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我的沙雕前男友——送冰

时间:2019-10-06 08:16:01??作者:送冰
TAG:
  是零打开的信号屏蔽?刚才那个圆珠笔我猜测有类似的功效,但是他没理由突然这么做啊,潜入侦查时和同伴保持联系,随时支援是非常重要的。
  我彻底坐不住了,如果是别墅里的某个人屏蔽了手机信号,目的是什么?我对零的手段很有信心,但是万一呢?
  最后还是把房间储物柜里的小刀收到口袋里,打开了门。
  迎接我的是一声有些轻佻的口哨,一个清秀的少年在我的房门对面微微而笑,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让我放松了些。
  我认识这个年轻人,佐藤介绍他是来自池袋的情报贩子,‘据说’必要时连政客的行程都能提供,因为和小组相同的信念愿意以特别低的报酬提供帮助。
  刚才在聚会里,他一直一个人坐在桌角,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家,跟我也没什么交流,这样的人这个时间出现在我的门前本身就是一种不寻常。
  “请冷静一点哦,久保小姐,即使是我,一上来就被这么防备还是会很受伤的,我一直以为自己长得还算平易近人。”
  他对我摊开了双手示意自己的无害,红色的瞳孔扫向我的裤子口袋。
  “刚才的爆炸声您也听到了,聚会上的人希望有个人能来带你回到聚会,不过我会自告奋勇的来接您,是某个人的私下委托,顺便,你拿的是每个房间里都准备好的刀锋钝到惹人怜爱的水果刀?它可能保护不了你。”
  折原临也从外套里甩给我一把折叠刀,扔到了我的面前。
  “拿着这个吧,要是有人不怀好意,你就用这个捅他,一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一刀,把他的肠子都捅出来,或者割断他的喉咙。”
  刚才还文雅帅气的少年瞬间在我心里变成了个神经病,不过看上去这么年轻就做情报贩子这种危险的工作,不是正常人才正常。
  “刚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我半蹲下身捡起来折叠刀,学着他放进外套的内兜里。
  零能猜到我不会乖乖听话是很正常的,但是我直觉他不会让这位言语之中怂恿我去杀个人的带着我。
  “哎?你不知道是谁啊?”
  折原临也失望的挑眉。
  “我也不知道是谁哦,某个人莫名其妙就在手机上发了一堆我的秘密来交换让我说自己来接你,如果你一直在屋里,那我就在门外守一夜别让别人进去,如果你开门出来,就告诉你,别人问起你的话就说安室跟你在房间里聊了些关于最近樱井部长贪污被查处的问题,之后你头疼,学过些按摩的安室先生就提议为你按一下头,不久他听到爆炸就下去探听情况了。”
  说完,他对我晃了晃手机。
  我没有回应折原临也的话,在心里盘算着他的可信度,我不觉得他会知道我和零的关系,那么这突如其来的一段话如果不是零的授意,他这么做也没什么意义。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我上来后都发生了什么。”
  折原临也敷衍的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跟在他后面。
  “你走之后不久清水小姐就回来了,说安室先生留在上面照顾你,田中先生觉得你喝醉了酒,留他一个男人跟你在一起不好,想去把安室先生叫下来,结果小林小姐哭了起来,说安室先生真的是很可靠的好人,之前也给自己提供过帮助,请大家不要质疑安室先生了,这次聚会是她全力邀请他他才肯来的,如果总是被猜忌会让她感无颜再见安室先生。”
  这个死男人,真是不让我省心,回想起奈理之前看他时眼神里时不时闪过的娇羞,我的心就很累,即使不是他的本意,在日常生活中,这个家伙也太讨女孩子喜欢了。
  “然后他们就继续聊些别的事情,田中先生和清水小姐聊到自己的车,两个人就去了车库,他们离开后不一会就发生了爆炸,震的整个别墅都在颤抖,佐藤先生带着我们去声源探查情况,发现整个车库都垮掉了,田中先生和清水小姐大概.......”
  我简直无法相信折原临也在说什么,爱奈明明刚才还在跟我打电话。
  “这是什么玩笑?不,她们也可能是被困在车库里了啊,你看,这是爱奈打给我的记录。”
  我心慌的拿出手机滑到来电记录的页面给折原临也看,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正面的回应。
  折原临也扫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意味不明的应了声。
  “这个久保小姐一会可以拿给他们看,我看也没什么用。”
  我这才发现,折原临也已经把我带回了刚才聚会的大厅里,不同于傍晚的热火朝天,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中心长桌上的食物都被推开,放上了两个长条状的物体,被一条餐布草草盖着。
  我踉跄着上前掀开了布的一角,露出几根僵硬的,指甲上闪着水钻的手指,上面有爱奈刚见面时对我得意的炫耀的定制图案。
  胸口像是被谁重重打了一拳,然后拳头又直直的落在我的胃里,我拼命的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车库怎么会有□□。”
  我首先看向了身为别墅主人的佐藤。
  他被众人围在中间,脸色也很难看,不停的用手擦着留下的冷汗。
  “可能是为了离开时让奈理带回家的□□被引爆了,那是渡边新研制出来的一种□□,从他带来的数量和爆炸受损情况也能对的上。”
  他好像终于忍受不了大家视线的压力了,突然大吼了一声,重重的打了下一直在他身边的少年一拳。
  “阳,你个废物,这种事情都干不好,不是让你把东西放好的么,为什么会爆炸。”
  零快步挡在佐藤阳面前,阻止了佐藤翔继续施暴。
  “佐藤先生,现在殴打你的弟弟对情况没有一点帮助,这两只我们发现时在血泊里的断臂。”
  他尖锐的眼神扫过在场的所有人。
  “证明了这是一场谋杀,而凶手根本不想掩饰这一点,这种情况下还炸掉车库,现在阻断了通讯,我只能理解为是想把我们困在这个别墅里。”
  奈理颤声问。
  “把我们困在这里.........是要干什么?”
  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是我们瞬间自己就明白了答案。
  炸掉车库让我们无法开车逃离,隔离信号让我们无法对外求助,在我们谁的亲人或者朋友发现不对前,这个深山中的别墅,就是属于犯人的屠宰场。
  作者有话要说:  我胆子真的很小,但是写柯南同人不写推理凶杀好像不行............
?
?
第4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4)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
  一个身影冲上去抓住佐藤的衣领怒吼。
  “我们只是过来参加一个聚会而已,是不是你,你做了什么招惹来的人要杀人。”
  被零拦在身后,刚才即使被殴打也毫无反应的阳却动了,上前粗鲁的推开围在他哥哥旁边的人。
  “中岛先生,我能理解你接受不了这种情况,但是即使你现在又再多的不安,对我哥哥发火都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
  相比于他们的混乱,我的心却在考虑完情况后稍稍安定了下来。
  大家更多的是在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失联的状况才能被发现,但是之前在我的房间里,零通知自己的下属明天来接我,也就是说最晚,在明早就会有发现情况不对的警察到这里来,甚至可能零跟他们失联后,他们会更早的前来查探情况。
  “说起来久保小姐,冷静的真快呢。”
  阳稍微平息了混乱后,幽幽的看着我。
  “之前大家可是乱成一团,吵闹了好久,久保小姐只是震惊了一下,现在看起来也没怎么害怕。”
  他用充满暗示的语调的语调向着中岛说。
  “中岛先生,我知道在我们家的别墅发生这些事情,大家首先都会怀疑我们兄弟,不管是从原因,还是什么方面。”
  “但是请你想一下,在事发时,除了久保小姐和安室先生,我们可都在这个大厅里,我和哥哥跟诸位正是彼此不在场证明的证人。”
  我冷冷的看着侃侃而谈的佐藤阳,要驳倒他的话很容易,但是他的目的也不是一定要说我是犯人,而是让大家把排斥和猜忌转移到我和零身上而已。
  这种情况,我和零给自己辩解是最糟的,说的再合情合理,这种情绪化的时刻也只能让他们觉得是自己给自己的狡辩。
  “我觉得,有点听不懂佐藤阳先生的话呢。”
  房间的角落里,一个棕黄色头发的青年打断了阳的话。
  “如果你的意思是,大厅里的人没有作案机会的话可不太对,从田中先生和清水小姐离开的时间开始,大概是大家都喝了很多酒的缘故吧,每个人都有出去上厕所,而由于别墅的布局原因,离大厅最近的厕所往返也要耗费不少时间,除了你们兄弟两个人是一起出去的,大家都是单独外出的,也不能给自己提供真的是去了厕所的证明。”
  青年从角落里起身,微微咳了一声,隆冬的室内,即使暖气开的再足,大家也会套上件外套,青年却只穿了薄薄一层衬衫。
  “这里的人大多数人没有做过,可能不知道,锯断人的手臂可是很难的一件事,清水小姐和田中先生断臂的剖面非常整齐,很明显是被工具截断的,我们这些第一次来到这个别墅的人,很难搞到工具,截肢后也很难处理掉,作为东道主的你们则就方便很多了,可能知道什么不为人知的密道,或者储藏东西的地点。”
  我看着他悠然的样子,心里却感到一阵怪异,虽然这么说起来有点尴尬,但是他这种气质的人,不是我想地图炮我自己,但我实在无法想象会和我们那个人均智商感觉超不过80的小组扯上什么关系。
  “对了,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不好意思刚才顶替了别人的名字跟大家初见,我叫做秋山深一。”
  好像在哪里听过的名字,但是又不是很熟悉,我看了下其他人的脸色,佐藤兄弟,渡边看上去都僵住了。
  佐藤阳在开口时已经完全没了刚才的气势。
  “‘诈骗集团的送葬人’秋山深一,到我们的聚会上有什么事,我们要做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这个中二的外号点醒了我的记忆,上大学时闹得非常大的帝都大学的研究生潜入诈骗集团致使他们破产,网上流传他几年前出狱后还是在做类似的事情,游走在法律边缘,只是这次连警方都抓不住他的破绽。
  看来是警方抓不住,而是他本来就..........我心里一动,垂眼向零看去,他早就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我身前,慢慢抚平自己刚才因为动作凌乱的袖口。
  “我顶替来的id‘deku’是我的学生,发现了你们似乎试图真的制造恐怖袭击后来找我求助,所以我就来了。”
  秋山深一看上去非常的纤瘦,这样直接坦言自己的身份是非常危险的,我在心里暗自对比佐藤兄弟和他的体型,实在摸不准他在想什么。
  “讲实话,我对你们要做什么完全没兴趣,只是他哭诉说,如果跟恐怖活动扯上关系,那他就完全被毁了,我才答应代替他来参加这个聚会跟你们谈谈,结果却发生了这种事。”
  他突然卸下了刚才对着佐藤阳的咄咄逼人,用十分坦然的态度走到他面前。
  “佐藤先生,实际上我的身份真的很重要么?清水小姐和田中先生可能遇害了,犯人又把我们困在这里,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像你刚才那样的指责只能让犯人更好的浑水摸鱼,就像我刚刚对你们兄弟随口说出的猜忌一样,所以大家都冷静一点,坐下来说话如何?”
  佐藤神色难看的瞪了阳一眼,答应了秋山的提议。
  等到我们按照在刚才聚会的位置一一落座,秋山又开始了发言。
  “身为本质上跟你们的事无关的人,我还是要最后给你们一个建议,犯人这次实施作案,恐怕没有想到小林小姐会把那位‘沉睡的小五郎’的弟子带来。”
  桌角的折原临也突然抬头附和。
  “我的话,被佐藤先生邀请过来遇到这种事很害怕呢,要是侦探先生能查出来犯人是谁,大概就能安心一点了。”
  奈理怯生生的跟着说。
  “安室先生跟毛利侦探在一起破过不少案子。”
  零从刚才开始都没有讲话,似乎一直若有所思,直到奈理的话说完才缓缓开口。
  “如果大家真的肯配合我话,我会尽力抓住犯人的。”
  他意味深长的扫视着餐桌旁的所有人。
  “为了大家的安全,还请接下来大家都听我的布置,大家都没有意见吧。”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跟零谈沙雕的恋爱,不想写案子,我琢磨琢磨该怎么搞,对了折原临也出自无头骑士异闻录,秋山深一出自欺诈游戏,欺诈游戏好看疯了,大家一定要看
?
?
第5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5)
  佐藤翔喘着粗气问。
  “说吧,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如果你真的能找到那个该死的杀人犯。”
  零等了片刻,在所有人都表示愿意配合后解开了西服的扣子倚靠在扶手椅上。
  “那么,还请大家把我上楼后发生的事情说说吧。”
  首先发言的是身为组长的佐藤翔。
  “我一直跟渡边,中岛在一起说话,在讲渡边研究出来的新型tnt的事情,渡边坚持说这次已经可以交给奈理投入使用了,中岛还是觉得不够妥善,等下次有更好的机会,能给我们制造一场更华丽的开局。”
  零抬手示意他停一下。
  “佐藤先生,你们的伟大计划大概不是找到犯人的重点,请你说类似于‘田中先生和清水小姐是什么时候出去的’那时餐桌上有谁?而在那之后‘又有谁出去了’,刚才第一次见到大家时,小林小姐大概跟我讲了事情发生的经过,但不够详尽。还有,因为牵涉到之后车库的爆炸,有谁懂得渡边先生的新研究的用法或者设计?”
  佐藤阳对于零命令式的打断哥哥的话似乎很不满,鼻子喷着粗气,满是怨恨的看着他,我不觉得零没有发现他的视线,用这种失礼的态度对待佐藤一行人,我想他虽然不想他们死在这里,但是大概并不喜欢他们。

  佐藤翔本人倒是不在乎的样子,顺从的点了点头。
  “你走之后不久,秋山....出去了,然后爱奈一个人下来后,田中就说起你一个男人跟醉酒的久保在一起不太好,奈理哭了起来,闹了好一阵子才好,在此期间秋山回来了,接着田中好像是因为觉得尴尬,提出跟清水两个人看看彼此的车,暂时离开一下大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