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娇宠卿卿——眠风枕月

时间:2019-10-05 08:53:38??作者:眠风枕月
TAG:

?  《娇宠卿卿》作者:眠风枕月

  文案:
  卿卿生于乱世,父亲是一州刺史,手握重兵,所以还算千娇百宠的长大。
  奈何一朝兵败,卿卿一落千丈,沦为俘虏,被献给了敌军主将姬行云。
  传闻,姬行云暴戾阴鸷,嗜血成性,杀人不眨眼,送到他房里的女人第二天早上都被拧断了脖子,死状惨烈……
  是夜,卿卿抱着被子,瑟瑟发抖的看着眼前皮相俊美的男人,眼泪哗啦啦往下流,“你直接杀了我吧!”
  男人一声冷笑,杀她?他怎舍得杀了她。
  自从两年前看了她一眼,那琼姿花貌,姣美不可方物,实在叫他魂牵梦萦,朝思暮想,念念不忘。
  后来,卿卿不仅脖子没有断,还被那个人人畏惧的男人捧在了心尖上,宠进了骨子里。
  阅读提示:
  1V1,女主最美,男主最强,并且身心只有女主,【女主爹自己病死的,没有杀父之仇】
  架空,架空,架空,勿喷勿杠,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卿,姬行云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房门吱呀的一声被人推开,伴随着刺眼明亮的光线,一个中年男人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他上前询问:“小娘子考虑得如何?”
  卿卿正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面如死灰,眼中含着泪水,死死抿唇,不肯开口说话。
  孙英迈步走到跟前,屈膝蹲下与她平视,劝说道:“小娘子何必这么想不开,你生得如此美貌过人,若是肯去服侍大都督,或许今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如若不肯,我便将你扔去犒赏三军,到时候千人骑万人跨,你才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若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孰轻孰重吧?”
  她口中的大都督,指的就是魏国统帅三军的主将姬行云,是魏王的外甥,颇受魏王重用,令他统领兵马,据说他骁勇善战,所向披靡,有着魏国第一猛将之称。
  卿卿早就听阿兄说过此人,说他性情暴戾,嗜血成性,屠城都是家常便饭,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只叫人人闻风丧胆。
  就是他,此番率领北魏五十万大军兵分三路南下,一举攻破兖、豫两州。
  卿卿的父亲便是在这场大战之中,心力交瘁,旧病复发,吐血身亡,临死前将一切交托给了阿兄,阿兄年轻气盛,一时冲动出城迎敌,最终也是一败涂地,南阳城破,阿兄战败不知所踪。
  本是出身陈留名门望族,父亲阮武是兖州刺史,手握重兵,乱世之中尚能保全,所以卿卿还算娇生惯养,衣食无忧的长大。
  奈何父亲一朝兵败,族人抛下她四散逃去,只剩她孤身一人,无依无靠。
  原本是不愿落入敌军之手,想要悬梁自尽,以保清白。
  奈何阴曹地府不肯收她,她上吊的绳子断了,摔下来撞到头,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魏军已经攻入南阳城,占了阮府,她也已经沦为俘虏,被囚禁在暗室之中,不见天日。
  眼下,母亲早亡,父亲尸骨未寒,兄长生死未卜,亲人弃她而去……她落入敌军之手,沦为俘虏。
  原本卿卿没交代自己的身份,奈何这孙英急攻进切,也不管她什么身份,就要她冒充阮武之女,还要将她献给姬行云邀功。
  卿卿身不由己,别无选择,怕被扔去给那成千上万的魏兵糟蹋,即使百般不情愿,也只能微微点点头。
  孙英满意的一笑,“想通了就好,别白费了这一副好皮相,起来,去沐浴更衣。”
  卿卿缓缓站起身,一步步离开了暗室,由婢女带着前去沐浴更衣。
  被俘虏至今已有数日,卿卿一直被单独关在这黑暗无光的地牢之中,未曾见过阳光。
  刚出来的时候,秋日温暖明媚的光线照在身上,驱散了一身的寒气,还觉得有些刺眼。
  待适应过来之后,她仰头望着久违的蓝天白云,却心下惆怅。
  也不知现在阿兄身在何处,是否还活着,这世上唯一让她牵挂的亲人,唯一让她活下去的希望,恐怕只有阿兄了。
  卿卿就这么被带到了某个房间之内,两名婢女已经为她准备了饭菜,备好了沐浴的热水,还有换洗的衣裳首饰。
  婢女还道:“先吃些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给大都督献舞。”
  卿卿蹙了蹙眉,“要献舞?”
  她解释:“此番魏军大获全胜,特设庆功宴席,需要些舞姬前去献舞,为大都督助兴,到时候你便混在舞姬之中……庆功宴还有几日,你若不会跳舞,让人教你也来得及。”
  孙英意思是让她先去给姬行云献舞,若是姬行云看上了她,自然会收了她,若是没看上,她又不知该是何等命运?或许是赏赐给哪位将军,又或许被孙英强占,或者变卖为奴为妓,又或者……犒赏三军?不管哪一种结果,对她来说都是生不如死的。
  因为这几日都是给她吃咬不动的窝窝头,卿卿牙都快碎了,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原本有些婴儿肥的脸蛋活生生瘦了一圈。
  如今有大鱼大肉摆在面前,傻子才不吃,她就是死也不想做饿死鬼。
  吃完了饭,前去入浴。
  楠木的浴桶,清澈见底的水面上撒着各色新鲜花瓣,伴着缕缕芳香,热气腾腾,如烟如雾。
  婢女在一旁伺候,只见浴桶中沐浴的少女,青丝如瀑挂在背上,水中的曼妙身形若隐若现,肌肤嫩得好似能掐出水来,一举一动都显得娇娆动人,即使是个女子见了都不禁心生悸动,换成哪个男人见了那还了得?只可惜,怕是要糟蹋在大都督手上了。
  要去献舞的除了卿卿,另还有几名舞姬,还有人专门排练她们跳舞。
  这几日,大家凑在一起的时候,便经常听其他舞姬议论那姬行云,说是,“我刚刚听人说,大都督长得青面獠牙,虎背熊腰,丑陋至极,而且还有个可怕的癖好!”
  “什么癖好?”
  “听说他力大无穷,不知轻重,送到他房里的女人第二天早上都是被拧断了脖子扔出来,上了他的床就没有一个能活着下来的!呜呜,我好怕,万一我被看上了怎么办……我宁可一头撞死,也比被折磨致死要好!”
  另一名舞姬指了指卿卿道,“你瞎操心什么,那位小娘子生得那般好颜色,就算大都督要看上也是看上她,轮不到你。”
  “可是,万一一个不够?不然怎会准备了这么多人给他挑。”
  几名舞姬听闻,一瞬间脸色都苍白了几分,一时间人心惶惶,坐立不安。
  因为她们说话也没有刻意避开卿卿,所以卿卿听得一清二楚,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是相信的,毕竟以姬行云在外头这种恶名,干出什么禽兽的事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一颗心渐渐往下沉,她手指紧紧攥住袖口,泪水都包在眼眶里打转。
  每日都要听她们这么议论几回,都是说那姬行云怎么折磨女人,卿卿愈发惶惶不可终日。
  *
  南阳郡,太守府。
  夕阳西下,天边余霞成绮,绚丽夺目。
  几匹骏马踏着夕阳,带着哒哒马蹄声飞驰而来,最终停在了门外。
  为首的男子翻身一跃下马,只见他身长八尺,魁梧挺拔,一身玄色盔甲,暗红披风猎猎随风,威风凛凛的直入府邸。
  门口孙英早已等候多时,看见男子,当即迎了上去,抱拳拱手行礼,“参见大都督。”
  攻下南阳之后,姬行云将南阳琐碎事务交给了手下孙英处理,今日的庆功宴便是孙英操办的,卿卿自然也是孙英抓了准备献给姬行云的。
  姬行云都没有正眼瞧他,一撒袖子径直前行。
  孙英快步跟上去,禀报道:“末将已设好庆功宴,诸位将军都等候多时,还请大都督移驾……”
  说话间,孙英不禁偷瞄了一眼姬行云。
  青年将军,不过及冠出头,便浑身带着不知杀了多少人才有的煞气,远远都能感觉到透骨的寒意,即使孙英这种见惯了杀戮和血腥之人都不禁心生忌惮。
  姬行云的事迹在魏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据说他天生神力,勇猛异常,从小便被魏王无情的扔进军营里挣扎厮杀,摸爬滚打,作为杀人兵器来培养,十四岁已经杀人如麻,领军作战,曾为父复仇连屠匈奴五城,由此凶名远播,十八岁辅佐魏王入主关中,篡位称帝,改国号为魏,成为北魏开国元勋,册封为容陵侯,拜为统领兵马大权的大都督。
  如今二十二,已是威震四方的魏国第一战神,正带魏国的大军东征西战,讨伐四方诸侯,想要平定南方,一统天下,不过三年间就让边陲小国骇其威名,无不甘愿臣服,还一举灭了盘踞西面的梁国,对南方根深蒂固的南齐也是势在必得。
  兖、豫两州,原先都是南齐的地盘,现在一次被姬行云收入囊中,重新划分了北魏与南齐的边界,扩大了北魏疆土。
  孙英想起此人的可怕之处都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领着他,一路前去筵席之上。
  夜里,一轮明月当空,似是蒙了神秘薄纱一般,朦朦胧胧。
  碧水环绕的曲水流觞阁之内,一眼看去灯火通明,辉煌绚烂,阁内不断有丝竹管弦之声传出,金樽美酒,谈笑风生。
  魏军的庆功宴,能入席的个个都是位高权重的将军,最至高无上的,便要数筵席上方端坐着的主将姬行云。
  酒席之间,孙英便提出:“末将还特意准备了歌舞,为诸位将军助兴。”
  说着,孙英拍了拍手示意。
  就见外头陆陆续续进来了六七个仪态万千的舞姬,随着乐曲开始翩翩起舞。众将惊叹不已,看献舞的绝色美人都是眼前一亮。
  这般歌舞升平的场面早就习以为常,姬行云原本没太留心。
  直到无意间的一抬眸,落入瞳孔的一抹窈窕倩影,一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袅袅琴瑟声中,灯火辉煌之下,那珠翠环绕的飞仙髻,身着绯红霓裳的绝世美人,眉心一点花钿,腕上挂着一缕飘扬披帛,整个人仿佛月里嫦娥,身形柔若无骨,舞姿婀娜翩跹。
  围绕的众多舞姬都只是陪衬的绿叶,只有她,如同盛开得艳丽的牡丹,灼灼其华。
  姬行云看见她的第一眼,目光便定格在了她的身上,久久凝视。
  少女那肤如朝霞映雪,眉似云间新月,面若三月桃花,唇如一点丹朱,娇美不可方物,特别是那一双微微上扬的桃花眼,眼中波光流转,仿佛有数不尽的风流柔情,只叫人看一眼就不尽沉沦。
  与脑中那抹绝美的身影完美重合,只是褪去了几分青涩稚嫩,更显得妩媚动人。
  一瞬间,仿佛沧海桑田,眼前只有这女子的柳腰花态,再也容不下其他。
  男人不禁屏住呼吸,看向她的目光透出一丝灼烫,心下按耐不住热血沸腾。
?
?
第2章?
  待一曲舞毕,众人纷纷鼓掌喝彩。
  卿卿累得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上前屈膝行礼。
  孙英一直都在留意姬行云的神色,看出他视线就没从卿卿身上挪开过,只不过面不改色,眸光深不见底,也看不出到底合不合心意?
  孙英挥了挥袖子,示意众舞姬道:“还不快为诸位将军斟酒?”
  他一声令下,其余舞姬纷纷去了在座各位将军的席上斟酒伺候。
  卿卿捏着袖口,嘴唇紧抿,满心不情愿,却也只能屈从,步履轻盈,朝着上方姬行云走去。
  来到姬行云身侧,光是靠近,就感觉周围空气都寒冷了几分,叫人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自始至终也不敢抬头正眼看他。
  霓裳及地,美人身形娉婷袅娜,屈膝跪坐在席上。
  纤纤玉手,兰花指状端起青铜酒壶,向酒樽之中斟满一杯美酒,广袖翩翩,双手奉上。
  端着酒樽的手,都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目中难以掩饰的一丝不情愿。
  “大都督请用。”
  声音恍若娇莺出谷,似是什么东西顺着耳朵钻了进去,直钻到了男人心底里,勾得人心里都是痒痒的。
  撩人心弦的嗓音,这谁受得了?
  姬行云抬起袖子,接过她手里的酒樽,并没有急着饮下,只是垂目敛眸看着她。
  男人低沉声音问她:“方才那是什么舞?”
  卿卿小声回答:“回大都督,是霓裳舞。”
  孙英笑了一声,意味深长的说道:“大都督,这是阮武嫡女。”
  姬行云方才还在琢磨,孙英这是去哪里找来的舞姬,竟然阴差阳错找到了她,直到听见这句,一瞬间恍然大悟。
  面色渐渐沉凝下来,目中浮出一丝迷离。
  姬行云又瞄了一眼卿卿,问孙英道:“你不是说,阮雄带着人弃城逃了?”
  孙英如实禀报道:“回大都督,确实阮氏一门出逃,末将进阮府之时,发现只剩这小娘子孤身一人,昏迷不醒,待她醒了,一问之下,才知她就是阮武之女……末将见小娘子生得这般美貌过人,便想着进献给大都督,还望大都督笑纳。”
  如今这世道,败将妻女,被俘虏当做战利品送给上头的掌权人为姬妾实属寻常,姬行云很少收,收了也是送人,所以如果是一般的货色,孙英肯定不会如此献上。
  姬行云眸中似是蒙上了一层雾气,看起来深不可测,将酒樽放到唇边,仰头一饮而尽。
  他明显没有拒绝,算是默认收下了,只将空荡荡的酒樽又放在了卿卿面前,示意她继续斟酒。
  卿卿看着落在面前的酒樽,又看看骨节分明的手指,顺着箭袖看上去,才见了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
  倒是出乎预料,听那些舞姬说姬行云长得特别可怕,她还以为定是长得极为丑陋,却不想比她想象中俊美得多,说是举世无双的美男子也不为过。
  那一张线条凌厉的脸,剑眉入鬓,凤眼生威,眸中透出的肃杀之气,自是俊美绝伦,无人能及,带着男人独有的阳刚之气,看不出半分女态,只是浑身的戾气早已让人望而生畏,全忽略了他的容貌。
  不禁感叹,这样一张脸长在他这种人身上,还真是暴殄天物。
  她看着他,姬行云正好也垂目下来,两人的目光就这么撞上,视线交汇的一瞬间。
  卿卿头皮一紧,慌忙避开了对视,埋下头,又给他斟酒一杯。

  筵席之上,姬行云忙着与众多将军谈事,卿卿只能在旁斟酒陪衬。
  直到席间,一名将领悄无声息的来到姬行云身边,询问道:“大都督,宋易已带到门外,不知当如何处置?”
  虽然宴席上喧闹,可卿卿距离得近,所以听清了他们说的话,心下还猛然一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