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万福金安——戊戌鱼

时间:2019-10-05 08:53:36??作者:戊戌鱼
TAG:

?  书名:万福金安

  作者:岁无忧
  文案:
  我想写一个悠闲自在的故事
  一个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故事
  一个冬也不寒,春也不寒
  四时佳景任我观的故事
  土着米虫让人羡慕的一生,怎一声福气了得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汤婂 ┃ 配角:汤和,谢启 ┃ 其它:甜文,种田文,婚恋,萌包子,吃喝玩乐那些事儿
  ==================
?
?
第1章 大婚
  大丫头君眉一边细致的给汤婂漱口净面,一边哭丧着白净的脸叹气,嘴里不停的数落着,“您看看,这都叫什么事儿,这么多人,就数您牙上的那块枣皮招人眼睛,满屋子红通通的锦缎和剪纸都没它亮堂。”
  汤婂嘴里咕嘟咕嘟两声,把漱口的水吐出来,仰着干干净净不见一丝脂粉的小脸笑嘻嘻道,“哎呀,好君眉就别骂我了,大半夜就把我折腾起来,不给吃不给喝的,还不许我自力更生了。祖母跟娘一个赛一个的狠心,我这都出门子了,连顿饱饭都不让吃,人家死刑犯砍头前还有一顿断头饭呢……好好好,我又错了,又错了,不说话了成吧。你们几个倒是动作快点啊,金雀,出去看看有什么吃的,想吃盐酥鸡和翠玉豆糕,不过没有就算了,咱们刚来,能省点事就省点事。”
  刚躺下梦都没做一个就把人叫起来,跟个木偶一样不给吃不给喝还要听话,要不是有那一堆红枣桂圆撑着,她哪里还能好生生的坐在这里。
  君眉听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眉毛顿时又竖了起来,等金雀飞快的迈着小碎步走开,拧着眉头接着数落,“您说话就是这样,以后万万不可再这么随心所欲的,特别是在太子面前,哦,还有皇上皇后……”
  汤婂嘴角一撇,有些不耐烦,眼皮微微下垂,表情淡漠,“行了,本宫自有分寸。”
  君眉几个被哄的一愣,正心里惴惴不知如何是好,就见她嘴巴翘起,眼梢轻扬,得意洋洋的道:“不就是装模作样吗,这还能难得住我?”
  柳岸搓热了双手给她敷在脸上,噗嗤一声笑出来,“太子妃娘娘最厉害。”
  君眉是几个丫头里面的头儿,自从赐婚圣旨下来之后,轮流被家中老太太太太少夫人和宫中的老嬷嬷念叨了一遍,跟着花轿迈进东宫的那一刻,浑身的汗毛就都竖起来了,好似一个不注意就有狼过来要咬人似的。
  这会儿一惊一乍的也反应过来了,耳朵泛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小声道,“姑娘别跟我计较,我就是担心。”
  汤婂拍拍她的手,“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咱们是进来过日子的,不是一两天的事,以后会呆上十年,二十年,好几十年。要老这么提着心战战兢兢的,还过不过了?规矩是规矩,在外面自然就规行矩步,可在这屋子里头,咱们以前什么样以后还什么样。我知道你们都是操心我,可有什么呢,我是圣上亲赐的太子妃,这宫里除了皇上皇后和太子,还有人能大过我?”
  金雀很快就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串着枚红色宫装的小宫女,随之而来的是扑鼻的香气。
  汤婂顿时就咽了咽口水,小脚在裙子底下偷偷踢了踢柳岸示意赶紧给她穿鞋子,待小宫女一个个的退下,急吼吼的就扑向了紫檀束腰八仙桌,饿到现在,她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对了,有酱牛肉没有,来一叠,再细细的切点嫩葱丝。”
  君眉到底大了些,拉住二话不问就要吩咐人的金雀,有些发窘的劝道:“这不好吃葱的,味儿重。”
  汤婂一口一个小汤包,舌头烫的有些发疼,不明所以的望着她,过了一回儿想起了她娘昨天晚上做贼一样偷偷塞给她的小画册子。洞房花烛夜要亲、嘴儿,是不好吃那个。把包子咽下去,干干的牛肉沾着酱汁有些没滋没味儿,甚至没出息的想,今天晚上太子不来就好了。
  唉,早也没想到这个,听娘说新婚三个月新房不能空房,那太子岂不是天天都得来?
  要是跟早先祖母说的那样嫁个穷进士就好了,她说东他肯定不敢往西,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睡到什么时候睡到什么时候,想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回家,没事还能把祖母爹娘和哥哥嫂嫂侄儿们轮番接过去小住。那日子过的多舒服啊,也不怕娘再时不时的念叨和祖母中气十足的咆哮,肯定比在家里还好。
  没精打采的咬着玉兰片,抱着一丝希望问,“嬷嬷回来了告诉我一声。”
  太子前脚走,嬷嬷后脚就出去了,汤婂也知道嬷嬷是去扫听敌情了,也不知道嬷嬷亲自出马深入敌营,能不能扫听出点跟爹爹说的不一样的东西。
  柳岸摇摇头,给她盛了一碗玫瑰酒酿,轻声道:“还没有呢,娘娘别怕。”
  怕?她有什么好怕的?
  金雀见她脸色忽明忽暗的,拉了拉柳岸,白了她一眼,让你多嘴,看姑娘又想多了吓着自己个儿了,这会儿脑子里不晓得已经唱了几出折子戏了呢!
  没等到汤婂想明白,也没等到方嬷嬷的小道消息,外面就有宫女通传,“太子回来了!”
  汤婂夹着一块奶油松仁卷,都没来得及放下,一身大红礼服的太子就进来了。
  太子谢启今年二十有六,长得说不上唇红齿白面若桃花,却是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因为从小被大儒学士们围着灌溉,腹有诗书气自华,端的是端方儒雅,仙气飘飘。往那一站,久居上位的威势让人自然而然的俯首称是。
  虽然是个鳏夫,年纪也有点大,但这样看着,汤婂觉得她还是不亏的。
  太子看着眼前一桌子吃的七七八八的菜肴,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头,他虽然就娶过两个媳妇儿,但也知道新娘子刚入门的时候少有胃口这么好的。不过想想那块晃人眼的红枣皮,倒也觉得理当如此。
  见汤婂先是傻呆呆的看着他,好一会儿缓过神来放下筷子就要行礼,他嘴角轻微上挑试图做出一个稍微和煦点的微笑,“不必多礼。”
  他自以为的和煦,因为平日里做的少,不太熟练,所以看在汤婂的眼中就是板着一张黑脸的太子冲她古里古怪的撇了撇嘴,刚刚才升腾起来的一点子崇敬之情顿时就烟消云散了。自己在心里嘀咕,夫君看起来性子不太好?
  因此也没有真的听话的不必多礼,恭恭敬敬的站起了身子,敛裙蹲福,“臣妾给太子请安。”
  身上穿着太子妃大婚的礼服,脸上却洗的清清透透的不见一丝脂粉,连口脂都没涂,头上也只简简单单的差了一根羊脂白玉的玉兰簪子,看在谢启眼中,就像个偷穿了大人衣裳的小娃娃在假模假样的过家家。
  他蓦地想到当初跟胡氏成亲的时候,她也是这么大年纪,不过看起来倒是老成的多。可是那样八面玲珑的一个人,还是没能好好的活着。
  满屋子的喜气洋洋,还有热气腾腾的饭菜,谢启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堵,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嫁给他,是福是祸都难料。
  见眼前的小姑娘见他不喊起就一直傻乎乎的蹲着,两条小细腿在裙子底下微微发颤,脸上也带着些惊恐,不由的大步向前迈了两步扶她起来,柔声道,“以后在屋里不必这么多礼,咱们是夫妻,不论这个。刚刚是在用膳,可用好了?孤在前头也没怎么吃,再陪孤用点。”
  汤婂心里惴惴的,不知道刚刚谢启做什么突然掉了脸子,做什么现在又这样和气。
  伴君如伴虎,爹说的没错,半君也是君啊,生气你都不晓得他在气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大妹子小姐姐,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进来瞧一瞧看一看啦,你瞧不了吃亏看不了上当,不要九九八,也不要九十八,九块九毛八,万福金安带回家!
?
?
第2章 花烛
  =宫里的东西,都讲究一个精致好看,刚刚一大桌虽然看着杯盘碗碟的不老少,但每个里面也就是几口的量,汤婂根本就没吃饱,听见太子这样说,很是殷勤的点了点脑袋,“那太子先去更衣,臣妾吩咐人再重新上一桌,您有没有甚想吃的?”
  可能是她态度太过热切了,太子眼中划过一丝好笑,摆了摆手,“让厨房看着上就是。”
  看太子当先一步,身后跟着知叶知秋两个大宫女,想到之前嬷嬷教的,汤婂犹豫了。
  到底是跟上去还是不跟呢?
  “金雀,去吩咐厨房重新上一桌,让看着太子喜欢的上。这儿有君眉和柳岸就行了,你去找嬷嬷,今天先别忙了,劝着嬷嬷赶紧睡下。”方嬷嬷这阵子累坏了,眼下都是黑的,再是满脸的喜气跟脂粉都藏不住。
  君眉点点头,“正是这样,箱笼明个儿再归置也一样,只把娘娘日常用的先收拾出来。今夜里就奴婢跟柳岸两个就够了,明个儿让枫露和竹青来替我们。”
  厨房里动作快的很,太子还没出来,这边菜已经摆上了,方嬷嬷略无其实的指挥着宫人把汤婂爱吃的都摆在她跟前。
  汤婂噘着嘴撒娇,“不是让嬷嬷去歇着,怎么又来了?”
  方嬷嬷笑眯眯的,“下去也睡不着,嬷嬷在这里看着还放心些。”等宫人们都下去了,屋里就剩她们几个了,凑过去摸了摸汤婂的脸,看温温热热的才放心,眼中全是满足,“姑娘是个有福气的,嬷嬷高兴着呢,哪里睡得着。”
  汤婂侧着脸在那柔软绵热的手上蹭了蹭,只笑不说话。
  嬷嬷肯定是打听出什么来了,而且还是对她有利的,脸上的褶子笑的都深了三寸。
  有太子在,这饭就不能用的跟刚才一样随便了。
  汤婂自小就能吃能睡,虽然她那名门之后的娘一向致力于把她打造成真正贤良淑德的望门淑女,奈何扯后腿的太多,只能悻悻作罢。
  所以虽然从小也有专门的教养嬷嬷,可还真没人敢跟她说,‘姑娘啊,一样菜,最多只能吃三口,多了可就不能吃了。’
  真这样,等不到她一哭二闹三上吊,她爹跟她奶都能把那人活活撕巴了。
  这会儿,她低头默默数着碗中饱满飘香的胭脂米,眼风不动声色的扫着太子就跟书房奏对写文章一样用膳,肚子一阵阵的抽动。
  以后得多准备些点心小零嘴,这样哪里吃的饱。
  太子在外的名声还是十分不错的,可是眼前这会儿从进来就没笑过。而且他规矩那么好,就跟用尺子量过一样,弄得她浑身不自在。
  没滋没味儿的吃完了饭,两人各自进浴室让人伺候着洗漱更衣。汤婂看着身上红通通的薄寝衣,领子大的露出半个肚兜,眼睛有些发直,“我穿这个冷。”
  这会儿还不到睡觉的点呢,穿着这个走来走去的是要冻死谁?
  君眉哄她,“屋子里不冷呢,一会儿奴婢给您点个香熏球,捂着手一点不冷。”见她皱着眉头不肯走,只能又找了件大红如意纹妆花褙子给披上。
  太子这回洗漱倒是快,汤婂出去的时候,已经举着书在灯下看了,听见动静抬头看了她一眼,沉吟了一下,“你平日里这会儿都做些什么?”
  汤婂傻愣愣的,“看书写大字,画画弹琵琶。”其实不是的,她才不会这么虐待自己,她的夜生活过的可丰富了,打叶子戏摸骨牌摇筛子,听戏打双陆看话本子,“我娘我嫂子忙不过来,也会帮着看孩子。”
  太子微微颔首,见她提起看孩子脸上就带了笑容,很是上路子的追问了一句,“你哥哥家的?”
  汤婂点点头,“还有我两个小弟/弟,白白胖胖的可好玩儿了。”她特别喜欢给他们洗澡,一个个脱得光溜溜的扔下水,扑通扑通的跟下饺子似得,等洗好了拿大巾布子一裹,几个大头娃娃就开始你推我一把我踹你一脚的打起架来。
  太子把书放下,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哦?”汤家子嗣出名的多,还几乎都是嫡出,这就难得了。
  说起这个就不怕没话可说了,汤婂再点点头,向前走几步,自来熟的坐下,连指带比划的,“我们家的孩子小时候都胖,他们几个胖的坐着不动来阵风肥脸蛋儿都要颤三颤,胳膊腿儿跟藕一样一节一节的,白生生嫩的不得了。他们可能也觉得好吃,可又舍不得咬自己个儿,就逮着谁咬谁,咬住就不舍得撒嘴,得捏着鼻子才能拽开,我小弟/弟小腿上还有牙印留了疤呢。我娘就老发愁,说看着像被狗咬得,被人晓得了肯定会怀疑我小弟/弟被传上什么不好的毛病……”
  太子认真的听着,脸上隐隐约约带了笑模样,时不时的应和几句。
  不知不觉的月亮已经高升,太子身边的大总管刘进升弓着腰在外面转来转去,洞房花烛夜大喜的日子,这两位祖宗怎么开始拉起家常来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家常何时聊不成,干嘛非得这会子,真是急死个人!
  太子平日里不是个话多的啊,感情儿是没遇到投机的人。
  转来转去,转来转去,里面的嘀嘀咕咕不说停,连声音都没小,刘进升背着手笑容满面的转到方嬷嬷跟前,“嬷嬷,这时候不早了,您看看这……”
  方嬷嬷笑的慈祥,“您是大总管,您说呢?”
  得,球又踢回来了。
  刘进升叹了口气,连连作揖,“我才多大,您吃的盐比我咽的饭都多,还要您老人家教教我才是呢。要不您进去问问主子怎么个章程?”
  方嬷嬷还是一副慈祥老妈妈的架势,赶忙去扶他,“看这说的,我初来乍到的知道个什么,没人领着两眼一抹黑的连东西南北都找不着。”说到这里为难的摊摊手,很是谦虚的反问,“我也不知道东宫是个什么规矩,这主子没有吩咐,就这么上去敲门?”
  方嬷嬷心里暗笑,个臭小子,身为东宫大总管,他不上去敲门提醒主子,竟想着拉她当垫背的。也不看看,这是她上去的事儿吗?哦,大婚头一天,太子妃身边的嬷嬷没有吩咐,上去提醒主子赶紧就寝?
  这宫里,出人才啊。
  刘进升见方嬷嬷水油泼不进,急的直流汗,太子这几年性子变得厉害,这么冒冒失失的上去,就算因着跟太子妃聊得高兴当时不会说什么,事后一顿板子是跑不了的。他这大总管再风光,那也是个奴才秧子,哪有奴才秧子当主子的家的?
  可方嬷嬷就不一样了,她是太子妃身边的老人儿,还是奶嬷嬷,太子妃第一天进门,太子心里有再大的不满也不会发作。
  正急的火上眉毛拼命想由头的时候,救他的人来了,“哎呦,我的好姐姐,你可来了。”
  青苗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太子大婚,皇后心中也是惦记着,虽说知道不会出什么事儿,可还是不放心,还是要人跑过来看看才安心。

  青苗听完后,温温和和的道,“娘娘不放心,让我来看一看。还请帮忙通报一声,奴婢也给太子太子妃请个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