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公主她结巴——林覆

时间:2019-10-02 08:05:09??作者:林覆
TAG:

?《公主她结巴》作者:林覆

?
文案:
自从晏初公主与那不正经的邻国质子打了一架之后——
发现只要一跟他有身体上的接触,就能缓解自己的口吃病。
于是,为了不再被人笑话是“小结巴”,她走到哪都带着他。
饭要挨着一桌吃,风景要抱着一起赏。
连去向暗恋了十几年的心上人表白,她也要拉着他的手壮胆。
最后,连被子也要抢同一床盖……
?
排雷:女主易造成憋屈的阅读感,无法接受的请尽早打×
作者围脖@晋江林覆
?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公主公主,崔侍郎来了——”
  今夜中元宴上的歌舞总觉得过于祥和,以至于宋宴初都快睡着了,直到她听到身旁宫女倩儿的这声提醒,才莫名打了个闷嗝。
  “崔……”
  宋宴初红着脸滞了会儿,又急忙端正了仪态,拢了拢头上的鎏金玉簪子,才敢抬起半边的眼皮子,用余光斜瞄此时大殿外款款走上前来的俊逸男子,手中的琉璃盏握得愈发紧了些。
  男子走来的步子极其稳重,身上亦如藏掇着清风与日光。
  宋宴初移不开眼又羞于直视,只得将视线飘忽着。殊不知,琉璃盏上的花纹都沾上了一层薄汗。
  岚国惯例不大看重中元节,宫中除了皇亲国戚,每年也只会招一些皇上亲近的臣子来洛芳殿小聚。这洛芳殿虽不比上元殿气派恢弘,可从殿外走到殿中也需千步。
  崔照每端着往前走一步,宋宴初的脑袋就羞得又往下压了一毫。待到崔照走过她前面时,她含着下巴只看得见他的靴子,分明看到他的脚步放缓了一些。
  她心下一喜,竟有些不知所措,脑子一懵,不自觉地就将盏中的酒给一口喝了落肚。
  只是她一时间忘了自己不大会喝酒,这杯百年玉酿虽然香醇,可还是辣得她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倩儿见她有些不对劲,忙拿起酒杯闻了一闻,不由得一惊:“怕是这洛芳殿上伺候的人还不知道公主不能喝酒,为了省事就都给倒了一样的!奴婢这就去倒热茶来——”
  宋宴初又尽量压低咳嗽了几声,微微难受地抓着衣襟。待到倩儿递了热茶过来,才缓和了些许。
  好在舞女方才那段跳得异常出彩,除了身边待着伺候的人,也没人会注意到她的失态。
  宋宴初此时又赶忙看向崔照,他正忙着与他父亲崔尚书一道向父皇母后行礼,也应该没瞧见她方才的狼狈样。
  想到此处,宋宴初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接过帕子拭了拭嘴角,又仔仔细细地抿了一口茶。
  正在这时,她瞧见斜对面一双狐狸般浅色狭长的眸子正细细眯着,不怀好意地打量自己,微微上挑的眼角带着毫不晦涩的嘲笑之意……
  宋宴初口中的茶水这会儿却没能憋住,全喷了出来。
  倩儿忙又掏出还未干透的帕子,捋着她的背,担心地问:“公主怎么又呛着了,酒方才奴婢都已经撤走了不是?”
  宋宴初又咳了几声,倩儿这才觉着她倒像是被气的,而不是被呛的。
  “他、他他怎么也在……在……”
  宋宴初说完,又气得赶紧死死抿住了唇齿。
  倩儿望着向她瞪的方向,恍然了了。
  近日来能让自家公主气急败坏,不顾有这么多人在就把一句完整的话给说出来的,估计就只有这位从彧国来的质子了。
  倩儿安抚地笑了笑,说道:“奴婢听大公公说了,是皇上特意嘱咐让人请承安王过来的。毕竟岚国与彧国一向交好,承安王又是彧国的质子,这宫宴请他过来也算是合情合理的。”
  宋宴初听了也只得微撇了撇嘴,脸甚至比方才见到崔照时还要涨得红。
  蔺承安却歪斜地躺在椅子上,洋洋得意地吹了声口哨,手上时不时还随意轻浮地玩弄着舞女拂过来的水袖,转眼间又冲着她挑眉坏笑。
  于是,宋宴初又对上了他一眼,益发觉着晦气。
  要知道偌大的岚国皇宫中佳丽三千,父皇的子嗣也众多。宋宴初虽是当今皇后亲生的公主,可偏偏生来就是个不讨喜的公主。所以她在宫中从来都是十分谨慎,温顺胆小那是出了名的,连跟宫中下人们说个字,都是温温吞吞的。
  可不巧,这般柔弱的公主偏偏就与这位从彧国来的承安王打过一架……
  一旁倩儿见她仍是嘟着嘴闷闷不乐,笑道:“公主不必再跟承安王置气了,奴婢方才出去沏茶,就听见尚书府的下人在议论,说崔侍郎到了该娶夫人的时候,尚书大人正是想在今日的宴会上向皇上与皇后娘娘提及崔侍郎的婚事呢。”
  “婚、事……”
  宋宴初一凛,注意力又立即从蔺承安的身上转移了过来,嘴角不由得微扬,心却揪得愈发紧了。
  她虽然爱慕他已久,但还未想过什么婚嫁之事。转念一想,离崔照哥哥破格当上侍郎一位也快两年了,而下个月一过她也十七,早到了该婚配的年纪。
  倩儿从小与宋宴初长大,最是清楚她的心思,笑了笑,又附耳逗她道:“公主,崔家历代就多与皇家有姻亲,加上崔侍郎又与公主从小就相识,玩得甚好,自然是心意相通的。想必公主离开这皇宫,搬去尚书府的日子也该不远了呢。”
  宋宴初抿着唇齿笑了笑,手心紧捏着裙摆,心都要跟着飘荡起来,背后又一阵发热一阵发凉,又没忍住偷瞄向了前边的崔照。
  方才这会儿功夫,崔老尚书不过与皇上皇后说了一些君臣之间寒暄客套的话,崔照也只是敛神规矩地站在他父亲身后,不发一言。
  也不知怎么的,皇后先将话题扯到了家常上,问及崔老夫人的病情与府上的其他一些琐事,崔照都合乎规矩地一一应答了,言辞沉稳妥帖,让人听着极为舒坦欣慰。
  皇后平日里也极为欣赏崔照,知道他是个难得的青年才俊,这会儿眯着眼和煦地对他笑了笑。
  她与崔老尚书眼神会了下意,便笑着又开口问崔照道:“本宫记得,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家中也未曾给你定过亲,可是有心仪的人了?”
  宋宴初听了有些错愕,一晚上这心反反复复,揪得都快要被捏碎了,根本顾不着别的,只想着他下一句会如何作答。
  崔照愣了愣,可并未出神太久,恭敬道:“回皇后娘娘,不曾有过。”
  宋宴初听到他这个答案,心头的褶皱又缓和了许多,随之涌上来的是一阵失落。
  好在这失落不深,她自己便能安抚得了自己。
  哪知道崔老尚书笑了声,便将话给接了过来:“老臣其实想借此机会,斗胆替小儿向皇上与皇后娘娘求桩姻缘。其实照儿私下不少次与老臣说起过,凝芝公主麟凤芝兰、灵巧可人,他爱慕已久。只是碍着这么多人的面,又是在皇上与皇后娘娘面前,多少有些难为情罢了。”
  ……
  宋宴初手中的空琉璃盏“咣当”一声,从桌子上顺着绣蝶的桌布滚了下来,又一路滚到了蔺承安的脚边。
  蔺承安拾起琉璃盏,看向宋宴初,她的脸已然煞白。
  作者有话要说:  PS:赶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开新文啦,拖得时间有点久,抱歉么么哒~
  嗯,覆还是喜欢写有缺点的主人公。先排个雷,本文的女主虽然是个公主,但是自卑敏感,喜欢看爽利女主的还是绕道或者去看看本覆的完结文《国师有只小可爱》。
  希望这一本能更上一层楼~新年快乐~~么么扎~~
?
?
第2章?
  直到众人送走了皇上与皇后,宴会散了去,宋宴初跪坐在原地,魂仍跟丢了似得。
  倩儿抿唇,低声劝道:“公主,时候不早了,也该回宫歇息了。”
  宋宴初眼中泛着的水光只是微闪,冲倩儿挤出一丝笑,随即勉强地应了一声,她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后,双脚都软得站不住。
  “公主慢一些——”
  倩儿伸手扶住了她,宋宴初却是走得极不稳当。
  她猜测公主这会儿应该是要哭的,于是早早在袖口准备好了干净的帕子。好歹是这么多年的心思,又怎么会不在意。
  可公主竟然连一滴泪都没有,她的心思一向喜欢藏着,可就怕这会儿憋久出了毛病。
  皇城内灯火依旧,将红墙碧瓦照得通透,可夜幕逼仄,让人觉得四面冷肃得喘不过气。
  一阵冷风袭来,直兜进了宋宴初的衣襟里,益发觉得沮丧灰心。
  又往前走了几步,到了靠近兹阳宫小道旁,前方映来一抹暖色的光亮。
  宋宴初抬头怔怔望去,只见一个男子带着一个提灯的小厮走在前边。
  男子身型颀长,面部的棱角被泛黄的灯光略微抹去了形状,倒显得更加清秀。他顿了顿脚步,并未回头发现她,只是随意地放下一只茶白色的袖子后,继续缓步往前走着。
  无须多加辨认,宋宴初就知道那是他。
  崔照。
  崔照哥哥……
  这般光景,宋宴初不止是第一次碰见了。
  她每每跟在他的身后,早已练就了悄无声息绝不惊扰到他的本事。
  可此时此刻,宋宴初瞧着却有些不大沉得住气了。
  她的手心攥得很紧,指甲都快把掌心的肉给掐出血来,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又把唇紧紧抿住,一手推开了倩儿,冒冒失失地冲到了崔照的面前。
  崔照见到这般的宋宴初,微微一愣,往后退了一步行礼:“原来是宴初公主,微臣失礼。”
  宋宴初喘着气,脸颊被冷风吹得有些发紫,见着敛目不直视于他的崔照,微微有些哽咽。
  可没来得及多去思虑周全,她便开了小口道:“崔……崔崔……照……我、我有话话要……要与你……与你说……”
  她话音还未落下,崔照身边的那个小厮便没忍住捂着嘴笑了一声。
  宋宴初紧了紧牙关,脸上愈发不自在,索性又将双唇紧封住了。
  崔照看起来却并未在意,只是有些责备地瞥了眼那小厮,伸手去接过了他手中的灯盏,缓缓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先下去罢。”
  “是。”
  见那小厮走了,宋宴初才稍稍放松了些。可看到崔照独自一人站在自己面前,此时周遭寂静,只剩下她与他,心就愈发跳得猛烈,仿佛随时都要破膛而出。
  “公主,方才要对微臣说什么?”
  宋宴初抬起头,小心翼翼地吞下了一口口水,想着要快速将那句话说出,可不知怎的,她越是这样就越是不流利。
  “我……我我……我是想说,说、说……说……”
  “公主不着急,微臣仔细听着便是。”
  崔照淡淡地安慰了她一句。
  “我——”
  从她打小记事起说话便是这样了,可她从未痛恨自己的口吃至如此地步,竟连一句压了七年的话都说不出口……
  可若是再不说出口,就真的……
  “我……”
  一想到她在崔照面前话都说不利索,下一个字硬生生是被藏烂在了肚子里。
  崔照见她面色异常,依旧保持着距离,放低声音:“公主?”
  宋宴初深深抽了一口气,可硬生生就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她憋不住眼睛红了一圈,双手紧抓着衣袖,又将脸拧巴成一个小核桃,羞着跑开了。
  连一个下人都如此嘲笑她,像崔照那样完美的人,心里又怎能不嫌弃她。只因是他是个谦谦君子,又碍于自己有个公主的虚名,不会像别的人一样在面子上就挖苦嘲笑她罢了。
  而宋凝芝又是自己嫡亲的妹妹,是父皇母后最宠爱的公主,不论别的,她的伶牙俐齿就胜过自己一大截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四周都没了人,她才敢扶着一棵树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失神片刻,她愈发懊悔得紧,偏偏连一句话都说不好。眼眶那颗打转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宋宴初一个人坐在树下小声呜咽。
  “小结巴,瞧你那怂样哈哈哈哈哈——”
  逆着风,上方突然传来一阵轻扬又令她讨厌的笑声,宋宴初微微一愣,急忙擦了擦眼泪,顺着声音抬头看去。
  还真是蔺承安。
  他慵懒地倒挂在这颗树上,鬓边的一小撮青丝随风散乱了下来,使之清秀镌刻般的五官捎带上了一份贪玩的邪气。
  他勾起一边的嘴角,又冲宋宴初笑了笑,在树干上晃悠了几下,就一跃跳到了她的面前。
  宋宴初见是蔺承安之后,也没顾忌他在场看自己笑话,倒是索性哭得大声了一些。
  蔺承安顿时有些无措地笑了笑,走了过来,转而调笑道:“嘿,小结巴,又是哪个不懂事没长眼的太监宫女嘲了你,竟能惹你如此伤心?这么说来,回头可得好好赏赏惹你哭的这人——”
  霎时,蔺承安无意中就瞧见一滴眼泪从她面颊滑落了下来,剔透得发亮,居然衬得她的面庞莫名柔美客人。
  他微微有些恍惚,不由得伸手想去碰一碰留在她巴上的那滴眼泪,正在这时,宋宴初抬眸望了他一眼,似乎是心虚,蔺承安一怔,转而只得用手轻浮地掐了掐她肉肉的下巴。
  宋宴初皱眉,本就伤心,现在见到这冤家又是一肚子火气,于是伸手就去打他的手臂,忿忿地冲他吼道:“要你管了!你这人没事找事怎么总是爱找我麻烦,上次打架的事情我也带着人向你赔过不是了!蔺承安,你还想看我多少笑话才能心满意足!”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宋宴初的气还是没消,本该梨花带雨的脸此时却气得跟个大红苹果似得。
  可渐渐的,她才反应过来,方才似乎有哪里不大对劲。
  蔺承安一笑,逗她道:“我倒是不明白了,我来岚国这半年,人人都说你这公主不大方便开口说话,叫我不要搭理你。可怎么每次在我面前,你就像是变了个人,是不是你故意装成结结、结巴,想惹什么人的注意?”

  宋宴初赶忙松开了蔺承安的手,惊慌道:“才……才没有有……!”
  她嘴上虽不承认,可心里确实诧异,上次与蔺承安纠缠着打起来那会儿,她也能正常说话。可后来她又恢复往常的模样了,她原以为是自己当时气晕了头,才一时将口吃的毛病给纠正了过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