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现代都市

不二之臣——不止是颗菜

时间:2019-07-08 10:11:50??作者:不止是颗菜
TAG:

?

总书评数:152520 当前被收藏数:127700 营养液数:104001 文章积分:2,404,619,776
《不二之臣》作者:不止是颗菜
?
文案:
季明舒和岑森结婚的第一年,岑森远赴澳洲开拓海外市场。
第三年,岑森回国。
季明舒朝他脸上扔了一张离婚协议书,妄图结束这段丧偶式婚姻。
bet365最新网站岑森闭眼按住纸张,安静三秒后又将其压至桌面,神色自若道:“明舒,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你可能需要我帮你回顾一下婚前协议,离婚以后,你恐怕没办法继续收集稀有皮birkin,坐私人飞机去米兰看秀,眼都不眨拍下十五克拉斯里兰卡帕德玛蓝宝钻戒……”
“等等!”季明舒忽然清醒,“我觉得……还能再忍一下。”
?
骄纵大小姐x腹黑大boss,可以算一个你我本无缘全靠你花钱的绝美总裁文吧应该
先婚后爱/日常向/慢热
?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明舒;岑森 ┃ 配角: ┃ 其它:
?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季明舒与岑森因家庭原因联姻,婚后两人关系冷淡,婚姻随时都有分崩离析的可能,但在岑森回国、季明舒重拾室内设计工作后,两人在长久相处中对彼此有了不一样的了解,也慢慢确认了自己的内心,重新走到了一起。
本文人物性格鲜明,语言风趣幽默,行文简洁流畅,值得一读。
?
?
第1章?
  盛夏夜里暴雨如注,闪电撕扯开层层乌云,闷雷紧随其后,轰隆作响。
  帝都油画院,中世纪教堂风格的玻璃彩色花窗氤氲出内里的通明灯火,《零度》今晚要在这里举办一场纪念创刊十周年的时尚慈善晚宴。
  晚宴前有一场谈话会,来宾或在展板前签名摆拍,或在social。
  这样的场合,若是不和相熟的人呆在一块说笑些什么,难免显得尴尬又格格不入。
  好在季明舒从来没有这种烦恼。
  “蒋纯今晚不来?”
  “应该不来了。”
  “也是,花几百万订了堆破烂,想做慈善暂时也怕有心无力。”
  几道女声温温柔柔,不仔细听还真以为是关心惋惜。话题也点到即止,大小姐们交换眼神,又不约而同笑了下。
  被簇拥在中心的季明舒一直没出声,虽然跟着轻笑,却不难看出她兴致缺缺,甚至有几分心不在焉。
  见状,有人不着痕迹地跳开话题,“明舒,你这裙子是不是前两天去巴黎试的那条?很美啊。”
  “不是,前两天试的那条才做了个初样,这条是去年秋冬高定周那会儿定的。”季明舒答。
  高定大家都做过,有个几件不是稀罕事,但礼服裙动辄百万,还不好重复多穿,像季明舒这样当普通晚宴裙穿出来也太过奢侈。
  几人都没有掩饰歆羡的神情,如往常般,顺着话头附和夸赞。
  季明舒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神色平淡。末了倒还算给她们面子,喝了小半杯红酒,又留下句“enjoy”,才和《零度》即将走马上任的副主编谷开阳一起离开。
  季明舒一走,大小姐们都暗自松了口气。
  今晚季明舒显然不在状态,说蒋纯笑话不感兴趣,夸她裙子也没反应,不知道怎么就这么难伺候。
  “想什么呢你,还有功夫听那几朵塑料花儿拍马屁,快帮我去看着宴会厅,今晚可是你姐们儿的大日子,要是石青那个bitch敢在宴会厅搞事,你给我撕了她!”
  谷开阳面上带笑,往宴会厅走时还频频点头朝来宾打招呼。声音从上扬的唇间飘出来,被压低的同时也被压扁了三分。
  季明舒挑眉,没等她接话,后头忽地一阵骚动,两人相继回头。
  不知是哪位大牌驾到,门口闪光灯的咔嚓声变得急促起来,原本还在做采访的记者都麻溜地放弃手头对象,争相涌到红毯尽头的展板周边,挤挨成一团。
  谷开阳半眯起眼辨认,“好像是苏程到了,你帮我看着这边,我先过去。”
  她反应快,话说到一半,步子就已迈开。
  季明舒远远望着人头攒动的外间,本来没太在意,可忽然从缝隙间瞥见苏程身边那抹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背脊瞬间绷直。
  像是有感应般,立在苏程身侧的那抹身影也往她的方向望了眼,目光穿过重重人群和阵阵白光,仿佛沾染了夏日雨夜的丝缕凉意,冷冽又遥远。
  一刻钟后,展板前的红毯拍摄采访全部结束,来宾被引入宴会厅,按早就安排好的位置一一入座。
  今晚宴会厅的布置设计出自季明舒之手。
  厅中灯光如瀑,乐队现场演奏莫扎特的《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每桌中央都放有今早才空运抵达的暖玉白玫瑰,玫瑰花瓣新鲜饱满,边缘处还泛着温润的浅粉。穿马甲打领结的侍应单手托起圆盘,在这一室鬓影衣香间来回穿梭。
  浮华声色,不过如此。
  谷开阳先前的担心有些多余,得知晚宴现场由季明舒亲自操刀,本想作妖的人早八百年就歇了心思,直至集团总裁上台发言,宴会厅内都没出现丝毫差错。
  总裁发言完毕,又到《零度》主编may姐上台。
  may姐最爱聊过期鸡汤,大约是想致敬“女魔头”米兰达的运筹帷幄,这回鸡汤里冷不丁还裹挟了杂志内部的地震性变动。
  现场个个都是人精,在她cue到“新任副主编”时,大家都下意识看向了谷开阳。
  谷开阳像只旗开得胜的小白天鹅,矜持起身,眼角眉梢都是压不住的喜悦。
  也有人只扫她一眼,便看向坐在她身边的季明舒,比如苏程。
  苏程今年四十有二,手握影后奖杯无数,又先后三嫁大佬,不论在演艺圈时尚圈还是在现如今的名流圈子,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她稍稍偏头,凑近身侧男人,以一种探听小辈八卦的语气打趣道:“怎么没陪明舒?闹别扭了?”
  男人抬眼,望向不远处的季明舒,指尖轻轻敲着杯壁,频率和腕上铂金表的走针出奇一致。
  过了半晌,他都没接话,好像在笑,但笑意不达眼底。
  苏程只当他是默认,又悄声向他传授哄女孩子的办法。
  他点头,目光并未收回——
  两年没见,季明舒倒还和以前一样,即便是冷着没表情,那张脸蛋也明艳得不可方物,半分不输今夜各展神通的满室星光。
  晚宴过后的after party被安排成了一场慈善拍卖会,留下来参加的宾客移步至另一侧的小厅当中。
  “029号拍品大溪地天然黑珍珠钻石项链,由苏程女士捐赠……”
  台上拍卖师正在介绍拍品,季明舒却先一步扫完了名册上的拍品资料。
  她心底轻哂,估摸着今晚有人要豪掷千金,博影后一笑了。
  这念头刚在脑海中打了个旋儿,拍卖师便报:“起拍价,八十万!”
  “八十五万!”
  “九十万!”
  “一百万!”
  话音甫落,价格迅速刷新。
  当竞价来到三百万时,不少人都侧目望向季明舒的右后方,甚至有人忍不住在这种场合窃窃私语。
  季明舒没动,不用回头,她也能想象出那人频频举牌时气定神闲的模样。
  “五百万,现在已经五百万了。”
  “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次!”
  “咚!”
  成交槌落下沉闷声响。
  “这项链,五百万……?那男人是谁呀?”
  刚入圈陪坐在末席的小明星也看出这项链成交价过分虚高,忍不住向身侧经纪人轻声打探。
  “岑森……”经纪人若有所思地喃喃着,“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小姑娘初入名利场,看什么听什么都觉得新鲜,捕捉到关键词又追问:“那男人叫岑森?他很厉害吗?”
  小新人暂时搭不上岑森,今天带出来也就见见世面,经纪人懒得和她多作解释,只低着头,噼里啪啦在桌下按手机,给手下其他几位资历深点儿的女星传递一手消息。
  现场和这位经纪人一样四处通风报信的不在少数。
  京建岑家太子爷远赴澳洲开拓海外市场,已有两年未在国内露面。毫无预兆出现在今晚这样的场合,行事还一反常态地高调,这仿佛是一种讯号——
  京建长达数年的内战,结束了。
  若无意外,今夜之后,四九城里又将多出一位让人津津乐道的风云人物。
  事实上,参加这场慈善晚宴原本不在岑森的计划之内。
  可他行事向来滴水不漏,临时受人所托陪苏程出席,不仅拿出了早年陪家中长辈出席各类活动时的耐心,还拍下苏程所捐、号称是多年心爱之物的珍珠项链。
  这种时尚杂志举办的小型拍卖会本就是捐个心意拍个心意,岑森这般抬价,可以说是给苏程做足了里子面子。
  苏程笑意吟吟,慢道:“改天老裴有空,你和明舒来家里吃饭。”
  这便算是受了。
  拍卖结束时,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岑森身上。
  他仍坐在灯光暗处,松了松领口的温莎结,双腿交叠,往后靠。
  今夜宾客众多,他和苏程到得又比较晚,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来了。
  这会儿知道了,认识的自然要上前招呼攀谈,不认识的创造条件也要凑上去混个眼熟。
  季明舒坐在自己座位上岿然不动,目光直直望向已然空无一物的展台,神情冷若冰霜。
  谷开阳看得心惊胆战,斗败阶级敌人升职加薪的那点儿兴奋,早在岑森为苏程的珍珠项链多番举牌叫价时褪得一干二净。
  她小声问:“你老公什么时候回的?你俩吵架了?”
  “没。”
  季明舒只回答了后一个问题,因为前一个问题,她也不知道答案。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双黑色皮鞋缓缓步入她的视线。
  鞋款眼熟,系带方式独一无二,几乎在视线触到鞋面的那一瞬间,季明舒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它主人的模样。
  “明舒,回家了。”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平淡寻常,让季明舒产生了一种他们是正常夫妻、每天都会见面的错觉。
  “我开车来了…我真的……”谷开阳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被季明舒暗暗往外拽,有些站不稳,“你们回家就回家,干嘛拉上我,我不用送……”
  “你要送。”
  季明舒冷冷觑过去,将她剩余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眼里。
  油画院外暴雨初歇,夜色浓稠得没有一丝光亮,风吹过来,一半凉,一半带着夏夜湿热。
  司机恭敬地拉开副驾车门。
  见岑森没有坐上去的迹象,季明舒下意识就往前迈步,可岑森忽然抬手挡了挡,然后不着痕迹地看向谷开阳。
  谷开阳打了个激灵,小碎步往前赶,特别自觉地坐上副驾,给小夫妻俩腾出后排宽敞空间。
  “那个,送我到星港国际就行了,谢谢。”
  谷开阳给司机报完地址,又从后视镜偷瞄了眼后座的冷漠夫妻二人组。
  ——两人目视前方,互不搭理,座位中间的距离大概能坐下一个两百斤大胖子。
  宾利驶入主路,整整三分钟,车厢内都没发出半点声响,谷开阳感觉再这么安静下去,一车四个人可能都会活活憋死。
  她正酝酿着话题想要打破车内静默,岑大boss忽然出声,“谷小姐升职了,恭喜。”
  谷开阳遵从本能干笑两声,“谢谢,谢谢。”顺便商业互吹了句,“岑总好久不见,今晚也a爆了。”
  季明舒从后视镜里白了她一眼。
  “a爆了?”岑森对新新词汇比较陌生。
  没等谷开阳解释,季明舒便顺口接道:“你觉得自己b爆了也行。”
?
?
第2章?
  季明舒这一开口,车厢内再次陷入死寂,后座气氛也更加微妙。
  司机大气都不敢出,将谷开阳送回星港国际,又掉头驶向城北的明水公馆。
  今夜夜空被雨水冲洗过,墨黑得分外纯粹。宾利在高架桥上飞驰,一路上,季明舒和岑森谁也没再多说一句。
  明水公馆第13栋是季明舒和岑森的婚房,婚后两人也一直住这。
  推开门,入目家具整洁,吊顶灯光明亮,玄关处的木质隔断上都没有半点灰尘。
  岑森扫了眼,“最近没住家里?”虽然在问,但已然是陈述语调。
  “对啊,出去包养小鲜肉了。”
  季明舒靠着墙,双手环抱,声音闲闲的,有些轻飘。
  岑森目光很静。
  季明舒也得趣地翘起一侧唇角,脑袋偏了偏,扬眼望他,不避不让。
  有些人就爱装样,明明她在国内吃根草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向他汇报,还明知故问她住没住家。
  两年没见,他也不嫌这样的客套问候多余又可笑。
  两人对视数秒,最后还是岑森先移开目光,他一向不喜欢在无意义的话题上多做纠缠,尤其和他这位脑子被钻石闪到短路的太太。
  屋子里可能是太久没有人气,开着自动恒温也冷。
  岑森边解衣扣边上二楼,季明舒远远看着,踢下高跟鞋,轻哂了声。
  两人虽然夫妻感情一般,但婚后并未分房。二楼主卧宽敞,里头还有一扇门,通往更为宽敞的衣帽间。
  季明舒进卧室时,岑森正好推开衣帽间的门——
  衣橱四面贴墙,中央是表台和珠宝台,探照射灯亮起,玻璃柜里一片流光溢彩。

  岑森立在衣帽间门口,插兜,半晌没动。
  季明舒也没往他那边去,就站在卧室的全身镜前解礼服绑带。
  “明舒。”
  “嗯?”她从镜子里看了眼。
  “收拾一下。”
  岑森身体半侧,让出门口大半空间。领带从一边扯下来,扯得领口稍皱,他的眉头也跟着皱了下。
  季明舒这才看见,衣帽间里摆了满地的礼袋礼盒,根本没地儿下脚。
  她有点意外,上前拎起近门的袋子翻了翻,终于想起来,“应该是品牌送的礼物吧,都这么多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