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我的沙雕前男友——送冰

时间:2019-10-06 08:16:01??作者:送冰
TAG:

?  书名:[综]我的沙雕前男友

  作者:送冰
  文案: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花开院美穗,是位被家长老师们痛批的早恋爱好者,从小三春心萌动到二十三岁恋爱狗都不理的年纪后,一堆前男友找我深情倾诉我才是他们的白月光红玫瑰,每日置身于修罗场的我痛苦不堪,终于顿悟了。
  早恋没有好结果,拒绝早恋!从我做起!
  相信你们看完这个故事后,心里也会吹起拒绝早恋的清新之风,能不动如山的应对来自各个世界的美男诱惑。
  是的,各个世界的。
  一次旅游,我又遇到了我的沙雕前男友,他不仅改名了,还装作不认识我。
  他装不认识我,我还不想认识他呢。
  有哪个女生能忍自己被前男友甩了是因为他要更好的报效祖国这种沙雕理由?这恋爱还不如没谈过。
  对了,自从被他甩了,我就沉迷于在网上敲击我的键盘,这次旅游是‘无能□□傻x右翼终将被我们炸死’小组的第一次线下聚会。
  全文已完结
  注意:
  是我心里零的样子
  每个篇章都会有案子。
  内容标签:综漫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久保花梨,零 ┃ 配角: ┃ 其它:死神小学生
?
?
第1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1)
  假如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可能会拒绝这次难得的网友见面旅行,即使我之前是那么的期待人生中的第一次网友聚会
  “别哭丧着脸啦,之前在聊天室还那么兴致勃勃的,你可也算我们的元老了,可是要担任带动气氛的责任,缩在这里像什么样子。”
  爱奈亲昵的给我续上啤酒,栗青色的头发靠在我的肩膀上,散发出好闻的香味。
  按理来说,两个刚见面才不到两个小时的人应该更注重距离感,但是长久以来一起奋战在网络的奇怪亲友情,让我实在拒绝不了她的靠近。
  酒桌对面,那个男人似乎在爱奈靠上来时看了我一眼。
  我的酒量本来就不是太好,加上断断续续喝了很长时间,他完全没有改变的笑脸下深藏的皱眉一下刺激到了我。
  我带着事后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的胆子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瞪着他问。
  “你看什么看?”
  杯子跟桌子碰撞发出的沉闷的响声一下吸引了全桌人的注意力,我本来普通语调的疑问在猛然的安静中像极了找茬。
  于是我瞬间就后悔了,虽然性格算不上温和,但我也做不出在气氛正好的聚会中发脾气这种事情。
  把他带来聚会的女孩慌忙的看看我又看看他,很为难的样子。
  “奈理的确起码应该先说一声要带外人来,不过久保你也太激动啦,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要先上去休息一下。”
  最后还是身为聊天室组长的佐藤率先开口,结束了我和他尴尬又漫长的对视。
  坐在他身边的渡边安慰性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了一句。
  “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奈理这次算是难得的干了件有用的事,安室可是那个‘沉睡的小五郎’的弟子!我们需要的不正是这样的人,要是他能再把沉睡的小五郎拉进来...........我们的心愿要靠这些才能一步步达成。”
  “什么?”
  我一时间明白不过来渡边在说些什么,不禁发出了疑问的声音,网络键盘侠还有什么心愿么?毛利小五郎的弟子?他换了名字外还拜了师父,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佐藤责怪的看了我一眼,神经质的重复推动着鼻梁上厚重的眼镜。
  “哎...........久保你最近这几个月状态怎么这么差,明明这正是我们小组变革的关键时期,不是就因为这个才决定必须要现实里见面的么。”
  整个餐桌上的人,除了我和我对面的他,脸上都浮现了憧憬又热切的笑容。
  “渡边的新型热感式微型□□已经研制成功,而清升职后,我们再也不用因为材料不足而发愁,新加入的奈理通过她爸爸可以源源不断的得到警方的信息,从这次聚会以后,我们组织要真正的改变日本!”
  我原本认为自己只是微醺,但是看着激情澎湃的佐藤,我现在觉得自己喝高了,身为一名国语老师,我的国语造诣一直支持着我听懂日常对话,完成上课教学,批改学生作业,在网上激情四射的喷人,但是我现在使用它解析佐藤的话解析了不下十分钟,还是无法理解佐藤到底在说什么。
  我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胡乱对他们摆摆手。
  “我好像真的喝的太多了,先上去休息一下,你们继续。”
  爱奈快步跟上我,担心的在我眼前晃了晃左手,指甲上的水钻闪的我眼睛生疼。
  “没事吧,我送你上去,你还记得自己是几号房吗?”
  爱奈扶着我走了还没几步,又有人跟了上来。
  “清水小姐,请让我也来帮忙吧,久保小姐好像不太喜欢我,趁现在让我做些事,或许明天她就不这么生气了。”
  他慢慢的凑到我身边,扶住了我的胳膊,身体与身体间留下着礼貌的缝隙。
  我没醉这句话就这样卡在了我的喉咙,半瘫着被两人带到了我的房间里。
  这次线下见面旅行,佐藤非常大方的提供了自己家在山里的别墅供大家免费居住,十个人加上预定外的他根本填不满巨大的房子,每个人都分到了单独的房间。
  爱奈似乎很迫切的回到聚会里继续讨论如何拯救日本,在他提出爱奈先下楼他来照看我时犹豫了一瞬就答应了,随着咔嚓一声关闭房门的声音,整个房间只剩下了我们两人。
  他嘴角的笑容在爱奈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就消失了,脸上甚至可以说带着怒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么?怎么会跟这些人在一起?”
  我被他带着责问的一连串问题打的晕头转向,猛地坐到了床上。
  “我只是跟网友见面认识一下而已,你凭什么问这么多?倒是你,安室透,毛利小五郎的弟子,你当初是为什么跟我分手的?现在却是在做什么?咖啡厅的服务员,你的人生目标换的真是有够快,当初就是找个理由甩了我而已吧!”
  我感觉自己的酒全都醒了,越说越来气,又从床上跳下来在房间里踱步。
  “跟着奈理过来的,女子高中生,真的是好厉害,您这样的人怕不是永远爱的都是女子高中生,我现在才知道自己可能连你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降!谷!零!”
  零听到我念出他的名字时迅速拿出了一只圆珠笔似的东西按了下去,做完这个动作后他才像是真正能活动一样扯松了自己的领带,露出一点精致的锁骨。
  “花梨,过来。”
  零脱下西服外套随手挂在椅背上,坐到了我的床上低声对我说。
  我倔强的站在原地看着他,微妙的沉默后他明白了我不会妥协。
  “我从来没有停止过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包括这次遇到你也是因为这个,花梨,我从来没对你说过一句假话,我就是降谷零。”
  我心里一阵愕然,忍不住走近了他。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当初你走了之后我去查那年你学校的毕业生名单,里面也没有你的名字。”
  零一下后倒躺在了我的床上,再开口却不是回答我的问题。
  “花梨,你明天就离开这里,我会让人在我们进来时的那条路口接你,你的假期,应该跟着普通的朋友去逛街,或者去什么地方,而不是在这里。”
  我听出了他是在说一个决定,而不是一个意见。
  “降谷,安室先生,我出现在哪里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只要是我自己想,就没什么应该去不应该去的区别,更跟你的想法没有任何关系。”
  他却不理睬我恶狠狠的宣言,闭上眼睛闭目养神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你想做个普通键盘侠,结果遇上一群实干家。
?
?
第2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2)
  我看着躺在床上浅眠的男人,淡色的头发比起大学时长了一些,肩膀跟大学还是少年时一样,比起同龄人看起来总是单薄些,但我曾经看过这具躯体褪下衣服后的样子,也深知那流畅优雅的肌肉线条里包裹的力量远胜常人。
  想到曾经被他拥抱时充盈在身上的安心感,无法抵抗的诱惑让我屏息凑了上去。
  当碰到透比起我来略干燥些的嘴唇时,满眼的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他纤长的睫毛被我打湿后颤了颤,随着那双雾蓝色眼睛的睁开,我的泪就直接掉了进去,然后从他的眼角滑落,好像是这个神秘,自傲,又温柔又残酷的男人在跟我一起落泪似的。
  下一秒,一股称得上是凶狠的力量瞬间把我压在床铺上,零的左臂撑在我头部上方,使我不至于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上颚被轻舔的触感痒到我发疯,胡乱抓着他的背部。
  在我彻底软到在他怀里,发出示弱的呜咽时,唇上的攻击才渐渐平静了下来,零安慰性的舔舐过刚才被他□□过的地方,双臂搂着我翻身,让我完全压在了他的身上,轻轻的抚摸安抚着我。
  没了刚才铺天盖地的过于猛烈的压力,我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迷迷糊糊的又朝零的舌头舔了过去,他轻笑了一声,稍微用力吮了下我的舌尖,发麻的感觉让我清醒了些,后怕的收回了舌,讨好的蹭了蹭他光滑的侧脸。
  “真是个笨蛋.........”
  他笑的胸腔微微震动起来,磁性的声音让我忍不住把耳朵更靠近他些。
  什么网友,什么聚会,全都被我抛在脑后,我现在只想搞这个男人。
  “我们出去......等我处理了这件事,你在外面等我。”
  零轻咬着我的耳珠,含糊的声音里都是暧昧的暗示。
  等我们两个人能控制住不再对对方动手动脚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的事情了,零抱着我又操作了一下那个圆珠笔似的物品,从口袋中拿出耳机带上。
  “南野,听到请回话。”
  对方好像激动的大喊了一声,然后隐约有些笑声。
  “没什么事,让那几个小子闭嘴,这里情况我基本已经清楚了,你们明天先让一个小队的人到桥头那里去,我送个人出去。”
  刚才还性感在我耳边喘息的声音沉静的对部下做出各种部署,我感觉又要控制不住自己的了。
  他却推开了我,食指微微用力抵住我的额头,把我按在床上。
  我的身体渐渐冷了下来,等他拿下耳机重新看向我,沉凝的目光重新变得柔软温暖,我才开口问。
  “你是不是在做很危险的事?”
  零想再次握住我的手,我试着躲开,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随即强势的把手指插进了我的指缝里,脸上却温柔的微笑了起来。
  “花梨,你错了。”
  零剩下的话被吞没在巨大的爆炸声里,他马上把我护在身下,等到整个房屋的颤抖停止后才起身,飞快的穿上外套向外面走去。
  “你在房间里不要出去,我大概猜得到你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些人比你想象中疯狂的多。”
  当零彻底走出房门外时,转头对我笑了一下。
  “我不是在做危险的事情,而是在做能让你,让这个国家的人能安全的事情。”
  佐藤口中的□□,刚才巨大的轰鸣,能让零亲自处理的事情,我坐在床边感到一阵头大。
  加入这个小组是在我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没多久,日常在论坛上关心内阁又出了什么可以拎出来bb的操作时,佐藤这个被宅左和极右一起挂着嘲笑的奇葩倒霉蛋映入了我的眼帘。
  鉴于攻击佐藤的人里面有跟我互嘲过的乡民,我毫不犹豫的挥舞起了我的键盘,那天为佐藤奋战到了半夜。
  之后,这个后来据我观察常年被任意人士吊着锤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可怜佐藤,就黏上了我,不知不觉就到他的个人网站加入了他们小组,我在那里认识了更多撕逼能力负数还非要在网上激情四射的英勇人士,特别是年纪已经过了四十的渡边,正常聊天三分钟才打得出一行字,被骂时还会气的手抖,在推特上颤颤巍巍半天反击打出一段话,对面已经连喷他十条后把他屏蔽,堪称是给自己找气届的王牌选手。
  后来工作忙了,我逐渐退出了网络喷子界,把因为跟男友分手沉积在心里无处可发的怨气发泄在网上,甚至偏执的觉得是日本抢走了他,进而活跃在网络攻击日本zf这种事堪称一辈子的黑历史,最近这几年我更是想起来就无法直视。
  来参加这次聚会,实际上也是我想对那段日子的一个告别,在小组里认识的人其实没剩下多少了,这次见个面,把佐藤,渡边,爱奈这几个也算认识了很多年的人由网友变成现实认识的人,然后退出小组,这是我原本看到线下聚会公告时的打算。
  结果.........想给那段感情的后遗症说拜拜,却遇到了让我生病的正主。
  唇上还有些刺痛,一看到这个男人,告别过去的决心,答应妈妈的相亲,一切事情都被我抛到脑后了,我以为我在经历了那场荒唐的分手,以及这么多年的失联后,就算在街上来一场偶遇我也不会再有什么感觉,甚至可能认不出他,但看到奈理带来的人的第一眼,他用暗示的一瞥对我做出陌生的自我介绍的那一刻,满心的嫉妒和怒火还是燃烧了我。
  他又为什么要吻我呢,本来已经差不多忘记的熟悉的力度和味道,他现在没有女朋友吧.......要是有了女朋友还敢亲我,我就拿刀剁了他的东西。
  震动的手机叫醒了我的恋爱脑,爱奈的备注出现在屏幕上,我犹豫着要不要接通,在思考出结果前,嗡鸣却结束了。
  零在警察学校时就一直是第一名,参加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计划,学校连他的毕业信息都不会公示,这样的他负责的案子会严重到什么程度?
  意图危害公共安全.....恐怖活动........计划爆炸?谋杀政客?我才发现我一点也不了解我的网友,网络上的熟悉假到一戳就碎。
  现在,只能听零的在这里呆着不要去送人头,可能就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堪称本章精华的亲亲被和谐了,然后改了个眼睛颜色本来通过的内容又锁了QAQ
?
?
第3章 暴风雪中的混乱聚会(3)
  俗话说得好,作死乃人之本性,即使我知道待在房间里是最优解,也做不到整个别墅里只有自己像个路人一样冷眼旁观一切。

  我在房间里坐立难安,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事情,最后还是用手机对爱奈回拨了过去,没有打通,刚把拨号界面调到佐藤,手机信号却猛然变成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