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我的沙雕前男友——送冰

时间:2019-10-06 08:16:01??作者:送冰
TAG:
  看来是零突然屏蔽了联络信息的信号没有告诉部下,他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急忙联系了秋山,秋山才会出去吧,我在心里暗暗嘀咕,明明年纪比以前大了那么多,现在还是感觉有点任性。
  “后来奈理也出去了,然后是渡边,不过渡边比奈理先回来,奈理直到我和阳要去补充聚会用的啤酒出去时才回来,跟我和一起出去的阳刚好撞上,脸色很差眼睛肿着,应该是不好意思打扰别人,又偷偷跑去外面哭了。”
  我的心里浮现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僵着脸看向奈理,发现她也在面无表情的看着我,空洞的眼神配上红肿的双眼有点可怖。
  零应该也想到了这点,迅速岔开了话题。
  “那佐藤先生兄弟出去到回来之前,有谁一直是在大厅里的?有没有注意每个人出去了大致多长时间?”
  渡边硬邦邦的回复道。
  “我自从那次回来后就没出去过,佐藤兄弟出去后那个情报小子也出去了,他们三个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没注意,不过中岛在佐藤回来我们继续说了回话时说要出去上厕所,那之后好像就没人出去了。时间的话,我只知道我回来是大概是晚上八点二十多,因为当时走回来的时候手机的闹铃响了,是我每晚出去走走定的闹钟提示。”
  “是佐藤先生他们先回来的,因为他们三个回座位都要经过我的位置,所以我可以确定,不过他们回来的时间差不多,都在八点五十左右,中岛先生出去的时间我没有注意,但是回来的时候撞到了放在地上的酒瓶吓了我一跳,所以记得当时刷的手机上的视频是什么,看播放记录是在九点二十二的时候看的。”
  奈理低着头闷闷的说。
  “我应该是八点出去的,手机响了妻子短信的提示音,所以只能赶快出去回复一下,回来的时候大概是八点六分多吧,看回信发出的时间差不多是那时。”
  秋山举起手机晃了晃,我总感觉这人没什么表情的脸这时候透出一股不合时宜的得意,比起我们压力重重的感觉,他无所谓的有些惹眼。
  “说起来,久保小姐,你和安室先生在上面呆了很长时间啊,都在做什么?”
  中岛突然发声问我,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但是大厅的气氛微妙的紧张了一瞬。
  “就聊了一些樱井那个老家伙的事,然后安室因为我头疼所以给我做了下按摩,结果突然就爆炸了。”
  我语气尽量自然的说道,如果没有折原临也提前给我通知,不能说出真的在干什么的我和大概之前被他们询问过得零答案不一样的话,我们两个人都会陷入糟糕的境地把。
  “那么,除了已经说过的秋山先生和佐藤先生,每个人都讲讲自己出去后都做了什么吧。”
  零没有对中岛突然的发问说什么,也没有对每个人出去的顺序或者时间发表什么看法,而是转向了下一个问题。
  最后根据大家的话,差不错整理出了这样一份时间表。
  七点五十左右,安室透,清水爱奈送醉酒的久保花梨上楼
  八点以后,秋山为了回复短信离开,清水爱奈回到大厅,田中和奈理发生争执。
  八点六分以后,秋山回到大厅,田中提议跟清水两人一起去车库。
  之后无法确定具体时间,渡边出去上厕所,奈理出去调整心情。
  八点二十以后,渡边回大厅。
  无法确定具体时间,奈理直到佐藤兄弟出门去拿新的酒时才回来,之后折原临也去上厕所。
  八点五十左右,佐藤兄弟和折原临也差不多同时回来。
  无法确定具体时间,中岛去上厕所,抽烟。
  九点二十二以后,中岛回到大厅。
  九点半,大厅每半点响起的钟表提示时,发生了爆炸,爆炸震动后不久,安室透赶回大厅,中岛提议去声源地分散探查。
  九点三十七,某个人用爱奈的手机给久保花梨打了电话。
  九点五十,所有人陆续在车库汇合确认了爆炸地点然后返回到大厅。
  十点三分,折原临也出发让久保花梨下楼。
  十点二十七,折原临也,久保花梨回到大厅。
  当我以来电记录为理由询问爱奈是否可能没有死时,渡边沉重的对我摇了摇头,说看过车库惨状的人都会明白里面是不会有人活着的,而看从车库门口衍生出的血迹终点看到的两条断臂,两个人即使是被犯人藏在了什么地方,不做医疗处理也难以活下来。
  “那通电话,应该是犯人打给你的。”
  说出这句话时的零语气淡淡的,神色却异常的差劲,我也被自己差一点就会遭到犯人毒手的事情感到恐惧,深吸了好几口气。
  “佐藤先生,在这次之前,我们中有没有人也来过你的这套别墅?你的别墅里都有什么能做到切断人类小臂的工具?”
  佐藤翔含糊的说了几个名字,声音小到零不得不再问了一遍,最后还是旁边的佐藤阳护崽似的大声回答。
  “渡边,田中,还有那个折原临也都来过,渡边和田中来的比较多,这是田中提供材料,渡边取走做研究的中转点,折原临也是刚跟我哥哥认识时提出要见一见渡边看他的作品,那时候他们两个人在这里见过一次。”
  渡边在自己被提到名字时冷哼了一声,折原临也无辜的摊开手看着众人。
  “至于工具,我们家车库里面放着的用来锯木头的电锯可能可以,今天下午你们刚来带你们参观时,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存放地点。其他的就没有了。”
  听完了所有信息,零摩挲着自己修长的手指陷入沉思,大厅里也开始盘旋着压抑的沉默。
  “那个....花梨姐姐。”
  坐在我侧对面的奈理轻轻叫着我。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但是一个人有点怕,你能不能跟我一起。”
  整个大厅里剩下的女生只有我,她对我提出恳求看起来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但是对她有某个猜测的我并不敢轻易应承下来,我切切实实认识到了零对我说的‘这些人比你想象中疯狂的多’是多么贴切,这个表面上怯生生的女孩子实际上可以协助实施一场恐怖袭击,如果她真的因为零对我怀有嫉妒,两个独处可能造成的后果是我无法想象的。
  零像是被奈理的声音从沉思中惊醒了,他站起身。
  “这样的话,我刚好需要实际计算一下从大厅到厕所,从大厅到车库的时间,我们大家最好保持行动一致,以免给犯人可乘之机,一起陪小林小姐去吧。”
  其他人沉默的起身了,到达厕所后,奈理再一次提出了其他人先去测量车库到大厅所需的时间就好,由我陪着她,我心里基本确定了她那时的确上楼到了我的房间,听到了某些声音,现在才会如此坚持跟我独处。
  “小林小姐,现在不确定犯人在哪里,如果他现在就潜伏在别墅里,你们两个女生在一起是很危险的。”
  零摇摇头,再次拒绝了她的话。
  我心里明白,可能零确实是想替我解围,但是绝对是考虑我们两个人的安全为第一因素,才会两次否决奈理,但是看着奈理越发苍白的脸颊,一个陷入失恋打击的年轻女孩是没办法考虑到那么多的,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先受不了爆出我和零的关系,到时候又是很麻烦的一通解释,在确认我和零提前相识后,我们彼此的不在场证明也会受到怀疑。
  我微微对零摇了摇头,在他注意到我后眼神转向秋山。
  我不知道秋山和零现在能用什么方式联络,在奈理倔强的呆立在厕所门前时,秋山开口了。
  “侦探先生,也要考虑一下女生的羞耻心啊,会有压力是正常的,如果担心安全问题的话,留两位男士在这里就可以了,你就带剩下的人去做正事吧。”
  最后留下来陪我们的是秋山和折原临也,因为厕所在大厅的正北方,而车库在西部,所以剩下的人需要原路回到大厅开始测量到达车库所需的时间。
  奈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零带其他人走后,拽着我走入厕所。
  或许是待客用的厕所的缘故,这里的装修跟公共设施里的差不多,我敞开女厕的门,让在最中间洗手台那里的秋山和折原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但是不至于看到隔间里面的奈理或者听到声音。
  奈理走进隔间后,迟迟没有褪下衣物的摩擦声,经过了让我不安的几分钟,隔着门板传来她极低的声音。
  “你们在左爱么。”
  被一个女高中生问这种问题真的太尴尬了,我把脸侧到秋山他们看不到的一侧,也小声回答她。
  “没有。”
  奈理像是被激怒了,低语也挡不住她的情绪。
  “骗人!我都听到了!”
  即使这样歇斯底里,这个女孩也不敢把声音放大一点,害怕被秋山或者折原临也听到,给零带来麻烦。
  “奈理,我没有骗你,或者即使我们两个人那时候做了什么,对他而言,你跟我应该还是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我对奈理说这句话时,内心并没有难过或什么,或许是语气过于平静或者坦诚了,隔间里没有再传出什么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案子好难写,想破头,大家现在能看出犯人是谁不,据说写的好的案子能让读者根据信息推理出犯人,哎.......不过我真的没写过推理啊,到底怎么写
?
?
第6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6)
  零在的话,接下来就不会有人死掉了,毫无疑问,即使知道在这里的人很危险,犯人是个杀人肢解的疯子,我潜意识也一直这样肯定着。
  、、、、、、、、、、、、、、、、、、、、、、、、、
  等奈理从洗手间出来后,又恢复了沉默的样子,秋山貌似无意的走在我和奈理中间,把我们两个人隔开。
  折原临也走在最后面,即使看不到他,却也能想象出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三人后背的眼神,这点让我感到浑身不适,即使在刚才为了探明真相配合了发言,他和秋山游离在群体外的态度都非常明显,秋山事实上为了协助零还是关心事情的发展的,但是这个折原临也,我一路看下来,与其相信他跟我们小组志愿一致的说辞,不如说他对所有人表现最有兴趣,或许是什么属于情报贩子独有的怪癖。
  我已经猜到了当初突然委托他的人大概是秋山,他呢?看到秋山对我和奈理隔离的态度能不能猜到些端倪呢?
  不过我现在应该防备的不是暂时任务还是保护我的折原临也,而是隐藏在众人间的犯人。
  一路思考着,我们一行人沉默的回到了大厅,却没有看到应该回到这里的零他们。
  “不知道安室先生他们遇到了什么情况,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对于秋山的提议,折原临也无所谓的耸耸肩,奈理则一言不发的坐下了,我虽然想去找零,但是不明情况的胡乱移动在这时的确很石乐志,
  我心里开始思考整个案件到现在能得到的信息,不考虑别墅或者外面藏有其他人,仅怀疑参加这次聚会的人的话。
  首先从时间上来看,事实上每个在大厅里的人,要实施‘制伏两个成年人,并切断他们的小臂’这种费力的操作都是很不现实的,除了佐藤兄弟两个人合力有可能实现,但是车库里没有冰镇啤酒的设备,根据其他人的证实,两个人回来时一人抱了一箱24罐装的啤酒,除非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密道,不然是绝无可能同时完成这两件事情的。那么接替作案呢?如果在不同时间段外出的人其实是同伙,一个人负责击倒,赶回去后另一个人截肢设置炸弹?
  我纷乱的思绪还没整理出结果,大厅外就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
  走进来的是零和佐藤阳,渡边三人,零今晚事件发生后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但现在甚至带上了一点冷酷。
  “为什么只有你们三个回来了?组长和中岛呢?”
  我忍不住凑到的零的旁边,轻轻的问。
  零似乎是在凝视我,带着一种想从我的问题中看出什么的感觉。
  “分开后不久,佐藤先生坚持要分组搜寻别墅里到底有没有潜伏着外人,我们协商后,他同意他们两兄弟不可以在一组里,然后调走了中岛作为组员就走了。”
  他说这话时没有刻意降低声音,一直在大厅里不了解情况的人都能听到,接着下一句,却是刻意压低了身子,用我的头部遮住了嘴型。
  我努力的读着他说的话。
  你、很、关、心、他、们、么、
  说完他就抬起了身,像是俯身只是为了帮我拂去肩膀上的一根碎发。
  零这是在吃醋?我想我的表情一定是一副受惊的傻样,他才会一副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感觉。
  “我们搜索完佐藤提议我们搜索的区域就回来了,既然他们还没到,佐藤阳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找一下你的哥哥?”
  阳冷笑了一下,粗暴的坐在了椅子上,表现出绝不理睬的态度。
  零不以为意的微笑了一下,很好脾气的样子,一个人向大厅外面走去。
  还没走多远,佐藤和中岛就带着粗重的呼吸,惊恐的闯了进来。
  “我们看到了田中,他拿着武器,想要杀了我们!”
  中岛率先大喊道。
  佐藤翔走进屋内,脸上充满恐惧的对零伸手。
  “安室,你说的对,我们果然不该分开,真的,我真的太抱歉了,对不起。”
  零也慢慢走近他,好像很为他的话感到感动,浅浅的接住了佐藤翔右手伸出的拥抱。
  我看着这违和的一幕,总感到疑惑,忍不住向两个人的方向走了几步,却看到佐藤翔在零背后的手,比了个什么手势。
  我马上就明白了,想大喊出声,阳的身体却快的多,从他的袖口里冒出了之前应该贴身藏着的军刺,直直的向零的后背捅去。
  巨大的恐惧笼罩上了我的心,我刚转身想抬起身边的椅子拦一下阳,却看到零像是完全料到了身后的袭击似的,迅速向右侧闪过了。
  他的脸上一点也没有被袭击的惊讶,这一转身正面对向阳,我才发现他的右手巧妙的绞住了佐藤翔的手臂,佐藤翔挣扎了几下,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手里掉了下来。

  阳投鼠忌器,停下了攻击,但是却没有放下武器,随着佐藤翔逐渐发出痛苦的□□,他终于忍受不了的再次扑了上来。
  零毫不犹豫的把佐藤翔扔到一边,右拳化掌推开阳的直刺后,肘部顺势击打在他的咽喉。
  阳马上后退了数步,摇晃的身体甚至要跪倒在地上。
  零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扔在了地上。
  我不在试图帮忙了,反而后退了几步,以免被搅入战局,简单的两招就制伏了两个人,看上去很有余裕的零,我凑上去才是在添麻烦。
  阳痛苦的握着自己的喉咙,用力的干咳着,却没发出多少声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