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台湾小言

娇宠继皇后——朱轻

时间:2018-11-01 11:03:15??作者:朱轻
TAG: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
《 娇庞继皇后 》 作者∶朱轻
?
【出版日期】 2017年9月25日
【出版社名称】 喵喵屋
【书系及编号】脸红红BR964 ??
?
?
【内容简介】
她求神,求个一世良缘,京城皇帝却来毛遂自荐;
他问卜,问她给不给娶,官家小姐凉凉说她不嫁。
?
何玉玉是个老姑娘,为了守母丧,被未婚夫退婚,
二十一岁还找不到婆家,急得何父都愁白了发。
身为官家小姐,何父找来相亲的对象可都是四品官家公子,
可那些她相完亲还没来得及提亲的公子,
前脚才踏出何府,后脚就被皇上指婚,
何玉玉相一个,皇上就赐婚一个。
这回,何玉玉相了个棺材店铺的牙入流商户,
皇上竟没了下文,气得何父差点气昏,这不摆明不许女儿高嫁吗?
这位比个妇道人家还小心眼的皇帝,不知是否良心发现,
先是打压又给赏赐,宫里宝物一件一件往何府搬,
吓得何父心肝儿颤啊颤,哪还有心思替女儿谋亲事。
何玉玉心道,她这老姑娘许是碍着皇上,她不嫁总成吧,
可阴晴不定的皇上又来赏赐了,一道圣旨赏她入宫给他当媳妇儿。
?
?
?
第一章
?
这一日,万里晴空,天气甚好。
?
何府里的后花园,一群女眷在后花园里玩耍,尚书府的千金何玉玉招呼侍女们上茶点心瓜果,热情地招待着女客们。
?
“玉玉,快别忙了,过来坐坐吧,咱们好好聊会天。”远房堂嫂林氏打量着何玉玉,越看越满意。
?
何玉玉应了一声,走到林氏旁边坐下,笑容淡淡,“多年不见,嫂子还是这般漂亮。”
?
林氏掩嘴笑道:“老了、老了,都两个孩子的娘了,哪里能跟三年前比?”
?
何玉玉笑而不答,玉手执壶,为林氏倒了一杯茶水。
?
“今儿我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想问问你,上回你在我家里见到的那位魏公子,玉玉觉得如何?”
?
何玉玉含笑摇头,“不合适。”
?
林氏脸上一滞,笑容便有些挂不住了。魏家是林氏的远房亲戚,林氏得知夫君的堂妹何玉玉替亡母守克孝回来之后,便动了心思,想来说亲。
?
何尚书听说这位魏公子不识半点字,便不大看得上,直接拒了。林氏不死心,又假意去何府找何玉玉里玩,趁机让何玉玉与魏公子见上了一面。果然,那魏公子一见何玉玉便相上了,对林氏又跪又求了,还许了不少银子,托她一定要做成此事。
?
林氏顿了顿,冷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那魏家有的是钱,你一嫁过去就当正房奶奶,呼奴唤婢、穿金戴银,还能吃香的、喝辣的。且那魏公子与你年岁又相当,既不嫌你退过婚,也不嫌你是个老姑娘,他到底哪里不好了?”
?
其他人纷纷附和,把开棺材铺的魏家给夸得跟天下第一好似的,仿佛何玉玉不嫁他,就跟犯了滔天罪行一般。
?
“没说魏公子不好,只是那一回见了,我与他也说不上几句话……嫂子的心意我领了,只是这终身大事还得谨慎。”何玉玉略解释了几句。
?
“那还不是……你看不上他?”林氏气得胸部起伏不定,她盯着何玉玉道:“你该不会以为你还能寻更好的婆家吧?你一个克死亲娘的丧门星,有人敢娶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以为自己是谁呢。”
?
众人见这对堂姑嫂竟有要争吵的意思,不好再劝,纷纷寻了个由头走开,要嘛去看鱼,要嘛去赏花,亭子里便只剩下了林氏和何玉玉。
?
何玉玉杏眼圆瞪,简直不敢相信林氏会说这种话。
?
林氏继续道:“魏家家世清白,魏公子年轻有为,哪一点配不上你?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老姑娘,就是白送给人,人家都不敢要!哼。”林氏骂爽了,站起身,昂首挺胸地往外走。
?
何玉玉这时才反应过来,气得冒火,什么鬼啊这是!
?
林氏一想到要把手里的钱还回魏家就火冒三丈,她又折回去冲向何玉玉吼道:“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
何玉玉怒极反笑,“孤独终老也比嫁一个卖棺材的好。”她好歹是官家小姐,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不入流的商贾?还有,她林氏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远房堂嫂,有什么资格骂人?
?
林氏讥笑道:“那你当心死了也没棺材装,京城卖棺材的都是魏家的朋友。”
?
“不劳你操心。”
?
林氏转身走了,她头昂得可高了,就跟战胜的公鸡似的。
?
其他人围了过来,安慰何玉玉,但是明里暗里都在劝她眼光不要太高,魏公子已经很不错等等。
?
何玉玉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根本不是她心来安慰她的,而是来看她笑话的。
?
说来也是奇怪了,上些日子,她父亲找来相亲的对象,最低也是四品官家的公子,每次都是见完面就没了下文,据她父亲说,她见过的那些公子哥,回去之后不出两日就会被皇上赐婚,无一例外。
?
她父亲被气得不行,当然她也是一样,总觉得……这皇上是故意的吧,不许她嫁与高官之子?所以她父亲相上一个,,皇上就给对方赐婚一个。可到了这之相亲,对方是个不入流的商户,皇上居然没动静了?
?
这下子,就算不暗世事的她也算看出点门道来了,皇上这是忌惮父亲了吧?哎,这个皇上,还真是心胸狭窄呢。何玉玉正打算让人送客,她父亲身边的管事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
何玉玉问:“有什么事?”
?
管事满脸红光,笑容掩都掩不住,他道:“恭喜小姐、贺喜小姐,宫中有赏赐下来,小姐快随我去领旨吧。”
?
何玉玉愣住了,刚想着皇上呢,结果宫里就来了赏赐。玥说了,宫里的赏赐都是给父亲的,管事为何要恭喜她?她又问道:“父亲呢?”
?
“大人正陪着夏总管聊天等小姐呢。小姐,咱们快去吧,怠慢了可不好。”
?
何玉玉哦了一声,跟着管事走了。
?
这该不是何玉玉给自己想的脱身之法吧?其他人面面相觑,然后跟了上去。
?
* * *
?
何府外院大厅,何尚书正陪着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夏公公聊天。
?
见何玉玉来了,夏公公连忙起身,向她行了一礼,“见过何家小姐。”
?
“夏总管客气了。”何玉玉回了一礼。
?
“接旨吧。”
?
何尚书父女两个领着何府所有奴仆跪下,夏公公走到上首,清了清嗓子,从小太监手里拿过了圣旨,展开,宣读了起来。
?
何玉玉听了半天才明白,大约是夸她待母至孝,感天动地,因此特赏赐牌坊一座以彰其行,并供天弄人学习,另有赏赐若干。
?
她替母亲守孝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宫里为何要赏?何玉玉糊里糊涂地接了圣旨,湖腹疑问。
?
何尚书也一头雾水,他拉着夏公公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
夏公公笑咪咪地拍了拍何尚书的手背,神秘地道:“放心吧,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大人只管再等等,稍后便能知道其中原委。”
?
“这、这……什么事现在不能说啊?”何尚书追问道。
?
夏公公笑着摇头,“大人等着吧。”
?
送走夏公公,何府父女两人看着桌上的赏赐,面面相觑。一对罕见的龙凤戏珠的血玉镯子、一对白玉珏的双鱼佩、一对金枝牡丹对簪……赏赐太多,简直撩花了人眼,却让人高兴不起来。
?
那些跟上来看热闹的三姑六婆们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乖乖,看来皇上还真是很重视何家,和这位何家老姑娘的嘛。众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
何玉玉正惊疑不定,也不耐烦招呼他们,挥挥手,让管家送了她们出去。
?
待送走了那些女眷,何玉玉扯着她父亲的袖子就问,“父亲啊,你立了啥功了?”
?
何尚书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最近虽然公务繁忙,可这都是父亲应该做的份内之事啊,而且瞧瞧皇上给的这些赏赐,似乎不是给我的,而是给你的。”
?
闻言,何玉玉被吓了一跳,父女两人再拿了礼物单子过来细细一看,果然以女子的饰物居多。这到底是怎么事啊?这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却随随便便就赏给了她,而且随便一样都是成双成对的。无功劳,却受如此重赏,绝对有问题。
?
然而,还没等父女俩回过神来,府里就又来了个挺着个大肚腩的胖太监,说这回是太后娘娘命人送来的赏赐。
?
何尚书带着何玉玉接了旨,又送走了胖太监,父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脸懵懵。
?
“父亲,难道是……咱们大越与南魏国已经开了战,我大越国已经战败了吗?皇上与太后这意思是要封我为和亲公主,然后远嫁藩国吗?”何玉玉顿时脑补出了一场宫廷之内,尔虞我诈的大戏。
?
何尚书皱眉,“别胡说,如今我朝四海升平,哪来的两国交战。”话虽如此,可他也觉得甚是奇怪。
?
“您去打听打听吧,问问晋王爷也好。”
?
“至爷没空,最近正恨着娶那位姜大小姐呢。”
?
“那您想法子去别处打听打听吧。”
“嗯,明儿我下了朝,再问问人。”
?
只是到了第二日,宫里陆续又有赏赐下来,这次是启祥宫的赵太妃、华仪殿的董太妃、以及各宫太妃和后宫妃嫔们赏赐的东西。
?
父女两个彻底懵了,宫里这是有钱没处花吗?
?
“父亲,我害怕……”何玉玉眼巴巴地看着何尚书。
?
何尚书苦着脸,“父亲也害怕,上回见了皇上,实在没忍住又问了一回。”
?
“那皇上到底怎么说啊?”
?
何尚书苦了脸,“只让咱们安心收着就是。”
?
“莫不是皇上要对晋王动手,要父亲做内应?”何玉玉脑洞大开。当时中秋宫宴之事她也牵涉其,皇上丢了脸,废了爱妃肖淑妃,砍了肖家许多脑袋,而始作俑者便是皇上的叔叔晋王。而何尚书各来与晋王交好,晋王也对他信任有加,选他来做内应最合适不过。
?
何尚书吓得脸都白了,一记爆栗子敲在何玉玉的额头上,“别乱说话。”
?
“那您说说,咱们家有什么值得皇上、太妃们这样重赏的?您别说守孝啊,全天下为亲长守孝的人多了去了,为何只赏女儿一个?”
?
“肯定不是,晋王已经进宫了。”何尚书隐隐有个猜测,不过他觉得这个猜测不靠谱,所以不提。
?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何玉玉要被这热家的哑谜折腾疯了。赏赐太多,何府的仓库都快装不下了。最主要的是,每次的赏赐都闹得很大,家里忽然多了这么多宝贝,要是引来盗贼什么的,多麻烦啊。
?
“再等等就知道了。”何尚书安抚快要炸毛的女儿,“总归不可能是坏事。”
?
何玉玉的心里越发没底了,给了这么多赏赐,都是以佩服她的行为名义,该不会是想把她做成金身,然后拿去全国各地展示吧?
?
又过了几天,谜底终于揭晓,太后下懿旨赐婚,替当今皇上求娶户部尚书何大人的千金何玉玉为继皇后。
?
“父亲,这一定是陷阱,女儿不能嫁。”何玉玉被这惊天大馅饼给砸懵了。
?
何尚书红光满面,心情愉悦,“拿皇后之位当陷阱?古往今来,闻所未闻。”
?
何玉玉明白她父亲说得有理,但是她就是心里不安啊,她一个克死娘亲,白送都没人要的老姑娘,竟然还有这份福气吗?
?
“大约是你母亲显灵了,让皇上对你一见钟情,还硬要娶你做皇后。”
?
“父亲。”何玉玉不满地道。
?
“好了、好了,说正经的,父亲觉得这样很好。”何尚书高兴够了,慢慢平复心情。他叹了叹气道:“林氏说的那些混帐话,父亲已经知道了,你别往心里去。这世上俗人、蠢人太多,让你嫁给谁,父亲都觉得委屈了你。”
?
何玉玉道:“好吧。”跟嫁给棺材铺家的公子相比,这赐婚就算是陷阱,她也认了。
?
过了不久,宫里随后派了四名教导嬷嬷来何府,对何玉玉进行紧急培训。
?
婚期定在三个月后,时间上算是非常仓促了,也因此招了一些闲言碎语。比如有人说继皇后到底只是继皇后,无论排场还是宫中的重视程度都无法与先皇后相提并论。直白点就是说,宫里对何玉玉这个继皇后不重视,随便娶了也就是了。

?
据说先皇后从赐婚到大婚,足足准备了两年,而这继皇后才准备三个月,确实是太仓促了。对这事情,何尚书心中隐有遗憾,但是也没有办法。
?
这段日子,何玉玉埋头苦学宫廷礼仪和规矩,何尚书则整理家产准备嫁妆,何府每个人都忙到脚后跟打后脑杓了。
?
* * *
到了大婚的这一日,前来围观何玉玉大婚的人把何府周围的巷道都挤满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