,全程一句话都未曾提起。
  可这却让她的心情更复杂了。
  知道了情况的菱画特意去厨房泡了一杯红糖水给她,她还没伸手去接,身边的沈嘉宁却已经接过来放在她面前,并低声嘱咐了一句,“小心烫。”
  她说了一句“谢谢”,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在她另一边坐下来的菱画眼里精光一闪,和从机场刚刚赶到家的先生瞿溪昂立刻对视了一眼。
  大家吃饭时聊得很尽兴,一直吃了两个多小时,等吃完饭,菱画专业地拿出了狼人杀的号码牌和游戏牌,让大家围坐在沙发边开始玩狼人杀。
  菱画刚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沈嘉宁就自动自发地坐到了她的另一边。
  “会玩么?”他低声问她。
  “会,但不擅长,”她摇摇头,“菱画最喜欢玩,以前在学校,她晚上回到寝室天天像聚众赌博一样地玩狼人杀,没日没夜的。”
  “我也玩得不太好,没事,如果你是狼,我估计也认不出你,”他朝她挑了挑眉。
  她笑了。
  玩了几局,她都是平民,没什么太大的参与感,沈嘉宁也基本不是狼就是平民,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太大的互动,战争基本都爆发在比较会玩的孟方言苑星他们身上。
  “标准局玩着有点没劲,不如咱们玩白狼王和骑士的板子,”
  菱画此时手里拿着新的身份牌,一脸得意,“先解释下,白狼王白天可以自爆直接带走一名玩家,带个刀后离场;骑士可以在白天投票前的任何时候翻出底牌,并指定一个人,问上帝这人是否是狼人。若是狼人,这人立即死亡,直接进入黑夜。如果不是,则骑士以死谢罪,当天的投票继续。该技能在游戏中只能发动一次。”
  “都听明白了么?”
  大家都点头说好,然后各自开始摸自己的身份牌,菱沐摸了一张一看,脸色未变,但心里一阵惊慌。
  她居然是白狼王。
  ……这就有点尴尬了,她这么一个新手菜鸟,在狼队里担任如此重任真的合适吗?
  天黑之后,她看到她的队友居然是苑星还有菱画,精致姐妹三狼队的阵容顿时让她放心不少,她立刻用手势告诉了她们俩自己是白狼王,苑星和菱画都非常高兴,示意她白天起跳说自己是预言家,因为她看上去比较纯良无辜,会比较容易被人相信。
  天亮了,她按照这两位姐姐的嘱托举手上警。
  “我是预言家,昨晚验了我姐夫,好人,好不容易拿到一张身份牌,我想当警长带领好人取得胜利,报一下警徽流,下一轮我验苑星。”
  到底让她说谎还是有点紧张的,她的眼睛落在虚空中的一点,强装淡定地发言。
  她在这些人里和菱画苑星还有瞿溪昂最熟,她只能先挑熟人下手。
  被点名的瞿溪昂看了她一眼,淡淡笑了一下。
  菱沐被这一眼看得心中一惊,大喊不妙,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果然是踩到了大地雷,瞿溪昂凑巧也是上警的一员,只见下一位发言的瞿大帝笑了笑,不慌不忙说道,“小姨子,有点巧,我这把才是真正的预言家,先报一下我的验人顺序,下一把我验苑星,如果还能活命,后面一把验孟烦烦。”
  “昨晚验的是我老婆,查杀,这轮直接出局,看样子小姨子你应该和她也是一伙的吧?”
  说完这些,他亲了身边的菱画一口,“老婆,等会我再跪搓衣板,这一把我建议你就直接交牌投降吧。”
  菱沐看了菱画一眼,眼神里都是——为什么会被她这个恐怖的姐夫拿到真正的预言家?不仅直接验出狼,另外一匹狼也直接在他的第一验人顺序里,她们完全可以交牌了。
  但是到底还是有骨气的人,她和菱画暂时都没表露什么,看菱画的样子是准备在等会选完警长之后再做殊死一搏。
  不知道是真的更相信瞿大帝,还是迫于其淫威,其他人都把警长票投给了瞿溪昂。
  “那从我老婆这边先开始发言吧,”当选了警长的瞿溪昂说。
  “我觉得瞿溪昂你就是单纯在诈我吧?”菱画冷笑了一声,“我是平民,我也不会信你这个查杀的,所以我力挺小沐这个真的预言家。”
  苑星作为下一个要被验的狼队友,装出了大无畏,“看来我很被重视嘛,无论小沐和老瞿谁是真的预言家,我都在第一警徽流,反正我是好身份,任验。”
  孟方言把玩着手里的卡牌,“小沐是新手,如果你验的人不是Chase我还能信你,但是目前看上去他更真。”
  轮到菱沐发言时,她想了想,强装镇定地说,“我就是真的预言家,虽然我验的是金水、他验的是查杀使得我处在了劣势,我觉得大概率我姐夫是个强神硬要穿我衣服,无论你们信不信我,我下一轮都会报出我的验人结果。”
  她说完,她身边的沈嘉宁看了她一眼,看得她本来努力平缓下来的心突然就重重一跳。
  他那一眼当真是似笑非笑,满眼生桃花。
  下一个就轮到他发言了。
  在一圈人的注视下,只见沈嘉宁突然将自己的身份牌翻了过来。
  下一秒,只见他转向了上帝、也就是瞿溪昂菱画家的管家老卢先生。
  “我是骑士,”他朝所有人亮出了自己手里的骑士底牌,嘴角噙着一丝笑,“我要骑一个人,你告诉我,她是好人还是狼人。”
  老卢管家背着手笑了笑,“好,你要看谁的身份牌?”
  沈嘉宁目光一转,忽然就与她的目光正对上。
  “我骑她,”他的眼睛注视着她,声音低沉又好听,“小沐。”
  ……
  嘭嗵,嘭嗵。
  菱沐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自己捏在手里似的,响得震耳欲聋。
  她之前遇到过的所有男人,没有一个会让她心跳到这种程度,哪怕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
  而除了她和沈嘉宁之外的在场所有人此时眼底都露出了狡黠的笑,只是他们俩都没有看到而已。
  孟方言漂亮的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Johnny你这人实在太下作了,怎么用词的??而且,小沐就是一匹明狼,你去翻她干什么?你这不是浪费自己的身份牌吗?下一晚狼人就直接刀你,女巫是救你还是留着解药救Chase呢?你这瞎jb玩简直。”
  沈嘉宁完全不为所动,朝孟方言摇了摇头,“我就骑她。”
  她听得整张脸都红了。
  这个词实在是……她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老卢管家这时轻轻咳嗽了一声,“小沐是狼人,出局,现在直接进入黑夜。”
  她耸了耸肩,给菱画和苑星递了一个请好自为之的眼神,起身去餐桌上拿点心吃。
  等她拿了点心,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笑。
  转过身,她看到沈嘉宁朝她走过来,边走边耸肩,“我死了。”
  “你不死才奇怪,”她摇摇头,“我玩得那么烂,自己都快演不下去了,你还翻我的身份牌,而且我都忘了白狼王可以自爆,我刚刚就应该直接把我姐夫带走的。”
  “哈哈哈哈,”他笑而不语。
  “本来你们好人形势大好,这局要是输了孟方言估计得锤死你。”
  “我不怕,”他看着她,不徐不缓地说,“我也不想骑别人。”
  气氛因为他这句话一下子又陷入了相当暧昧的气氛,她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发丝、掩饰住脸上升起的红晕。
  “我的中文不是太好,”他这时又说,“我初中就去P国念书了,有些中文我都听不懂看不懂,可能表达上也会有些问题,希望不会冒犯到你。”
  “不会,”她立刻摇了摇头。
  “小沐你别信他的鬼话,他中文说得比从小土生土长在这儿的人都溜,他绝对知道自己在表达什么意思,没人比他更知道这个词该怎么使用了,”
  被瞿溪昂验出查杀的苑星这时也从沙发旁的战场上被驱逐,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顺手从桌子上拿了一根香蕉,然后幽幽扔下了这句话后又飘走了。
  她:……
  沈嘉宁:……
  幸好这时沈嘉宁的手机铃声挽救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异样气氛,他朝她笑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立刻有了些变化。
  怎么说呢,就是立刻就沉下去了一些。
  “我去那边接个电话,”他对她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房间。
  “好,你去吧。”
  因为他在打电话,所以其他人结束游戏之后也没有立刻开始下一局,都在沙发上坐着聊天,她在餐桌边玩了一会手机,他才拿着手机从书房里出来。
  “花姐,Chase,”
  他的脸色和刚刚进去接电话时差不多,好像看上去心情更差了一点,只见他这时对菱画他们说道,“我有点事,可能得先走了。”
  “沈公子,大周五的晚上你能有什么事啊?缺了你咱们还怎么玩狼人杀?不是说好喝酒到天明的吗?”菱画抱着手臂,一脸不满地朝他摇手指,“你可别跟我说你要去什么温柔乡,头都给你锤扁。”
  “不是,”他立刻否认,“的确有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是正事,真的抱歉。”
  “去吧,”瞿溪昂这时搂了搂菱画的肩膀,示意沈嘉宁可以走。
  “我先走了,我们改天再约,等会我在群里给大家发红包赔不是,”他到沙发边和大家一一打招呼,还特意拍了拍卢以安的肩膀,笑眯眯地道揶揄道,“等会记得送铃铛回家。”
  和众人告别后,他走到她面前,把声音放低柔了一些,“我先走了。”


  “衣服还你,外面冷,”她赶紧要把身上围着的他的外套还给他。
  “不用,你自己注意保暖,多喝红糖水,”他抬手轻轻制止她,“等下次见面时你再还给我好啦。”
  他换了鞋,站在玄关要出去前,深深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让她的心跳又开始蓦然加快。
  “小沐,希望我们后会有期。”
  作者有话要说:写他们这帮人玩狼人杀感觉就像在看明星上综艺似的,个个都是戏精,咱们战神玩起游戏来真的是贼较真,大帝玩游戏气势逼人不说连跪搓衣板都不怕了,狼队三姐妹之一的苑星其实也很有意思,感觉以后也能开个坑哈哈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