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同人]钢筋铁骨菟丝花——简梨

时间:2019-10-08 09:49:07??作者:简梨
TAG:

?  书名:钢筋铁骨菟丝花

  作者:简梨
  文案:
  “图恩,你就不能有点儿花妖的样子!你是菟丝花成精,不是钢筋 !”
  “瞧瞧人家狐媚,风骚娇媚!瞧瞧人家水杉,文质彬彬,再看看你,水管没你直,钢筋比你软!
  图恩翻白眼,菟丝花成精她能不知道?
  都怪那些无知两脚兽毁了菟丝花形象。
  于是,图恩穿越各个世界,教人什么叫做钢筋铁骨菟丝花!
  图恩口头禅:弄死那个龟孙子!
  妖精得道有两条路:先天强大的直接成仙,根骨不够先成人。
  菟丝花成精不易,图恩辗转各界,学着如何做人。
  警告!警告!假的!图恩,求求你做个人吧!
  你太突破本体下限了!
  内容标签:武侠 红楼梦 历史衍生 古典名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图恩 ┃ 配角:王怜花 ┃ 其它:综武侠、综名着、东方衍生、西方幻想
?
?
第1章 未婚夫慷慨赠妻
  人族兴起,妖族没落,世间灵气日益稀薄。图恩抱着自己弱弱的本体欲哭无泪,菟丝花成精本就不易,如今想要得道更是难上加难。
  我真羡慕胡杨、苍松那些大佬,活个几千年,自然而然就得道了。再不济人参也行啊,虽然容易被人吃掉,可开灵智的机会比其他植物高几倍好不好。
  自来,妖精得道有两种办法,本体强大的光阴足够即可,菟丝花跟脚不行,只能走先成/人再成仙的路子。
  唉,先学着做个人吧!
  ————————
  图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精美的床上,帐幔精美,刺绣繁复,还香喷喷的,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配置。
  一个弱柳扶风、满脸泪痕的女子虚影轻轻福身,转身就走。
  “你说话啊,你别什么都不交待就走。”
  那女子头也不回,喃喃道:“表哥也不要我了,父母亲人俱不在了,没有表哥,我还活着干什么。”
  话音未落,虚影消散,只留余音邈邈。
  图恩翻身坐起,走到闺房铜镜面前,看着镜子里满脸泪痕的女子,怪不得冥冥之中是自己来代替她。瞧瞧,多么菟丝花的长相!又柔又软,弱女子的典型长相,图恩再不拍露馅儿的!
  图恩,摆胯扭腰,婷婷袅袅那么一站,把手指扭得嘎嘣脆响。开局就是顺风棋,老天也有照顾我图恩的一天。
bet365最新网站  图恩接受记忆,这是一个武林世家的女儿,名叫林诗音,家里被人灭门,只活了她一个。孤女投靠姨母,姨父姨母悉心教养,还让她与儿子定亲。两个小儿女也是郎情妾意、青梅竹马,眼看着婚期在即,他未婚夫却带回了一个结义大哥。那结义大哥救了外出遇险的未婚夫,林诗音对他也心生感激,只是结义大哥眼神太过放肆,林诗音不好明言言,有挑拨两兄弟关系之嫌,只得回避内院。
  万万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处处体贴的未婚夫就迷上了青楼妓/女,不顾自己的名声、不顾与林诗音的婚约,更不顾李家一门七进士的门楣,娶了一个青楼女子为妻。
  林诗音还没想好如何应对,管家就托着契书找来,未婚夫把李家家业赠给他做嫁妆,让她嫁给结义大哥。按照此时礼法,父母不在的林诗音,李家教养她长大,表哥是有权利做主她的婚事。
  结义大哥也在一旁陪她垂泪,承诺:“诗音,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惨遭未婚夫抛弃的林诗音哭晕过去,只觉得人生无望,不知从哪儿来的门路联系到妖精管理局,图恩才有机会紧急救场。
  嗯,原来人类的婚姻还有这种操作啊。当年在山野之间,妖精们幕天席地、全凭性情,后来人族日渐兴旺,图恩也旁观过人类几十年,人都被条条框框的繁琐规矩束缚着,怎么这里的人比妖精还要随性。
  图恩看了看身上的宽袍大袖,这应该是古代吧,印象中古人很保守的啊。
  图恩倒回床上,细细梳理原身的记忆。
  傍晚,有侍女来敲门,“小姐,龙大爷来探望您。”
  图恩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卷书,有气无力道:“把饭食饭食汤药放在门外就好,我还有何颜面见人。”
  婢女为难得看了旁边的龙大爷一眼,龙啸云对着紧闭的门窗,深情拳拳道:“诗音,你愿意服药进食便好。你放心,义弟虽走了,我会继续照顾你的。”
  “嗯。”图恩轻轻应了一声,龙啸云却好似受到巨大鼓舞,林诗音先前沉溺于自己的悲伤之中,对他不理不睬,如今能有一个字的回应,龙啸云已大感满足。
  图恩听着外面脚步声走远,才放下书卷,出门把饭食汤药取了进来。嗅嗅,汤药不用喝,原本就是伤心过度,换了个魂儿,已经痊愈。饭食还是要吃的,夹一口鸡肉放在嘴里,滑嫩嫩、香喷喷,做人可真好啊。
  图恩三下五除二吃光了所有饭菜,眼珠子一转,那汤药也被倒进了大花瓶里。
  吃饱喝足,该干正事了。图恩拿起那本书,重新翻看起来,这是林诗音留给她的。你说,好好一个武林世家的女儿居然不会武功,也是奇怪。李家虽说是书香翰林之家,可他家儿子不也习武,在江湖上鼎鼎大名,兵器谱排行第三呢。
  图恩现在用不出妖力,感受身体情况,习武却是没问题的。图恩初来乍到,不安极了,迫不及待练好武功,也能防身。
  那书翻转过来,封皮上有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怜花宝典》。
  在屋里养病一个月,丹田之中已能聚起内力。图恩,推开窗户,让阳光照在脸上,鼻尖全是草木鲜花的芬芳。
  做人真好啊!一个月就能窥见一门术法的法门,不像他们妖精,开灵智要几百年上千年,修炼更是用时间堆。图恩有感觉,自己选这条成仙得道之路选对了,人类,不愧是天选之子,气运宠儿。
  龙啸云站在冷香小筑月亮门外,看那和煦的阳光洒在林诗音白皙水润的脸庞上,心中情热。诗音慢慢好起来,李寻欢已远走,诗音会慢慢接受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图恩这一个月,除了修炼武功之外,还详细翻看了管家呈上的账册,把地契、房契、奴仆卖身契之类的重要文书收好,又利用自己植物成精的特性,在花园里摘了几株草药混成接触类毒药涂在盒子外面。听说人类很狡诈,万一他们偷走文书怎么办。自己一个弱女子,很可怜的。
  “忠叔,表哥真的把李家家业送给我吗?”图恩轻声问道。
  “二公子已经把李园过户到您名下,叮嘱老奴是他对不起小姐,让老奴好生照料小姐。”
  “表哥给我,我却不能接。”图恩弱弱叹息,“李园、李园,自然该是姓李的。”
  图恩话还没说完,老管家的眼睛已经亮起来了。谁说不是呢,二公子近来一番作为,他这时代服侍李家的老仆都看不过去,表小姐有什么不好,虽是江湖人家出身,可主母教养诗书长大,这婚事是主君主母定下的。做儿女的擅自更改,还是因为迷上青楼女子,简直给李家一门七进士的门楣抹黑。
  “姨父姨母于我有救命之恩、养育之德,表哥厌倦官场,寄情武林,李家却要传承下去。忠叔,你说,如果我在李氏族人中选一人,过继到大表哥名下,如何?”
  老管家激动得直飚眼泪!
  “忠叔,你也不要叫我小姐,我只是表小姐。表哥这一走,不知何时回来,我给李家过继香火,日后也教他读书习武,若能中个状元,也圆了姨父父子三人皆是探花的遗憾。如此,也算报答了姨父、姨母、大表哥的恩情。”图恩对自己这番话十分满意,瞧瞧,虽然你家主人辜负了我,但我是多么知恩图报的人。人类就喜欢这个调调。
  “表小姐!”官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如此作为于李家而言,就是再造之德啊!什么恩情都报了。李寻欢常年在外,李园等一切家业事务本就全靠林诗音打理,下仆们只把林诗音当主母。谁知风云突变,老管家日日睡不着觉。没想到林诗音面对这么一大笔财物却丝毫不动心,宁愿拱手让人,也要为李家延续香火。
  老管家又欢喜又愧疚,主君主母没有白教导表小姐一场,二公子却辜负了她!
  “忠叔是老人,你也觉得好,就和族里说一声。五岁以上十岁以下的男孩子,父母亲缘薄的、孤苦无依的,先挑几个出来。”图恩心想,我也是旁观过人类几十年的老妖怪,人类骗不到我啦!
  “是,是,老奴这就去办。”
  “姨父和大表哥虽走了,官场上还留着一二人脉,忠叔你拿着帖子去知府那里拜访,等把过继的人选定下来,就出文书。”
  “是,是。”忠叔欢喜退下,赶紧去办这大事。若能为主家延续香烟,不枉他这忠仆。老主人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老管家一走,图恩就软了骨头,软踏踏倒在椅子上。让她一介菟丝花挺着腰杆说话,真是太难为妖了。
  过继的事儿还没办妥呢,那位结义大哥就闯了进来,神情激动道:“诗音,我听说你要给李家过继子嗣?”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欢迎光临哦~
?
?
第2章 未婚夫慷慨赠妻
  “龙大爷也听说这件喜事了?”图恩放下书卷,抬头柔柔看向他。独坐矮凳、靠着花几的她,眉宇间自带温柔,天然就是一副仕女图。
  原本着急又生气的龙啸云见了都忍不住缓了语气,点头道:“是啊,听说了。诗音,你怎会生出这等想法?”
  图恩幽幽一叹,“我自小父母双亡,家业败落,蒙姨父姨母不弃,接我在家中教养,大表哥待我更是如同亲姊妹。如今……李家一门七进士的门楣不能蒙羞。表哥厌倦官场,志愿游历江湖,总要有人撑起李家。若能过继一子嗣给大表哥,我也算对得起姨父姨母和大表哥的恩情。”
  嗯,道理是没错的,可他们江湖人,自来快意恩仇,只求今朝醉,不管明日忧。连自己性命都不放在心上,又如何能想到身后事、香烟有继上。
  龙啸云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林诗音很远,她虽有一个名满江湖的表哥,可终究是一位大家闺秀。
  龙啸云看着林诗音温柔又坚定的脸庞,心中的爱慕和不甘越发汹涌。他之所以在李寻欢面前表现出对林诗音的爱慕,有对美人的一见倾心,更有对李寻欢性格的精准把握。他以为林诗音的性格他也看清楚了,没想到这位大家闺秀无所依凭之时,居然能自己立气来,而不是遵照表哥的嘱咐嫁给他。
  龙啸云在最开始,又何尝想到李寻欢会把李家家业拱手奉送。还是那句话,若是从未得到,又怎知失去是什么滋味。家业、美人,明明都已是自己囊中之物,龙啸云怎能容忍煮熟的鸭子飞走。
  “诗音,你说的对。可李家还有义弟呢,若是义弟回来,见突然多出了一个侄儿,这,这如何与他交待?”
  “表哥不顾李家门楣,执意娶一青/楼女子为妻,连家中老仆说起都泪水连连,他还……他久不成婚,无后继香烟,李家倾颓在即。罢了,若是他回来,我自与他分说。”
  “诗音,义弟把李园送给你做嫁妆,就是希望你……”
  “嘤~”龙啸云话还没说完,图恩已经婴宁一声,低声啜泣起来。
  “诗音,诗音,你别哭啊,是我说错话了。你别哭,你别哭,你生气打我骂我都行,千万别哭,伤了身子。”图恩侧过头,让日光照在自己白皙的脸庞上,姿容更显秀美。在龙啸云的视线里,那泪珠被阳光照着折射出光点,如照进自己昏暗内心,让人不敢直视。
  “诗音,我只是担心你日后生活,并非有意惹你伤心。你快别哭了,罢了,罢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有我一日,必让你衣食无忧。”
  图恩收了哭腔,语含哽咽道:“我虽是一介孤女,可父母留有家财,又不是孤零零一个在李家打秋风,何曾要靠李家家业才能过活。”
  “是,是,是我口无遮拦,冒犯诗音了。”
  “龙大爷,说句不害臊的话。我原本想着,与表哥青梅竹马,若能有子嗣,定过继一个给大表哥,百年之后,也要有人给大表哥上香。如今,我与表哥虽不是未婚夫妻了,可我还是他的表妹,姨父、姨母和大表哥待我的恩情,绝不会因表哥负我而抵消。”
  龙啸云心中既欢喜,又难过。他高兴自己的眼光果然没错,诗音就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可他也担心,担心诗音旧情难忘。是啊,他们之间没了未婚夫妻的名分,还有斩不断的血缘啊。
  龙啸云看着诗音的脸庞,不忍让她瘦弱的身躯再添负担,可龙啸云心中的妄念难以斩断。龙啸云忐忑问道:“诗音,你对义弟可还……”
  图恩转过来看着他,一脸正气道:“君若无情我便休,龙大爷也太看轻我林诗音了!”
  “是,是,是。”龙啸云咧嘴大笑,傻乎乎的样子,坏了他义薄云天的高大形象。“诗音,过继这事,还需从长计议。你放心,我会帮你奔走的。你先休息,我明日再来看你。”
  得到这个答案,龙啸云满意极了,喜滋滋出了冷香小筑。
  图恩看着这个人类,真是奇怪,他身上并无恶意,图恩能感觉他对原身的确是真诚的爱慕。可为什么总觉得别扭呢?
  图恩捡起桌上的书卷,算了,人类就是这样奇奇怪怪的,她还需要学习。
  图恩手上拿的是户疏律,妖精管理部的大佬说了,若要了解人类,最快速简便的方法是学习他们的法律。图恩能相出过继的法子,就是从律书上找的灵感。图恩心想,我可是要好好做人的妖精!人类要生活,必须有粮食、有布匹,还有有人交流。哪像他们妖精,随便哪个山林一待,几十年上百年就过去了。
  唉,她现在也是个人类,不能往泥巴里一插,万事无忧。若不是为了磨练自己,早日成/人,图恩才不受这委屈呢!
  图恩被律书折磨得头昏眼花,说服自己什么书不是书,愉快换成了《怜花宝鉴》,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嘛~《怜花宝鉴》上不仅记载着高绝的武功,还记载着下毒术,易容术,苗人放虫,波斯传来的摄心术……太对菟丝花的胃口了。这上面对植物毒术的运用,比她这做妖精的了解还多。人类果然创造力非凡,她的路走对了。
  夜晚,图恩睡得正香,突然感知窗外草木摇落之声。图恩用不出妖力,可对植物有天然的亲近,听着声音,她的院子里有人进来了。

  图恩悄悄穿上衣服,蹑手蹑脚走到门边,透过门缝,见到外面居然是龙啸云。龙啸云在她门前站了一会儿,又走到院子里,眼看着要出月亮门,又重新折返到门前。龙啸云举起手,正准备推门,那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