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BG同人

[综]少女终成王——衡暮暮

时间:2019-09-24 08:21:20??作者:衡暮暮
TAG:

?  书名:[综]少女终成王

  作者:衡暮暮
  文案:
  你出生在全民有“个性”的时代,却被一块石板选中。
  伽具都的半身,天生的王权者……你从旁观者到参与者,为守护而战。
  有人将你拽出守护所,欺骗你的情感;有人伤害你放在心间的家人,嘲讽羞辱;你终于无法忍耐,打破界限。
  燃烧着火焰的剑狠狠将人对穿在墙壁上,血液溅了你一身。
  “你以为我是谁啊!渣滓!”
  剑身直接在他体内翻转。
  “我可是第三王权者,赤王!”
  cp:尊哥。
  注意:本文新人第一篇文,感情戏写的不是很好,请多多包含。
  【请看扫雷!】
  *私设如山,bug遍地走,别对比原剧情。
  *第二人称视角,文章慢热,时间线随剧情安排,不考究。
  *苏文设定,正文已完结。
  *拒绝ky谢谢,拒绝在文底下刷非bg对![高亮!]本文bg!
  内容标签:综漫 海贼王 少年漫 我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你 ┃ 配角:小英雄,头顶剑,蜘蛛等等 ┃ 其它:成长向
?
?
第1章 0 章(小修)
  “唔啊~今天终于拿到我新买的《大剑》全集啦~”你迫不及待的就在回家的路上拆起了快递,就算早已在网页上看完了大结局,也依旧想要买正版的全集作为收藏,这可是作为一枚资深大剑粉最基本的敬意呀。
  “嘿嘿,能在毕业前夕带你回家也超棒哇。”
  绿色包装袋有一处被胶带卡住,你用力扯着,结果用力过猛使得附赠的小卡片随着胶带的猛然破裂飞了出去。
  “唔啊!我的宝贝!”你下意识伸长手想要在它落地前接住,却被它带着往前走了好几步。当你安心的接住它松了一口气时,耳边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唉……?
  你转过头的视线并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什么,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光亮消失的最后,貌似还有着无边的鲜红,以及伴随着的,大概是疼痛……?
  ****
  ****
  ****
  “嗯?”
  一个人停下脚步,冲天炸起的红发和狠厉的眉眼昭示着此人的危险,更别说跟着他身后的都是纹满纹身,头发五颜六色的社会青年们。
  有个人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问着他。
  “王,怎么了么?”说话的应是后面推出来的代表,名为五田元狼。
  “石板剧烈的波动,圣域不受控制的想要张开……呵,有意思。”男人脸上露出疯狂的笑容,红色的眸子中透露的是满满的恶意与兴趣。随身燃起来的火焰和方才的话语,昭示着这个人,是当今的第三王权者,赤之王,迦具都玄示。“明明我就在这里,却感觉达摩克利斯之剑想向那间废墟里的另一个人移去,真是,太有趣了哈哈。”
  “什么?难道是权外者?”五田元狼随即将目光转向那堆废墟,恶狠狠的来回扫视着,“让我们先去看看吧,王。”
  “不,实在太有趣了,我倒是想亲眼看看,能引起石板共鸣的人啊……”迦具都玄示说着,脚步一转,向小巷子里走去,“想要亲手撕碎他啊,哈哈哈哈。”
  灼热的火焰直接焚烧干净挡路的碎石块,为进入废墟的一群人清理出一条干净宽敞的道路。
  一群蠢蠢欲动摩拳擦掌的人,凶狠的盯着前方,仿若只要王的一声令下,他们下一秒就能冲上去撕碎出现的人。
  然而,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躺在巨大血泊中的,铂金发色的小孩子。
  是的,小孩子。看身形,大概三四岁的样子。
  他们愣住了,就连最前方的领头人,也顿住了脚步,诧异的看着地上不知生死的小孩。
  “哈……?”迦具都玄示扫视着小小的身影,不敢置信引起刚才轰动的,是这么个小孩。
  随后,他看见地上的小孩指尖动了动。
  “啧……”迦具都玄示上前蹲在小孩身前,伸手向她的心脏摸去。
  接触到的瞬间,王的圣域猛烈的以二人为中心张开,赤色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稳稳的立在天空中,直直对着的,却并不是迦具都玄示一人。
  迦具都玄示收回手臂,反复张握了下手掌。
  ——赤之王的力量,确实还是自己掌控着的。
  ——但是……
  他再次看向眼前的小孩,刚好和她微微睁开的银瞳对上。
  ——王权……分开了。
  ——那一半狂躁不安的力量,融合进了这个小鬼,留下的安稳的仿若不像第三王权者该有的力量。况且,圣域有一半,是小鬼张开后融合在一起的。
  赤色的王座,坐着的,是两个人。
  “……王?”五田元狼轻声喊道,圣域和王权的变化,身为氏族的他们,自然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这小鬼要……”
  “不。”迦具都玄示伸手抱住地上的小孩站起身,丝毫不介意被弄脏的衣服,“带回去,治好这小鬼。”他率先走了出去,“毕竟,从今往后,她即是我的半身啊。”
?
?
第2章 1 章
  嘈杂的声音窜入耳中,回响在你的耳边,你不满的皱眉,没法继续睡下去了。被吵醒的无奈使得还未清醒的你留恋的蹭蹭身下柔软的被褥,朦胧的意识渐渐回笼。
  ——等等……我貌似,好像……
  之前的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你吓得猛地一睁眼,坐了起来。
  “哟,醒了么,小鬼。”沙哑粗犷的声音从右侧传来。
  你转头看去,是个叼着烟,满脸写着“我不好惹”的陌生男人。你的目光移至周遭望着你的人,依旧没有一个认识的。
  “啊……”你有些不懂现在的状况,无意识的歪歪头,却被掉下来的铂金色发丝吸引了眼球。
  “唉?”
  ——怎么回事?
  你要伸手将头发拨至胸前时,却被自己小小的白嫩手掌惊住。你气息不稳的想要尖叫出来,
  可是未发育完全的嗓音听起来只像小猫般糯糯的哀嚎。
  “镜子!谁给我个镜子!”
  在递过来的镜子中,你看清了你现在的模样。
  ——这不是,缩小版的迪妮莎么?!
  作为资深大剑粉丝的你,自然把核心人物早就清晰的刻画在脑海中。
  ——但是,太小了呀,迪妮莎也不是从小就变成这副银眼魔女的样子的。
  你下意识摸向你的腹部,却没有半人半妖应该有的那道,狰狞的手术伤痕。
  ——怎么回事?
  你想起大剑的设定,想要调动体内的妖力。
  这好像是天生的,你就知道要怎样调动那股不知名的力量的流动。银瞳转瞬变成金色竖纹的妖瞳。随着妖力的放出,阴狠暴躁的妖力肆虐着你的神经,但一股赤色的领域也随之张开,炙热也同样狂暴不安的力量却很好的相抵着妖力的阴狠。有种莫名的平衡在体内形成。
  “喂,小鬼。冷静一点。”温热的手掌抚在头顶,胡乱揉着,“把圣域和你的力量收起来,这样下去房间会塌的。”
  “圣域……?”你脑海中,不知何时存在的有关于“德累斯顿石板”和“王权者”的知识冲击着你的世界观,你结合现状,思维飞速运转着。
  ——穿越了?!
  ——这是哪个世界?
  ——原本的我,死了么?
  ——emmm……突然感觉自己,好厉害的样子哇。
  “小鬼,名字?”
  “……”迪,迪妮莎?算了好羞耻,我可是中二毕业了的“成年人”!
  “家在哪?”迦具都玄示想起捡到你的那片废墟,“啧,算了。以后就跟着我。”
  “没有名字,就叫迦具都玄礼。”
  “我是第三王权者,迦具都玄示。”
  “你是我的半身,世界给我惊喜的礼物啊。”
  “我会保护你的。”
  “再睡一会吧,小鬼。你休息还不够。”
  “啊……”你还没反应过来这一连串的决定,就又被摁进被褥中。温热的手掌胡乱拨弄你的头发,你看见迦具都玄示带人退出房间,有个肌肉男还偷偷转身朝你露齿邪魅一笑,才挥挥手离开。
  你被那狰狞的笑容吓得往被子中缩了缩。
  随着门带上的声音,那群人的脚步声也渐渐消失。
  “我这是,变成迪妮莎了哇。”你开始仔细整理目前的状况。“原本的我,应该出车祸了?好狗血的剧情,死亡穿越什么的。”你蜷缩起你小小的身体,“迦具都玄礼么……唔,好拗口。”
  ——但总归,有个容身之所。
  ——既来之则安之吧。
  ——运气好好呀。
  被暖意阵阵侵袭的你,又没忍住睡了过去。
  ****
  ****
  ****
  你穿着黑色短袖和白色运动短裤,脚上登着红色的球鞋踩在他们送你的崭新滑板上,上面被五田元狼喷漆上炼狱舍的标志,是左边小腿上露出的纹身放大版。你沿着街道悠闲的滑行,吹过的风撩起你细碎的铂金短发,口袋里塞着迦具都玄示给你的卡。
  没错,短发。
  一群大老爷们全是直男,觉得王的半身应该和王一样霸气侧漏帅气无敌,咔咔给你剪了短发。
  你和他们相处的这半年以来,明白他们没有恶意,对你其实也是特别关心和爱护的,只是大概没养过女孩无从下手,就当男孩子养了。并且,在发现你身体素质特别优秀,训练很上手的情况下,干脆连那一点点的心虚愧疚也消散了,把你直接当成了他们的小少爷。
  ——王的半身嘛,叫王子太羞耻,就叫小少爷吧。
  = =##
  ——清醒一点,我是女孩子啊女孩子!
  你叹了口气,感觉和那群在某方面特别执着的大老粗们计较,简直是浪费时间。
  另外,训练是你自己要求的,你觉得不能对不起你的妖力,况且还是你一直做梦都在垂涎的NO.1微笑的迪妮莎的力量啊!而且,赤王的力量也需要好好掌控,做事残暴张扬的他们,简直就是最好的训练对手。
  今天,他们让你自己出来玩,迦具都玄示也表示了这次不想带你一起,他们炼狱舍这次要处理的很危险,不想带着小孩子的你。但是,但是啊,他们丝毫没有觉得让一个和滑板差不多高的孩子自己在街上转悠,才是比带走去看要被马赛克的场景,一样的危险好么!
  你内心无力的默默吐槽,精致可爱的脸蛋映在路过的玻璃上,冷冽的银瞳却没体现出内心的跌宕起伏。这大概是身为银瞳战士自带高冷BUFF!
  你滑着滑板,跑神的内心再天马行空,没注意前方路人默默避开的一群青衣服。
  “砰。”
  “唔啊。”你反应极快的稳住了身形,连伸过来想扶住你的手都没有碰到。
  “对不起。”你踩着滑板退后一步,向他道歉。却懒得抬头看他。
  耳濡目染,炼狱舍那张狂残暴的处事风格到底是对你有些影响,加上你本身半妖的血统的侵染,傲慢就这样一点点在你的性格中体现出来。
  你不屑于去看这个不小心碰到的路人甲。
  道个歉都很满意了。
  你随后就要控制着滑板,绕开这挡着你的庞然大物们。
  ——矮子伤不起!
  然而你没想到的是,眼前被你撞了的人,屈身蹲了下来,棕色的眼眸和你出现在同一水平线上。
  ——???
  你看向面前的人。
  柔顺的棕色长发,温柔的笑容对你散发着好意。
  ——谁?
  直到你看见他的制服,青色制服,腰间别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纹路的长剑。结合之前听过的消息,
  ——这是……
  “青王……羽张迅?”
  得,炼狱舍死对头。
  你快速向后退了几步,踩在滑板上的脚却隐隐用力,赤色的力量在脚底若隐若现。你准备看情况不对,先全力跑。你还没有自大到觉得自己现在能和王权者一对一,况且,眼前的还有他的氏族们。
  “呀,你好呀炼狱舍的小少爷。”羽张迅毫不在意你的敌意,软软的朝你笑着。“哇,没想到今天能偶遇到传闻的小少爷,很开心呢。没想到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呀。”
  “……唉???”你完全愣住了,脚底的蓄力也停下,这个人一眼就看出你的身份和性别,你无意识呢喃出声,“透视眼……?”
  “哈哈,不是的哟。”羽张迅开心的笑着,趁你还在呆愣将你从滑板上抱了起来,“果然是赤组啊,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要不要带你去买点小裙子呀~感觉小少爷你穿起来,肯定很好看的!”
  还不等你回复,羽张迅身后一个戴眼镜的青年无奈的说:“别胡闹啊,王。这是你能说带走就带走的么,回头炼狱舍又要和我们打起来的啊。不要制造无辜的战损呐。”
  “哈哈,善条,别这么严肃嘛。”羽张迅把怀里的小孩放在自家副手的怀里,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抱好的样子再次笑出声,“看呐,在那个炼狱舍也会有这样精致可爱的小孩,感觉整个赤组画风都要不一样了啊。”


  你这下反应过来,狠狠盯着和你对视的青年,想要硬声硬气的放话,最终说出来的确实细声细语。
  “喂,放我下来,青衣服。”
  还未等他有所动作,旁边又传来相似的惊呼。
  “哇哦,这就是石板选出的另一个赤王?”深栗色头发的青年走近,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