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遥光渡山河——九月鸢尾

时间:2019-10-08 09:54:12??作者:九月鸢尾
TAG:

?=================

书名:遥光渡山河
作者:九月鸢尾
文案
何姗喜欢当沈遥光的跟屁虫,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终于有一天,那个人忍不住问:
“小山河,你离开我还能活吗?”
多年以后,再一次重逢这个人,何姗终于怒了:
“沈遥光,你不追我会死吗?”
沈遥光:“会”
一言不合就怼人化妆师VS才华横溢作词人
?
【文案二】
何姗喜吃甜食,后来长蛀牙被沈遥光骗去了医院,何姗哭闹了一天:
“老坏蛋,你赔我的牙?”
很久以后,何姗被这人堵在墙角一顿痛咬……
男人低沉的喘息声扑进她的耳朵里,他埋在她的颈肩,哑着嗓子问她:
“还要不要我赔你一颗牙,嗯?”
混世小魔头VS翩翩大美男
——你是天使,亦是魔鬼
——是你渡我,我的山河。
————
温馨提示:
男主左腿残疾
娱乐圈沾边,甜宠治愈
谢绝扒榜,十分感谢
此文涉及到一个我不太擅长的领域,所有资料均来自网络
有漏洞请多多见谅,欢迎指出
?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姗沈遥光 ┃ 配角:作者微博:@-九月鸢尾- ┃ 其它:九月鸢尾甜文?
==================
?
  第1章
?
  《遥光渡山河》作者:九月鸢尾
  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本故事城市地名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楔子:
  夏至,大雨突如其来,整整下了一天一夜。
  屋外风雨交加,猎猎风声敲打在玻璃窗上,一下一下,全是沉闷的声响,何姗缩在被子里,反反复复把手机滑开又关上,滑开又关上,就这样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直到眼皮也沉重的抬不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久,仿佛灵魂出窍,转眼便又能听到那个人说过的话:
  “喜欢,我为什么要喜欢她?”
  是啊,凭什么喜欢?她配得上吗? 
  直到埋在枕头下的那个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犹如惊弓之鸟,何姗颤抖着手一连试了几下终于把手机滑开,电话接通以后,两边都是死寂一样的沉默,后来,她终于听到那个熟悉的嗓音:
  “小山河……”
  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叫过了。
  一直在隐忍的这么多天终于因为这个称呼全线爆发,她哑着嗓子骂他,哭的歇斯底里:
  “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沈遥光,你说话!”
  她最后的希望,最后的盼头,也终于在那句“对不起”中化为乌有。
  “沈遥光,我再也不会原谅你了!”
  在这寂静的,安静的夜幕里,消毒药水的味道被无限放大,冲进人的鼻腔里,惹的人直犯恶心,何姗握着那个手机,心如死灰:
  “再见。”
  有的人,其实一辈子都没资格说再见。
  【第一章】
  进入一月以后,一连阴了几天,好不容易等到出太阳,气温却低的可怜,寒冷的空气似是要浸进人的骨髓,齐米搓着手站在接机口,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吹的直打哆嗦,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师父,要不还是去车里等吧,你这感冒都没好透,师姑肯定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跟在齐米身后的学生秦应枫也被冷空气冻的直发抖,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而后又被自家师父打断:
  “这次可是我有事想相求,怎么能坐在车里。”
  话音刚落,接机口便涌出一波刚刚下飞机的旅客,齐米垫着脚在人群里观望,一转眼就瞧见了拎着行李箱走出来的大长腿何姗,这人穿了一条黑色包臀裙,脚下一双同色系过膝靴,而她的上半身,竟只穿了一件亮片薄毛衣,齐米打了个冷颤,抬起手用力晃了晃:
  “姗姗,这里,这里啊。”
  齐米的声线在人群里格外明显,何姗的目光在外面的旅客中扫过,一下子就认出把自己裹的像个大棉球的齐米,她大方把手里的行李箱一丢,自己先扑上去抱住她:
  “小老鼠啊,我知道你怕冷,万万没想到你会裹的那么厚实,像只老狐狸。”
  齐米了解何姗的个性,一点儿也不在意她的打招呼方式,看她的手在自己腰上掐了一把,她忙往后一缩:
  “手脚给我放干净点,你别那么色,你这天天吃我豆腐,以后嫁不出去,你娶我啊。”
  ……
  跟在齐米身后的秦应枫赶紧跑去拿何姗的行李箱,迎着寒风随着两个人出了机场。
  何姗和齐米同是一个化妆师手底下的学生,毕业以后齐米靠老师的引荐成功进了剧组,混的风生水起,合作过很多大牌明星,如今也有自己的化妆团队,带出了两个徒弟。而何姗就不一样了,这丫头胆儿肥,在那几年淘宝刚刚出名时开了一家化妆品店,还是知名美妆博主,当年老师手底下的得意门生,当属何姗和齐米这对姐妹花,何姗更是技高一筹,拿过化妆造型类大奖。
  这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齐米这次工作的剧组选址在向华县大山深处的小疙瘩里,没想到刚刚抵达第一天,剧组的一个化妆师就被搭建的道具砸中,右手骨折,无法继续化妆,事发突然,一时半会还找不到愿意陪着剧组爬山涉水的跟妆化妆师,秦应枫是学徒,剧组压根看不上他的技艺,急上眉头的齐米忽然想起小师妹何姗就是向华县的,当即就把这个救急任务交给了正在加拿大旅行的何姗。
  好姐妹一通电话,何姗根本没有多想,马不停蹄的就赶回来了。
  两个人上了剧组前来接应的车,何姗心里好奇又疑惑:
  “你这次入了什么奇葩剧组,选址竟然在那种深山老林?”
  何姗以为的奇葩剧组,可是最近在微博上名声大噪的音乐类综艺真人秀,该节目仅仅播出一季就收视率爆棚,现在就是在进行第二季的拍摄,节目内容为各大导师带着学生前往各处体验生活,激发灵感,创作歌曲,而导师带的学生大多是没什么名气的歌手,亦或者在演艺圈半红不火的小明星,用齐米的话来说,这档节目的编剧有毒,这一档看似普通的节目,不知为何就是那么吸引人:
  “这次我挑大梁,重要的导师都由我负责。”何姗当年选择不进剧组化妆,就是因为大部分剧组一个化妆师要负责五六个人的妆造,何姗不像齐米,是个好耐心,人多了就难免会性子急躁,这些齐米都知道,所以提前交代了。
  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何姗根本没怎么睡着,这会儿被车里的暖气烘的暖洋洋的,有些困意,头一沾到垫子就困乏至极,她眯着眼和齐米交待:
  “你知道我这人的性子和飞扬跋扈的大明星合不拢,要是这次你合作的嘉宾有性子难伺候的,还得劳烦你和剧组通融通融。”
  娱乐圈有不少大牌私底下飞扬跋扈,活脱脱一个折腾人的主,齐米以前就曾经被某个女演员指名道姓的批评过,不过这次运气还算好,齐米遇到了的都是些老熟人。
  唯有一个人……
  齐米回忆起第一次见那个人时周边温度都降了一个度的场景,咧着嘴笑了笑:
  “性子冷淡,捉摸不透的那种,我肯定也自己包掉了……”
  齐米的话并未说话,很快就听到身侧传来些浅浅的呼吸声,身侧的大长腿早已抱着车上的抱枕,歪歪倒倒的靠着车窗睡着了,齐米嘘了一声,凑到小徒弟耳边交代了几句,大意是这几天跟着何姗,好好打个下手:
  “她做饭贼难吃,胃又不好,你对你师姑可上点心。”
  “她要是和老师们起冲突,你得帮着打打圆场。”
  师徒俩说的很小声,不敢吵醒正在小憩的何姗,没想到车子拐了个弯,突然停了下来,齐米扭头去看,何姗还闭着眼睛,被扰了清梦的眉头皱的能放下一支铅笔,她索性拿了个抱枕垫在自己腿上,勾住她的脖子把人往自己的退弯上带,何姗睡的舒坦了,这才舒敛了眉头。
  司机先生歉疚的说了一句:
  “齐老师,你稍等一下,沈老师也在县城里买东西,我们捎上他一起。”
  这位沈老师,就是昨天令齐米印象颇深的那个男人,此人名叫沈遥光,是这期节目组请来的特约嘉宾,齐米昨晚借着微弱的手机信号了解过他的档案,不查不知道,一查才晓得去年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劝君决》是他一个人作词作曲演唱的,除此以外,他还是当□□手安知晓的作词人,这次节目组以特约嘉宾的方式邀请他来,就是希望他指导学员们写词。
  于其说是歌手,齐米到觉得这人更像个全能型的大才子。
  师徒两在车里等了没多久,很快就听到后备箱被打开的声音,有人往后备箱放了不少东西,能明显感觉车下沉了一下,少顷,齐米这一侧的车门被人打开,齐米一抬眼就见到站在面前的沈遥光,碍于何姗在睡觉,齐米点了点头,算作打了个招呼。
  那人刚刚把手放在车顶上的手拉环上,瞥见倒在齐米腿弯上睡着的人,蓦地愣在了原地……
  沈遥光的经纪人段景文刚刚把大包小包的生活用品塞进后备箱,看沈遥光站在那一侧车门不上去,好奇问了一句:
  “遥光,需不需要我扶你上去……”
  沈遥光站在车门边的身影像是一棵树,矗立在猎猎的寒风里一动不动,像是被人暗了暂停键,段景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木呐往前走了几步,这才瞧见车里睡了个大长腿美女,她枕着齐米腿上的小抱枕,似是从什么地方长途爬涉而来,脸上写满了倦意和被扰了清梦的不乐意,栗色的大卷发遮住了她的大半张侧脸,即便是只露出半张脸,他也认得这人:
  卧槽,这尼玛,这人,他是不是在沈遥光的旧手机里见过?
  ——
  其实,这不是何姗第一次来向华县,早年从这里出去求学,她还回来过一次,只是年代久远,记忆都模糊了,这一次睡了一路,倒是梦到了很多遥远的事情,通往向华县合园村的路途颠簸蜿蜒,跌的她一抖一颤,偏偏她的眼皮困乏的打紧,怎么也睁不开,后来,她中途勉强睁开过一次眼睛,迷迷糊糊中被齐米搂住脖子靠在肩膀上。
bet365最新网站  她半阖着眼,隐隐看到副驾驶上多了个人,那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瞧见男人的半张侧脸,山路边树木之间斑驳的光影明暗交织着,勾勒出男人下颌角的完美弧线,这种下巴放在男人的脸上,削弱了不少男人的刚烈和英气,多了几分纤弱阴美,她将目光落在浓眉之下的那双眼睛上,看到他正目视着前方,像是陷入了什么深深的回忆里,随着他眨眼的动作,那长睫毛一扫下来,很快又把眼睛里的那些迷雾扫去,像是覆盖着一层冰霜,整个人都充满着生人勿进的疏离和冷漠。这样安静的侧脸和记忆里那个身影重合,连何姗自己都不相信,呵呵的笑了一声,闭眼又睡了过去。
  说不出来是梦境还是现实,那个人有些熟悉,却又完全的陌生。
  也只有在梦境里,才难得有如此耐心去观察除他以外的其它人的容貌。
  就在何姗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后视镜里那双眼睛便又落回她的脸上,坐在何姗身侧的齐米早已注意到他的动作,心里似是有蚂蚁爬过,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何姗从车里拉出来晃醒:
  姗姗你走大运了啊,你被一个大明星看了一路啊。
  你丫倒是睁开眼睛啊,和人家说句话啊,没准就把你自己给嫁出去了呢?!
  这种大好机会你竟然在睡觉,你丫实在是太没骨气了。
  齐米操了一路老妈子的心,眼看汽车终于爬上远在半山坡的拍摄基地,齐米这才不得不打断那个念头,恨铁不成钢的摇了何姗一下:
  “喂,小山河,你给老子起来!”
  “何姗,快起来。”
  难得听到齐米爆粗口,何姗睁开了眼睛,先往外面看了一眼,路上两个多小时的车程,眼前的风景却全部换了,他们的车停在半山腰一处坑洼的小空地上,车窗外立着几间年代感十足的土房子,小房子看起来破旧不堪,却已经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院坝甚至还用枯木树枝简简单单的围了起来,空地上不知道是谁家的小狗,正围在车子边打转,汪汪直叫。
  直到副驾驶座传来关车门的声音,何姗这才回过神来,一晃眼看到一个高挑的人影从副驾驶座位上下去,他的助理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身后,随着他走路的姿势,他的肩膀一上一下,看起来有些别扭,不难看出对方应该是个腿脚不便的残疾人。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背影,她的脑海里想到了一个故人,慌了神,打开车门后一脚便踩在外面那滩稀泥地里,她嗷的叫了一声,只穿过一次的靴子已经被泥巴染上了一层乡土色……
  这声响亮的打招呼方式,吸引了不少剧组工作人员的注意力,何姗面红脖子粗,当着众人的面脱了靴子,刚刚把脚从里面抽出来,一双咖啡色的男士棉拖鞋放到了她的脚下:
  “谢谢。”
  何姗道了谢,等到对方直起身来,她这才懊悔自己睡了这一路到底是错过了些什么重要的事情,远山上的阳光忽明忽暗,刺得人直晃眼睛,他正对上男人眼睛里冷漠的,客气的目光巡礼,似是有人往自己的头上泼了一盆凉水,何姗张着嘴巴,好一会才叫了一声:
  “小,小……?”
  犹如患了口吃,何姗好半天都叫不出来,就在她脑海里冒出“小师叔“这个称呼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他曾经对她说的那些话,于是话锋一转,硬生生把称呼改成了:
  “好久不见,沈先生。”
  那人的目光里冰霜凝结,一瞬间就冷了一个度。
  这声礼貌客气的沈先生,使得沈遥光站立的姿势微微一颤,站在他身侧的段景文默不作声扶了他一把,再抬眼去,却见这人眸子里早已不见任何温度,轻启薄唇,说了一句:
  “沈先生?原来你也是会对我有别的称呼的。”
  从小喊到大的那声“小师叔”,在两个人毫无交集的这些年之后,终于随着沉淀在时间的长河里。

  她真的不愿意再喊她小师叔,也不愿意当他的跟屁虫了。
  是他还抱有最后的那一丝丝幻想。
  段景文察觉到沈遥光扶着自己手腕上的力道有些加重,以为他腿不舒服,忙说了几句客套话,扶着沈遥光往最里面的屋子里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