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兄长暖如玉——苏舜

时间:2019-10-03 08:40:34??作者:苏舜
TAG:

?  =================

  书名:兄长暖如玉
  作者:苏舜
  文案:
  那年,皇兄对她轻笑,腮边酒窝绽现,颜如晨晓之花,暖似三月春阳,她在他腮边轻语:“皇兄,要等着我,等我长大……”
  剧场版文案:
  凤珞儿眨眼,托下巴:“皇兄,我要去围场看斗鸡,你去不去?”
  凤玉昭垂眼看书:“不去。”
  凤珞儿:“皇兄,我要去马场击鞠,你去不去。”
  凤玉昭淡定:“不去,都不去。”
  凤珞儿叹息:“哦,好吧,那我去找谢小世子了。”
  凤玉昭手一抖,丢书抬头,轻笑,眸似星辰,酒窝顿现,
  嗓音轻软:“珞儿,你刚才都说要去哪儿?我,我一一陪你去……”
  阅读指南:
  1:男女主无血缘,伪兄妹;女主性子顽劣,各种不正经;男主正经、上进、暖萌系的妹控美少年。
  2:甜宠撒糖风,本文作者有撒糖的癖好,撒起糖来停不住手。
  3.架空,空得很。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珞儿,凤玉昭 ┃ 配角:前朝后宫众人 ┃ 其它:青梅竹马,甜文,妹探,兄长,暖男
  ==================
?
?
第1章 回宫
  云夕国,元兴十二年,正值阳春三月天,整个京城沐浴在一片烂漫春光之中,草木萋萋,繁花灼灼辉映之下,红墙碧瓦的长兴皇宫,也褪去了些许威严静穆之息,染上了一丝春光的柔媚与明丽来。
  天才蒙蒙亮,东边的旭日还未冒出头,只从云层中透出隐隐的光华,皇宫承华门前,守宫门的侍卫如往日一样迎风肃立,今日没有朝会,所以承华门前静悄悄一片。
  在这片静谧之中,自门前承华街的那头,突然响起了一阵马蹄之声,那声音“哒哒”作响,一声接着一声很是急促,让人感觉马上之人很是着急,在这尚是一片静谧的街头,显得更加的突兀。
  宫门侍卫有些好奇的抬头相看,顷刻之间,便见远处果然来了一匹高头大马,通体漆黑,毛皮发亮,一看就是头名贵的良驹。马上坐着两个人影,一个是身形芊细修长的妇人,乌发高挽,着一身黑衫,面目生得很是大气清丽,整个人显得英气又不失秀美。
  那美妇的怀里,还坐着一个小女娃娃,那小女娃生得粉妆玉琢,穿着件水绿的衫子,头上梳着两个圆圆的发髻,一双灵动之极的眼睛忽闪着,正露出好奇的光芒。她窝在那女子的怀里,一眼看去,就像个乖巧又可爱的瓷娃娃。
  宫门侍门正看得有些茫然间,便见那女子已驱马来到了宫门之前,她并不下马,只在马上用手中鞭柄一指宫门道:“开门,我要进去!”
  那女子话落刚音,宫门侍卫均倒吸一口冷气,心想,哎呦,这位是谁?好大的口气,竟直指宫门说要进去,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莫不是个疯女人吧!
  “宫闱禁地,岂容说进就进?速速离开,不得逗留!”领头的侍卫发出一阵低喝声,若不是见这像子母子二人生得气宇不凡,他才懒得废话,直接下令将她们给驱赶了。
  那马上的美妇顿时勃然大怒,秀眉一扬,手一抬,将要将手中的长鞭朝那名侍卫身上抽出去。她怀里的小女娃看了一眼眼前的情形,直起身子就将那美妇的手给拽住了。
  “娘亲,您先别忙着鞭他们啊!您又没说清您是谁,要见谁?他们职责在身,也不能怪他们啊!”
  小女娃的声音尚有些奶气奶气,听起来既软糯又甜美,那美妇稍稍消了些气,收了鞭子正待开口说话。
  谁知她刚刚的举动却惹怒了门前的一众侍卫,那侍卫头领一把拔出腰间的佩剑,直指马上两人喝道:“哪里来的疯女人!竟敢冲撞皇家侍卫!”
  他话音刚落,众侍卫便一齐拔出剑,向着母女二人直逼着过来。
  “好!好!好!不愧是凤怀成养出来的一帮好爪牙,今日我便要领教领教!”
  那美妇手执长鞭,横眉冷对,口中更是唤出了当今皇帝的名讳“凤怀成”,众侍卫更加断定是女子是个不要命的疯子了,便纷纷上前逼得更紧了。
  “娘亲,临走之时,您不是已经答应过舅舅,不再动手打人吗?”那小女娃突然又出声道。
  “珞儿别说话,娘亲今日是偏要教训一下这帮狗眼看人低的!”那美妇没好气道。
  那小女娃闻言叹了一口气,精致白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与年龄很不相符的无可奈何来。
  “侍卫大哥哥们,我劝你们还是别动手,惹是动手了,倒霉的还是你们!我娘亲是明月山庄的大小姐,我爹封她做过英贵妃的。”
  小女娃此言一出,众侍卫都愣在了原地,这生得娇滴滴像个面团的小姑娘,一开口却是惊天动地,“明月山庄”、“大小姐”、“英贵妃”,这些词堆叠在一起,可不令人心惊肉跳来?
  明月山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夏郡王氏的聚集地。王氏乃世家门阀,家族绵延数百年,其中官位显赫,能力出众者层不不穷,族中子弟多是文武双全,一向是皇家所依仗信赖的世家名门。
  自前朝前,战乱四起,王氏为避战祸,便举族搬迁,于夏郡创立了明月山庄,家族中人也不再入仕,而是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而王氏的大小姐王蕴,那可是曾经风靡一时的女中巾帼,当年与还是一名寒门武将的凤怀成偶遇后一见钟情,便毅然决定助凤怀成一臂之力,乱世之中,两人风雨同舟,不离不弃。王蕴更是动用了王氏家族之力,最终助凤怀成一举得了天下,位列九五之尊。
  凤怀成取得天下做了皇帝之后,封了王蕴作贵妃,封号为“英”,虽不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是皇帝下了谕,英贵妃享有“见帝后可不跪,自由出入宫门”的特权,也当时恩宠无限,风光一时了。
  只是造化弄人,英贵妃入宫不过一年,便悄然出了宫门返回了明月山庄。没有人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英贵妃”的美名却一直在宫廷内外流传。
  宫门之前,所有的侍卫闻言虽是满腹疑惑,可是手中兵器都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再看一眼马上端坐的美妇人,气质出众,更带着一丝与俱来的尊贵之息,手中更着持一把黄金柄的长鞭。
  侍卫头领眼光落到那长鞭之上,心时更是一惊,听闻当年皇上曾亲自制了一根黄金长鞭赠于英贵妃,难道这妇人难道真是离宫已有十余年的英贵妃?
  “您,您果真是英贵妃娘娘?”侍卫头领有些战兢兢地问道。
  马上的英贵妃冷哼了一声,并不说话,只是自袖内掏出一样物件,然后照着那侍卫当头抛来。那侍卫举双手接过,便发现是一块龙纹玉牌,上刻一个“凤”字,正是元兴帝凤怀成御赐自由出入宫门的玉牌。
  “末将们有眼无珠,冲撞了英贵妃娘娘,还请娘娘恕罪。”那侍卫突然跪了下来,手举玉牌请罪道。
  身后的侍卫哗啦啦跪下了一片,英贵妃挥了挥手,让他们全都起了身。片刻之后,宫门大开,侍卫领先进了门,对着宫内侍卫高唤道:“英贵妃娘娘回宫啦,速去禀报皇上!”
  两个侍卫闻言飞也似的入了皇宫前去禀报,英贵妃一勒缰绳,便驱马入了宫门。
  “娘亲刚才好威风啊!只是就递个牌子就能解决的事儿,可是娘亲却费了那么大的劲,又是抽鞭子又是动怒的,实在是不划算呢!”
  凤珞儿从英贵妃怀里探出头,一边好奇地打量宫墙之内的景致,一边软糯着声音道。
  听得自己女儿的口气里隐藏的戏谑之意,英贵妃心里一阵气结,可仔细一想确实是那么一回事,倒一时没话反驳于她了。
  “娘亲,您还是很生皇帝老儿的气是不是?”风珞儿又开口了。
  英贵妃身子微微一震,显然又被女儿说中了心事,虽是过了十年之久,她对凤怀成,仍是心有不忿,爱恨交织。
  “什么皇帝老儿?好歹是你爹!”过了半晌,英贵妃才没气地回了她一句。
  看着自己娘亲这别扭模样,凤珞儿搂着她的腰身,伏在她怀里吃吃笑开了。
  待走过了长长的宫墙,眼前出现了皇帝起居的紫辰殿的殿门,英贵妃这才下了马,凤珞儿跳下马之后,更是伸胳膊伸腿,在地上蹦跳了起来。自夏郡至京城,这三天来都坐在马上,她早就手脚发麻,浑身不适了。
  一路都有内侍高唤“英贵妃回宫啦!”,这会儿,紫辰殿前已是跪满了一地的侍丛。
  “恭迎英贵妃娘娘回宫。”众人齐声道。
  御前大太监杨景亭跪地抬头,面上难掩激动之色,口中更是呜咽着道:“贵妃娘娘,您总算回来喽,皇上他……他可是对您牵挂万分,这些年,老奴可都瞧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行了,杨公公,还有你们都起来吧!”英贵妃挥着手道。
  “杨公公,皇上病体如何?”英贵妃又问道。
  杨景亭闻言却是迟疑了起来,嘴里嚅了半天,却是没说了一个字来。
  “怎么了?难道他病体沉重,已是不行了?”见了杨景亭这般模样,英贵妃面上一白,声音也拔高了。
  一旁的凤珞儿一听,心里也是一沉,自己都长这么大了,可是还没见过亲爹一面。好不容易娘亲带着她回了京城,她想着怎么着也得看一眼自己的生父,看一看那个被众人视作传奇的开国皇帝长成啥样。可是见眼前这情形,该不是皇帝老儿要翘了,自己的亲爹梦也要泡汤了吧。
  “不……不是……娘娘,您还是亲自进殿去看看皇上吧……”杨景亭支吾着,又弯着腰躬请英贵妃入殿。
  “这……这位小姑娘,生得与皇上有几份相像,莫不是,莫不是小公主?”杨景亭看着被英贵妃牵着手的凤珞儿,有些惊喜地问道。
  英贵妃点了点头,杨景亭更是喜得连称“老奴见过小公主。”身后的侍丛自然又是跪成了一片。
  凤珞儿挥了挥手,学着英贵妃的样子,让他们都起了身,却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皇宫里的人真是奇怪,知道了娘亲的身份后,便一个个毕恭毕敬的像个木头人一样,动不动又跪啊跪的,实在是无趣极了,她现在都开始有些想念明月山庄了。
  杨景亭将母女两人送进了寝殿,自己便悄然退出了。殿内空旷得很,更有幔帐轻衫飞飘,才走了几步,便听得幔帐之内有一道声音传了出来。
  “阿蕴……是阿蕴回来了吗?”
  那声音虽是低沉,带着点孱弱之息,却是异常的好听,凤珞听了这声音,倒是对这从未谋面的亲爹生了一丝好感。
  英贵妃将幔帐掀开,母女两人走了进来,凤珞儿一抬眼,便见里面有一张金丝楠的雕花龙床,床头歪靠着一人,着一身明黄色的轻衫,墨发散落在肩头,面色有些苍白,但眉目生得很是精致俊美。
  凤珞儿一时愣住了,一直以为自己的亲爹既是马上取得天下的,肯定是个武夫,可不得是一副威猛英气的模样。可是,眼前这个白生生的病秧子是怎么回事?若不是他穿着件明黄衫子,她肯定以为这是个病歪歪的书生,娘亲当年怎么就看上他了?这眼光真是不咋的,凤珞儿一边想着一边小声叹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即将完结啦!
  接档新文《太后她作天作地》本周日6月10日开文),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甜宠,看身娇腰软又爱作的小太后,如何怼上了脸白腿长腹黑的九千岁。有爱的小仙女动动小手,点开作者专栏去收藏一个哦,开文时有红包滴哈~
?
?
第2章 美人
  “你……你究竟生了什么病?怎么弄成了这般模样?”英贵妃走至床榻前,直看了皇帝半晌,然后才开口问道,声音里隐着一丝颤抖之息。
  “阿蕴,真的是阿蕴回来了,我……我没事……只有阿蕴肯回到我身边,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凤怀成一边自榻上伸手,面上浮上笑容,另一手却是抚上了自己的胸口,语音断断续续,一副虚弱至极致的模样。
  英贵妃见了他这样子,眼眶一湿,便坐至榻边,伸手握住了凤怀成修长瘦削的指头。
  “你到底怎么了?”英贵妃又问了一声,眼泪就忍不住掉落了。
  见她落泪,凤怀成一阵惊喜,忙将头靠在了她的肩头,一边轻唤着她的名字,一边又微微地喘着气,眼内也几乎要落下泪来。
  一旁的凤珞儿看了两眼,突然间便觉得自己这个爹实在是矫情得很,常听舅舅教育族中子弟,他说“男儿纵是流血也不流泪”,可是眼前这个靠在娘亲肩头,病歪歪想要哭的爹是怎么回事?他真是那个自寒门出身,然后纵马驰骋天下的开国皇帝吗?
  “珞儿,快来见过你父皇。”英贵妃突然想起她来,便唤了她一声。
  凤珞儿答应一声,也至了榻前。凤怀成一见她过来,兴奋得立刻直起了身子,眼睛内泛出惊喜的光芒。
  “珞儿,珞儿,你便是珞儿,我的小女儿?”皇帝一边声地问道。
  凤珞儿状似乖巧地点点头,其实心里很想翻个白眼。
  凤怀成喜得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凤珞儿很想挣扎一下,可是这病秧子爹的怀里很温暖,身上虽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却是很好闻,她想想便就随他搂住了。
  可是他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气息怎会这样的干净?不对,这药味也不对!根本不是重病之人服用的药味?凤珞儿顿时迷惑不解,她心里一动,便伸手抓住了皇帝的手腕,口中更是委屈万分的道:“皇帝老爹,我都这么大了,才第一次见您,珞儿真是好想您……”
  凤怀成听她用软糯的声音唤他“皇帝老爹”,顿时心里柔软成一片,想他出身寒门,自小便是唤自己的父亲为“爹”,这个自小在宫外长大的小女儿,一见她就亲昵唤他“皇帝老爹”,更是让他想起自己的幼年时光,对凤珞儿的怜爱之情也油然而生。
  “珞儿,真是对不起!当年惹得你娘亲生气,你娘亲一气之下回了明月山庄,糊涂老爹竟然都不知道你娘亲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后来知道了,派了好多人去接你们,可是你娘亲一直都不理我。现在总算好了,我们一家人总算可以团聚了……”

  凤怀成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便又有些喘息起来,英贵妃忙拍着他的后背道:“好了,别再说话了,你歇会儿,以后,我和珞儿陪着你,好好地养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