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殉情不是好文明——倦鲤酱

时间:2019-10-03 08:41:03??作者:倦鲤酱
TAG:

?《[综]殉情不是好文明》作者:倦鲤酱

?
文案:
佛系少女迈入崩溃深渊,起因竟是——一个罪恶的漂流瓶?!
某女鬼小姐:都怪你,我的头发都被你吓掉了!
樱谷绫子:。
某精神病院不愿透露姓名的病人:医生,我的内脏不见了。
樱谷绫子:?
某绷带浪费装置:小绫子要和我一起殉情吗?
樱谷绫子:?!
一切结束后:
您的好友‘绷带浪费装置’向您发出殉情邀请——
YES or NO
请选择。
樱谷绫子:啧,所以说这一切都是漂流瓶的错啊。
被遗忘在角落的漂流瓶:这锅我不背=,=
●阅读小tips
◇第一人称日常系小甜饼OvO
◇时间线和逻辑混乱
◇评论【重音】和收藏是最大的动力
◇收藏专栏就可以包养这条鱼哦√
◇ooc请多包涵,给天使们三百六十度花式劈叉比心!!
?
内容标签:综漫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绫子,哒宰 ┃ 配角:接档文:[综]八等分的修罗场 ┃ 其它:
?
?
?
第1章 糖果瓶
  xxxx年5月6日
  我时常感到孤独,却从不向往死亡。活着就只是活着,这个词在我看来本身就不含实际意义。
  死亡之下的活着的意义——太宰先生所追求的,怕是很难找到了。
  说起来,我和太宰先生的相识是个奇迹——姑且这么说,太宰先生捡到了我陪小表妹过家家、所谓寻找心灵的挚友扔出的漂流瓶,当然事情的经过没这么简单。
  据太宰先生本人表示,当时他在尝试入水自杀,在河里独自沉浮的时候捡到了我穿过次元壁的漂流瓶,瓶子刚撞到他手上就被他的异能力——人间失格分解了。
  小纸条落在湿漉漉的手上,沾了水。太宰先生能通过被河水模糊的联系方式成功联系到我还真是不容易。
  转眼都认识两年了呀,还有一个多月就是太宰先生的生日,时间过的可真快。
  小表妹眼红我这么快就找到心灵的挚友,一度躲在角落里偷偷吃柠檬。恩,其实我对“心灵的挚友”这句很有疑问。
  ……
  …………
  最近莫名其妙出现糖果瓶子的频率变高了,太宰先生说这大概是我的异能力。
  虽然不太明白,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
  瓶子的样式精致小巧,但攒了一堆也让人很苦恼啊。
  5月6日啊……
  我合上日记本,掏出手机给太宰先生发条消息。
  【太宰先生发张照片给我吧?】
  我盯着手机屏幕,想想又加了一条。
  【外貌描述也可以w】末尾丢了张Q版小猫抱鱼的表情包。
  emmm…突然问起来会不会有点失礼?
  【太宰先生:照片呀…小绫子是想给我什么惊喜吗?】
  【太宰先生:猫咪追尾巴原地转圈圈.gif】
  【太宰先生:xxx.jpg】
  噫?
  我点开太宰先生发来的照片,黑发鸢色瞳孔的少年一身黑西装,脸上带着稚气。
  我大概知道男孩子自拍和女孩子自拍是有点区别的,但半边脸上缠着绷带照片还挑着从下往上的角度是认真的吗?从死亡角度还能拍的这么好看也是真的服气。
  【!!惊了,我的小伙伴居然这么好看!】
  【是生日礼物啦,不过暂时保密。虽然隔着次元壁没办法送到太宰先生手里,但我会好好准备der!】
  【太宰先生:是吗?我很期待。】
  【太宰先生:毕竟我也是青春美少女的心灵挚友嘛~】
  【太宰先生:小兔叽啃萝卜.gif】
  【噫!跳过这个梗我们还是好朋友!】
  毋庸置疑,我和太宰先生隔着次元壁,虽然太宰先生全名太宰治,但和我所了解的作家太宰治并不是同一人。
  本着对太宰治这个名字的敬畏,我对太宰先生一直做不到直接称呼名字。
  至于为什么可以隔着次元壁用line聊天,这大概是大宇宙的意志吧(摊手。
  去年太宰先生录了十篇睡前童话给我当做生日礼物,虽然内容被改的乱七八糟,剧情的转折能糊我一脸黑泥,完全不适合当代活泼可爱的女国中生。
  我拿着超轻粘土比对照片上太宰先生的肤色,决定了!今年就捏一个Q版太宰先生,然后再给太宰先生画张新头像。
  我樱谷绫子可真是个小天才^~^
  可惜生日礼物不能亲手送到太宰先生手上。
  我遗憾的摇头站起身,看着窗外灰蒙的夜景舒展身体。
  在孤寂的夜晚,我像是一个人走在雪地里,任由雪花飘落沾满一身,冷的淡漠。
?
?
第2章 酒水和雨水
  月亮被掩盖在云层后,光线迷离不清。薄薄的云层像是雾霭,灰扑扑的色调冷到窒息。
  Lupin酒吧的光线染着暧昧的昏黄,在靡靡的背景乐中只是坐着也感到安逸。
  灯光倾泻在太宰治的黑发上晕出柔软棕色,只是他身上的一身黑无论如何都遮不住本色。
  他无所事事的趴在吧台上戳着酒杯里冰块,鸢色的眼睛在昏黄的光线下空茫一片。
  “啊~最近真的好无聊啊织田作!”太宰治伸了个懒腰,撑着下巴歪头抱怨。
  被称作织田作的红发男人喝了口酒,思考片刻:“可以找点兴趣爱好?”
  “我的兴趣爱好是自杀啦!”太宰治转头又问,“安吾最近也是难得悠闲啊~”
  带着眼镜的斯文男人放下手上的番茄汁,推了推眼镜,吐槽欲暴涨:“自杀还能算做-爱好吗?不过最近倒是很少看见太宰你自杀啊。”
  “啊,这个嘛,毕竟有人在给我准备生日礼物,所以我还是先活到生日吧。”太宰治挠挠脸侧,鸢色的眼睛亮了起来。
  织田作看了太宰一眼,喝口酒,冰块撞击酒杯的声音清脆。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
  窗外突然下起了雨。
  我讨厌下雨,如果非得给个排名,下雨天能在我的最讨厌排行榜上排前三。
  雨不大,淅淅沥沥的雨声舒缓安逸,在寂静的夜里是最好的催眠曲。
  雨水会浇灭我原本就薄弱的意志力。
  我合上笔帽,甩甩和数学作业奋斗发酸的手,我顺理成章的把学习计划推后一天,翻滚上*床和柔软的被子相亲相爱。
  脑袋埋在被窝里,意识很快就在一片安适中飘远。只是我的运气似乎不太好,上天也不想让我睡个好觉,床头的手机响了。
  “喵~咪噜~”
  “……唔?”
  手机铃声是我撸学校周围野猫的时候录下的,平时萌吐奶的喵喵声传此刻居然有种魔音灌耳的感觉。
  真是够了,早晚有一天我会因为这个原因对猫咪丧失热情。
  行叭,铃声过几天就换。
  我挣扎着拿起手机,眼睛没有适应屏幕的光亮只能微微眯起。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绫子学妹!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
  我接通电话,对面的女声支吾着,尴尬的说不出话。
  我捋顺在床上拱乱的头发,思考片刻大概明白是个什么情况。
  无非就是国中女生的小心机,最后弄巧成拙搞出个烂摊子不好收拾,只能找个场外人员来充面子。
  “学姐有什么事的话请说吧,反正也才十点。”听声音是吉川还是吉岛学姐来着?算了,反正也不重要。
  我接着电话,顺手打开了床头灯。暖洋洋的光线充斥在房间里,我的冰凉指尖似乎都感受到暖意。
  “啊,好的!请学妹给这次的活动设计一下海报吧……”
  “好。”
  “多谢学妹!真的帮大忙了!”
  挂了电话,我随手把手机抛在被子上。
  虽然依旧很想睡觉,但脑细胞已经活跃起来。
  我揉着太阳穴,深深的叹口气。
  床边书桌上的数学习题册仿佛散发着死亡黑气,我拎起床头的大兔子丢在桌上,傻乎乎的兔子笑脸正对着我。
  像个傻子一样盯着兔子看了好一会儿,我也笑了。
  床头灯此刻不算明亮的颜色在这会儿居然有点刺眼,我默默的把关上灯,打开手机里太宰先生录的睡前故事。
  “大森林边住着一位樵夫和他的妻子。他们只有一个孩子,是个三岁的女孩……”
  忽略内容,光听声音和语调还是很有睡前故事的氛围的。
  没有插耳机,我调好音量外放。
  “小姑娘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人间的一片荒野中……”
  我把被子扯到下巴那,揪着被角闭上眼。
  雨声似乎消失了。
?
?
第3章 五月和风
  阳光正好,晨间的天空清透的像是能撒下水晶,微风沁着百合花的甜香穿堂而过。
  涂好防晒霜,我走到阳台,把快要败了的几朵花从花瓶里抽走,顺手理了理花瓶里其余花朵的位置。
  给太宰先生准备的粘土人已经做好了,还没有干透,现在放在干净通风的角落里阴干。
  桃井五月是学校篮球部的经理,平时周末都在安排训练菜单,这次难得有空。
  我站在玄关给桃井五月发消息。
  【我准备好了,马上出门w】
  【五月:好,那我也出门啦~】
  【五月:小绫记得带伞,过会儿太阳会很辣】
  我住的公寓与她家距离游乐园差不多远,同时出发刚好可以在游乐园大门那碰头。
  【知道啦,五月好爱操心。】
  【兔子跳钢舞.gif】
  【五月:是啊姐妹,为了你我年纪轻轻就长了皱纹嘤。】
  【噗哈哈哈哈…以后我会记得在家政课上给老姐妹儿做补品好好补补der!】
  【五月:那说好了,到时候我要点单!】
  【没问题!】
  我弯了弯眼睛,心情愉悦的把手机踹在兜里,楼下父亲安排的司机已经来了。
  路上不巧有些堵车,我比预计时间到的晚些。
  真糟糕啊,我一路小跑。
  远远的就看见粉发的姑娘朝我招手:“小绫!这里!”
  “我来了!”
  我喘口气抱住五月的手臂,“呼~我来迟了,抱歉抱歉……”
  “小绫不要急嘛,我才刚到。”今天桃井五月扎着双马尾,发圈上有小草莓装饰物。
  我拨下她的马尾辫:“好难得呀五月的双马尾,不过超可爱!”
  “是为了搭你之前送的项链啦,”桃井五月挑出脖子上的项链,“加上训练笔记小绫你送了我两份生日礼物哎!”
  我上下打量,满意点头,钴蓝色水晶和桃井五月的粉发很搭。
  “你也是啦,去年五月不是送了我两样嘛~兔子玩偶和练习了很久的手作蛋糕。”
  桃井五月卷卷马尾,不好意思的捂住脸:“只送娃娃感觉不够用心,光送蛋糕万一不好吃怎么办!”
  “我也是啦!训练笔记是我从以前的邻家姐姐晴子姐那拿来打印的,完全没出什么力。”
  我和桃井五月差不多高,很轻松的伸手转下她头上的发圈,让发圈上的小草莓朝上。
  “项链是我自己打工买的,款式超适合五月!”
  “嗯!我很喜欢!”
  “那我们走吧!”
  “好~”
  约会地点是新开的游乐园,摩天轮、旋转木马什么的我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今天来这里的重点就是为了体验一下据说超级恐怖的鬼屋。
  周末人流量大我有心理准备,闹哄哄的场景让我感觉不适,远看黑压压攒动的人头像蚁穴中忙碌的工蚁,嗡嗡的人声吵的脑壳疼。
  在这里扔颗炸弹,他们是不是会和扑棱的大白鹅一样“嘎嘎”四散逃开?
  我趴在桃井五月的肩上,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排队等待很久,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从鬼屋出来,我和五月都很失望。
  没有被吓到哇哇乱叫,也没有缩在原地瑟瑟发抖,我们俩一路挑剔着鬼屋设施安安稳稳的走了全程。
  “虽然道具还算精致,但完全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设计呢。”
  “呜哇~好失望!”
  “五月,接下来玩什么项目呢?”我翻着手上的宣传单,把决定权交给刚过完生日不久的大寿星。
  “emmm……”五月点点宣传单上的图片,“先去吃午餐,然后峡谷漂流,时间还够的话再玩一次过山车怎么样?”
  “没问题!之前做攻略的时候看见一家自助餐评价超高!”
  自助餐吃的很满足,峡谷漂流也不负众望。汹涌的水声在耳边回荡,心中沉闷的疲惫骤然消失。
  哗~噗!
  我和桃井五月坐在漂流船上被水溅了一身,现在的阳光和清晨的微熙的光线不同,火烧烧的,但照在沾水的皮肤上很舒服。
  “呼~”
  我们晕乎乎的从漂流船上下来。漂流这个项目出乎预料的火热,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排队。
  作为一个安静的如非必要从不出门的美少女,不能太强求我的体力,我伸个懒腰抱住五月:“好累啊!”
  “过山车等一下再去吧,”桃井五月摸摸我的头,体贴的调换游玩顺序,“先去水族馆怎么样?”
  “好~五月先去排队吧,我去买冰激凌。”
  “嗯!”

  我顺着小路往刚刚看见的那台冰激凌车走去,天色有点暗了,天空中的蓝色色块堆叠,天际线下是华丽的城堡,明黄色的灯火绚丽浪漫。
  诶嘿,有点好看,等下和五月去那里拍照吧~
  我这样想着,脚步轻快的往前走。
  “砰!”
  “咚!”
  木棍敲击后脑勺的闷响很有辨识度,我停住脚后退两步小心躲在墙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