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朱砂痣——甄子姐姐

时间:2019-10-05 08:55:39??作者:甄子姐姐
TAG:

?《朱砂痣》作者:胡甄子姐姐

?
文案:
乔悦六岁那年家里来了一个大她五岁的小哥哥。
初见时因他长得过于精致乔悦误以为他是小姐姐,很热情地捧出自己心爱的公主裙要送给“小姐姐”做见面礼。
小哥哥黑眸寂寂,漠然看着她:“离我远点。”
在乔悦的记忆里,林琦一直都很讨厌她。
一场变故,一别三年。
再相逢,她是三线小演员,他是片方出资人。
男人坐在会议长桌主位,清冷矜贵,低头抬手间气质卓然。
一眼,都没看她。
为避嫌,乔悦很识趣的从不招惹他。
杀青宴上,平日里滴酒不沾的林琦一个人坐在角落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把自己彻底灌醉,踉跄穿过人群。
在众人面前,伏低姿态倾身吻住了乔悦。
“悦悦,别躲我。”
“求你。”
?
我最不擅长的,就是爱一个人。
你不知道我的爱有多自私多阴暗,想让你只看着我,就看着我一个人。
每天都在克制自己疯狂想要占有你、控制你、禁锢你的欲望。担心吓跑你,更怕弄哭你。
——林琦
妖滟勾魂小美人vs清冷偏执斯文败类病娇
?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悦、林琦 ┃ 配角:接档文《声入你心》求收藏(*^▽^*) ┃ 其它:
?
?
第1章?
  华灯初上。
  拉斯维加斯赌场内高歌曼舞,影影绰绰。
  百.家乐区,庄家为博怀中人一笑豪掷千金,跟注的不少,头发理得一丝不乱的服务生机械式推杆入注。
  光线幽暗处,单手托着装有各色鸡尾酒餐盘的服务生往啤酒肚男手里偷偷塞了一小包粉状物,待啤酒肚男验过货后,弯腰接过厚厚一叠小费。
  不夜城,入目皆奢靡。
  赌场外,音乐喷泉边站着一个身姿绰约的年轻东方女人。
  琼鼻朱唇,剪水秋瞳。
  眼波流转间媚态横生,美艳得不可方物。
  美人低垂着眉眼,右脚脚尖松松勾着的黑色高跟鞋在地面上来回踏了两下,似有不奈。
  墨色的长发从右肩滑落,肩窝处的红痣被白净的肤色衬得显眼。
  背着单反的金发游客在喷泉另一侧驻足,举起相机稍显唐突地对着美人拍了张照。犹豫片刻,上前询问能否请她喝一杯。
  美人警惕性很高,在他朝自己迈近的同时视线迅速扫了过去,下意识退开了些。
  拉开距离后听明白了对方的来意,略挑眉。纤白如玉的手抬起,拨开发丝,露出耳侧挂着的蓝牙耳机。染了丹蔻的指尖在耳机上轻敲了一下,示意自己在忙。而后礼貌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元宝,我已经到你说的音乐喷泉这儿了,接下来我该往哪个方向走?”
  乔悦接到袁葆求救电话的时候刚收工,都没来得及顾上喝口水,马不停蹄地赶来江湖救急。
  一早就耳闻过这座有名的不夜城,出了名的繁华,欲望堆积,也同样出了名烂进骨子里的靡乱,只是她在出国开工前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踏上这块土地。
  她把助理许乐乐留在了车上,为防万一,手包里塞了个防狼喷雾。
  循着袁葆口述的指向一路走过去,绕过音乐喷泉,终于见到了赌场的正门。
  踩着台阶往上走,身后传来不着调的口哨声,吹哨的男人大声嚷嚷着想要叫住她。
  她没理,步子加快了些。
  身后的人明显不高兴了,说着令人作呕的黄话冲撞过来。抓住了她的胳膊,猛地往后拽。
  她没留神,被这股蛮力带着踉跄后退。
  很快她反应过来,一手撑住了楼梯扶手稳住身形。抬脚用鞋跟碾踩住身后那人的脚背,手肘曲起,聚力往后方那人的腹部撞。
  伴着一声惨叫,抓着她的那只手终于松开了。
  她愤然转身,怒视着那个吃痛捂住肚子半蹲在台阶上的男人。视线往两侧扫,这才发现那个男人身后还有两个粗壮的同伴。
  右侧的男人摁灭了烟,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左侧的男人络腮胡,骂了声“son of a bitch”。撸起袖子,露出的花臂肌肉饱满,小臂都比乔悦的大腿粗。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盯着她,踩着台阶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乔悦意识到情况不妙,边往后退边把手探进包内。她有些庆幸向来崇尚女性独立自强的乔妍当年狠了心给她请了专业的武术私教,虽吃了不少苦头,但遇上这种事起码勉强能自保。
  不过她这会儿也不确定自己的胳膊是不是真能拧得过这位花臂的大腿,只能搏一搏了。手指摸到了防狼喷雾,攥紧,一脸防备得慢慢往外抽。
  她动作幅度不敢太大,生怕贸然的举动会彻底激怒对面的三只恶狼。
  两方僵持间,正门处出来了一波西装笔挺的黑衣人。
  那群黑衣人明显训练有素,眨眼间就把她面前的三个男人团团围住了。
  乔悦被人墙遮挡的严实,稍愣怔,没怎么能看明白这突发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不过好在没人再注意到她了,看着被困住的那三只恶狼秒被.干趴,猜测是这三个倒霉蛋碰巧遇到了仇家。
  悄悄退出人群,给那些像是专业打手的黑衣人让出了道。乔悦蹭着玻璃跨行到门边,趁机扭头就跑。
  **
  西方开化,这样的场所还有专供男女混用的卫生间。
  乔悦旋开口红,对镜补唇妆。
  袁葆从门后冒出俩眼睛,伸手管乔悦要衣服。
  乔悦退行到门边,把装着衣服的手提袋往他那侧伸了伸,想起袁葆在电话里对她形容的“幸亏我很机灵地捡了个破纸箱挡住了脸,才能有那样的魄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裸.奔进卫生间避难”的凄惨处境。
  也是巧,她刚挂了袁葆的电话,杨瑾言的电话就拨了过来。听她转述了这么一出“机灵鬼赌场遭难的悲惨大剧”,杨谨言笑得不行,并对她另有交代。
  在袁葆伸手来接手提袋的时候,乔悦的手迅速收了回来,视线往下扫了两眼。
  “出来,让我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乔悦幸灾乐祸道。
  “别玩儿了,快给我吧姑奶奶。”袁葆看起来都快哭了,“我输的底裤都没了,你还忍心往我伤口上撒盐吗?”
  “忍心啊。”乔悦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今天为了来捞你,差点把自己给搭上,不看一眼你的糗态不是亏了?”
  “不行不行。”袁葆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拍了胸脯很有骨气地说:“我的肉.体和灵魂都是谨言的,你想都别想!”
  “哦,行,那让你的谨言来这给你送衣服吧。”乔悦转身作势要走,回头冲他摆了摆手:“那么,再见了,朋友。”
  “别别别……”
  “很有骨气”的袁葆瞬间就从门里蹦了出来,两只手紧抓着纸箱盒。不过这次不挡脸了,稳稳挡住了关键部位。
  眼一闭,一脸赴死的壮烈表情:“看吧!”
  袁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那也勉强算是排得上号的青年才俊了。家底挺厚,不过没什么少爷脾气。毕业后在自家公司混吃等死了两年,父子关系因三观相左矛盾激化,跟他爸彻底闹掰后转混了娱乐圈。
  虽说这些年脱离了他爸这座大金山,可他混的也算不错。但凡出行,必定会把自己收拾得格外人模狗样。
  乔悦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被他一脸仿佛被强了的表情逗乐了,一时笑得有些收不住。
  “你别笑了,你这样很伤我自尊的你知不知道?”觉得自尊心深受重创的袁葆红着脸说。
  “别啊,伤什么自尊啊。”乔悦努力憋住笑,鼓励性地忽悠他:“你现在的造型,搁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行为艺术了。入乡随俗,你元宝能为艺术献身,简直勇气可嘉,精神感人!”
  ——缺根弦的脑神经是真心感人。
  袁葆一想,这说法好像也没毛病。他前天还在街上看到有人背上绑了两个鸡毛掸子,把自己跟一只猴子一起锁进了笼子里,表演他不太能理解的行为艺术。这里往来的人好像也都见惯了,对他怪异的样子丝毫没表现出惊讶,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
  这么一想,袁葆心里舒坦多了。
  乔悦拿出手机,对一着他“咔嚓”拍了张照。
  “你干嘛!怎么还拍上了?”袁葆急了,伸手要去抢:“删掉删掉,快删掉!”
  乔悦退行一步灵活闪避开,把照片给杨谨言发了过去:“你女朋友特意交代过,让我一定记得拍照留念,这事你可别怨我。”
  “……”袁葆挺挣扎的样子,“也……行吧。”
  乔悦按灭了屏幕,用手机指了指他胸口位置的喜羊羊,问:“你这什么时候纹的?”
  袁葆低头看了一眼:“这个啊,淘宝上买的,三十一个。不掉色还防水,你要不要?”
  “谢谢啊,我就不用了。”乔悦憋着笑,问他:“你贴这个干嘛?”
  “电视剧里的那些黑道大哥不都有纹身嘛,我就想着来这地儿吧,门面工夫总得装饰点。”袁葆正经解释道,“主要是壮胆用。”
  “那为什么是喜羊羊?”乔悦挺好奇地问。
  “谨言喜欢。”
  “……”
  吃撑了狗粮的乔悦把手里的袋子直接扣在了他的脑门上。
  背靠着墙等袁葆换衣服,乔悦隔着门问他:“元宝,你怎么来赌场了?我以前还真不知道你有这瘾,得刷新对你的认知了。”
  “我哪能有这瘾啊?还不是被片方坑的。我现在回头想想,他们这简直就是对我下了个连环套啊,偏偏我还好死不死地入了套。”袁葆挺惆怅地说,“不过幸好这次也不算太亏,起码给你成功接到了个新戏。这回没跑了,妥妥的女二!”
  “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我这么靠谱、这么负责、这么出色、这么伟大的经纪人啊?悦悦,我跟你说,你能遇上我,那简直就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了!”他被自己感动到了,“生活不易,只想叹气。”
  “那我可真谢谢您为我做了这么大的牺牲啊。”乔悦友情提醒,“不过麻烦您老人家以后真要有心给我接戏,千万别忘了给自己的智商缴个税。”
  “出来谈个事都能把自己搭进去,你也真是够了。”乔悦低着头把玩自己新做的指甲,突然想到个奇怪的点,问他:“诶,你说你都输得这么彻底了,怎么手机还留着呢?”
  “说起这事,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手机我是在输光筹码后第一个压出去的东西,没想到最后还回我手上了。”袁葆开了门出来,说:“转交给我手机的那个服务生只跟我提了一下那位好心的先生姓林,其他的我也没顾上问。你说这个做好事不留名的林先生这么帮我,到底是图啥呀?”
  “你看你都这么献身了,也许是……图人?”乔悦敷衍着答非所问道。
  视线在被衣服绷成粽子的袁葆身上来回扫了两眼,从容镇定地转身往外走。
  “这衣服怎么这么紧啊?缩水了?”袁葆扯了扯紧绷在他身上明显短了一截的裤腿,“悦悦,你确定这是从我衣柜里拿的?怎么感觉怪怪的。”
  确定是拿错了,片场工作服都长得一样,乔悦没能记住他衣柜的号,随手拿的。
  “不是衣服小,是你长得过于高大威猛了,一般的工作服还真hold不住你这强大的气场。”乔悦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袁葆半信半疑地打量自己:“真的吗?”
  “真的!”
  ——才有鬼。
  **
  音乐喷泉侧后方的VIP停车区,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车内寂寂无声,光线晦暗不明。
  后座的男人隐在暗处,始终一言不发。缓慢抬手,按开了半扇车窗。
  候在后方车窗边的黑衣男人俯下身,以一种极谦恭的姿态汇报当前的情况。
  后座的男人也仅是听着,并无任何回应。待那人交代完了,他略抬了一下手,示意来人离开。
  黑衣男人很顺从地弯着腰退行几步,转身走了。
  霓虹灯的流光透窗而过,车后座男人的手暴露在光线下,冷白的手背上筋络分明。
  衬衫袖口熨得极为平整,设计精巧的袖扣嵌了碎钻,夜色下泛着幽幽寒光。
  男人修长的食指曲起,搭着手机边沿处轻敲了两下。手机屏幕上一个红色的小圆点在很有规律地闪烁着,小圆点缓慢移动,在往西南方向行进。
  “跟上。”
?
?
第2章?
  调整了一下座椅高度,把椅背压低了些。
  乔悦蹬了高跟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在后座,闭上眼揉太阳穴。神经松懈下来,疲惫感渐生。
  许乐乐拧开了瓶水,把吸管插上:“悦姐,喝点水吧。”
  乔悦迷迷糊糊把水接了过来,打了个哈欠,单手撑着椅座坐直了些,问:“元宝,咱们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酒店?”
  “这片信号不太好,我现在是凭记忆找路,也只能碰碰运气。”袁葆坦诚道。
  “嗯。”乔悦没精神跟他扯皮,叼着吸管喝水,目光懒懒地递向窗外。
  车窗开着,夜风习习,拂在身上通体清爽。
  后视镜里,一辆车牌尾号为777的黑色宾利落入她眼帘。
  袁葆因为不识路,车开得很慢,几乎可以用爬行来形容。后方频繁有正常行驶的车越过他们,脾气大些的车主在超车后从车窗伸出手,对他们竖起中指以示不满。
  乔悦对他们的挑衅不予理会,唯独那辆宾利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辆车始终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跟在正后方。完全没有要超车的意思,极具耐心地尾随着他们走走停停。

  太刻意了,目的明显到就差过来直接告诉他们:我在跟踪。
  “车快没油了,我看前面有加油站,正好问个路。”袁葆说。
  乔悦没应声,凝神观察后方车辆的动态。
  如她所料,那辆车果然跟着拐进了加油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