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清寥记——僵尸嬷嬷

时间:2019-09-29 07:57:43??作者:僵尸嬷嬷
TAG:

?  书名:清寥记

  作者:僵尸嬷嬷
  提示:非双处,洁癖仔仔勿入。
  那年族里的七公过寿,搭戏台,摆酒宴,邀一众亲朋贵友与乡绅显宦赴会,宏煜也在。
  开席时县官到了,那章知县是出了名的贪,隔三差五便想出各种名目索要好处,孩子们听长辈私下骂多了,对他很是厌恶。
  觥筹交盏,正要落座,意儿发现宏煜站在章知县背后,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出一只脚,搭住椅子往后一勾,霎时间人仰马翻。
  这倒也罢,他偏还作出一副关切的样子,不紧不慢上前去扶,口中叹道:“哟,章老爷这是怎么了?”眉间笑意藏不住,轻蔑又得意,当真玩世不恭。
  ……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意儿;宏煜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下弦月挂在东边一角,月色正寂寥。意儿站在贡士队伍里,忽听见有人低声议论:“快看,大理寺少卿,赵庭梧。”
  她转眼望见黑黢黢的夜色,官员们骑驴赶马,或乘轿步行,陆续汇集到午门外。各家的随从打了长柄灯笼,灯罩上贴有白纸,填着官职,以防值夜的巡卒盘查。
  火烛潦草摇曳,赵庭梧从轿子里下来,头戴梁冠,身穿朝服,束带上悬挂牙牌和印绶,冷峻整肃的模样。他接过芴板,朝文武百官里去了。
  未看清那轮廓,天太暗,春夜又冷,意儿打了个哈欠,两手揣进袖袍里,这会儿又听人说:“长公主的车辇到了。”
  安平长公主,天子胞姐,位高权重,深受圣恩。
  “听闻驸马爷方才带着朝服立在赵府门前,说是接公主上朝,却不肯进也不肯走,故意让好些人观望……”
  “果真如此?不要体面了?”
  “啥体面,瞧瞧赵大人和长公主,若无其事,谈笑自如,驸马却脸色铁青,有口难言,这便是皇家的体面。”
  意儿慢悠悠地撇向那几个搬弄是非的试子,眼皮一翻,心下厌烦。来京数月,这桩私情听了数月,她腻了,说的人倒次次新鲜。
  五更时分,皇城楼上的钟鼓敲响第三遍,掖门开,王公大臣与文武百官进入大内,三百贡士紧随其后。
  天色由黑至深蓝,宫殿上覆盖的琉璃瓦在薄雾里一重一重显现。意儿初次进宫是三日前殿试,下着微雨,雾重,奉天殿灯火通明,皇家气象威严,令她很是振奋。不过接连着会试、殿试,今日有传胪,明日有宴席,再加上不久后的孔庙释褐及朝考馆选,实在疲惫。
  “你们猜猜,今科鼎元究竟花落谁家?”人群里,宛州试子司徒嫣笑问。
  “自然非俊伯兄莫属了。”平州试子杜康道:“本朝开科以来尚未有人连中三元,今日俊伯兄怕是要做这第一人了。”
  司徒嫣忙笑:“未必吧,兵部尚书的千金蒋涵月,当年做童生时便拿了县府道三个第一,去年秋闱又是乡试解元,名震京师,论才情并不比范俊伯差多少。”
  杜康莞尔不语,后边几位试子听完,交头小声议论:“本朝恩准女子参加科举十数载,虽有近百人考中进士,可你瞧她们几时跻身过鼎甲之列?殿试考时务策,策题涉及治国之道、武备筹边、吏治政风、民生仓储,女子对当朝时政的见识终究不能与男子相比的……”
  在列女子不约而同往后望去,冷冽的目光充满疑问:是谁在放屁?
  那几人清咳两声,拂拂袖子,避开了这个问题。说话间,队伍已行至丹墀前,广场四周禁卫罗列,宫宇森严,钦天监择的吉时到了,内官挥舞长鞭,仪仗起乐,奏《飞龙引》,皇帝升殿。群臣行五拜三叩之礼,传胪大典开始,皇亲贵胄与文武百官陪立如仪。
  贡士们站得远,瞧不见前头的动静,只听内官宣读制诰:“乾德十八年三月十五,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接着拆卷唱道:“一甲第一名,平川范俊伯——”
  鸿胪寺官复又高声传唱两遍:“一甲第一名,平川范俊伯——”
  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高瘦青年,经过尚书千金身旁略微停顿,接着由礼部堂官引至御前,拜谢殿上。
  司徒嫣显然极为失望,低声嘟囔:“怎么不是蒋涵月?”。
  意儿也相当懊恼:“怎么不是我?”
  闻言,司徒嫣和杜康回头打量她,只觉得此人没有自知之明:“你会试考了一百三十三名,竟然妄想殿试能进鼎甲?”
  意儿挑眉:“一百三十三名又如何?我敢担保,方才唱名,即便是苏仲扬,必然也期待唱到自己的名字呢。对吧苏兄?”
  苏仲扬微怔,迟疑地张口:“这个……”
  杜康不明所以,小声问司徒嫣:“苏兄怎么了?”
  司徒嫣尴尬起唇:“他……会试倒数第一。”说着瞪向意儿:“你这死促狭,忒坏。”
  意儿心里舒坦,悠然一笑。
  鼓乐声长久不绝,传胪大典仍在继续。蒋涵月最终高高的考中了榜眼,是本朝第一位跻身鼎甲的女子,大家都知道,她将名留青史。
  鼎甲唱完,二甲三甲进士只宣读第一名,且只读一遍,不需出列。唱名结束,礼部仪制司官捧皇榜出御道,一路伞盖鼓吹引导,至东长安门外张挂。状元范俊伯率诸进士观榜,方才礼成。
  古人诗言: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意儿今日随状元游街,终于见识到金榜题名之风光,感叹古人诚不欺我。
  只是风光之后前程如何,尚未可知。
  她回到客栈,累得腰酸腿疼,宋敏在前门迎她,拱手笑道:“恭喜二小姐,高中二甲九十三名。”
  意儿笑着作揖:“多谢敏姐数年教导。”四下一瞧,又问:“怎么不见阿照?”
  宋敏道:“方才京花子前来报喜讨赏,阿照给了一吊钱,他们嫌少,吵骂起来,被阿照打了出去。”
  “她人呢?还在打?”
  “买酒去了。”
  意儿恍然大悟:“我说怎么回来的时候有几个鼻青脸肿的在背后瞪我呢。”
  两人往客栈里走,意儿回房更换常服,那身进士袍在释菜礼后仍需送国子监交收。宋敏已备下好菜,没一会儿阿照提脚进来,额头冒着细汗,嘴里直嚷:“作死的,会宝楼的羊羔酒竟卖到八钱银子!八钱!”
  意儿眼里发亮,伸手笑道:“好丫头,快给我满上,只等你这酒呢。”
  阿照落座,语气微喘:“我的好姐姐,可省着点儿吧,咱兜里没多少银子了。”
  意儿望向宋敏:“果真到了这步田地?阿照竟同我哭穷。”
  宋敏笑说:“京城物价高昂,你又大手大脚惯了,哪里晓得这丫头心里多着急。”
  意儿畅快地吃了杯酒,辣得双目迷离,好不舒坦。“着急作甚,”她勾起嘴角笑:“真到了山穷水尽,有阿照在呢,叫她去东街瓦肆里搭棚子,摔跤耍拳也好,舞刀弄枪也罢,凭她的身手,难道不比那些演杂戏的强?”
  阿照听了一时怔住,抿紧了嘴,憋得好一会儿,双颊通红,暗暗嘀咕:“我堂堂溪山派弟子,伏羲掌正统传人,岂能去街上杂耍表演,做那乞食之人?”
  意儿忍笑:“你算哪门子传人?”她眉梢上挑:“我的大女侠,好生坐下吃酒吧。”
  说笑半晌,意儿醉了,昏幽幽解了外衫,歪在床头打瞌睡。宋敏见阿照仍闷闷的,上前轻拍她的肩:“怎么,当真恼了不成?你还不清楚她的性子,那个心高气傲的小姐,即便自己出去抛头露面,也绝不会让咱们挣钱养活她的。”
  阿照道:“我心里怎会不知?就是气她那德行,这都火烧眉毛了,她还笑得出来,睡得着觉。”
  宋敏摇头:“哪里就这么要命了?”
  阿照打个小酒嗝,扶额道:“我也不明白,御史大人那么清正的官,怎会有如此娇气的侄女?”
  宋敏笑:“她虽是商家小姐,然这几年跟着御史大人在外辗转,也吃过苦的,只是不放在心上罢了。”
  阿照接话:“既然家里有钱,去年秋闱,她怎么不顺道回去看看?”
  宋敏默了会儿:“你还不知道,她当年是和家里闹开了的。”话至于此,忽而打住,再没了下文。
  次日意儿去礼部参加恩荣宴,参与考试的所有执事官员一同赴宴,礼部尚书代皇帝出席,席间有教坊司奏乐,好不热闹。
  诸进士四人一桌,开怀畅饮,意儿吃着酒,听周遭所谈之事,无非几日后的朝考馆选。
  “若能考中,选为翰林院庶吉士,今后的仕途便能通顺些,若不中,还不知怎么个去处。”
  “譬如甲辰年的殿试第四名,赵庭梧大人,入翰林习学,不待散馆便授了翰林编修,一路晋升,如今官至大理寺少卿,而与他同榜的非翰林出身的那些个,如今还在各州县衙门慢慢熬着呢。”
  有人道:“那赵大人会试前曾在长公主府中做过三年幕宾,有长公主做靠山,扶摇直上,岂是旁人能比的?”
  当晚意儿回去,犹自思忖许久,同宋敏说:“过几日朝考,我并无把握选入翰林,要么留在京中某部当差,要么外放州县衙门,依我自己的愿意,最好不要留在京城。但若外放,做个正印官,掌一县之政令,我却……有几分胆怯。若做个佐贰官,我又不愿受那夹缝气。”她单手撑额,用簪子轻挑灯烛:“到底不比在姑妈身边,今后都得靠自己了。”
  宋敏瞧她伤神的模样,好笑道:“总算有你烦恼的时候。”
  意儿轻叹:“人家同你谈心,你还取笑我。”
  宋敏颔首:“不敢不敢。其实御史大人命我随行,正是为你排忧解难的,你只管施展抱负,无需担忧其他。”
  意儿默了半晌,莞尔哼道:“那倒也是,凭我的聪明才干,定能立一番事业,到时让父亲好好瞧瞧,他看不上的女儿,如今比他儿子还强。”
  宋敏垂眸不语。
  释菜礼后不久便是朝考,意儿果然成绩不佳,未能选中。又几日后,三月底,朝廷授官的诏书下来,她被封了从七品的县丞,外放清安府平奚县,十日内启程。
  意儿去吏部领了告敕和官服,回到客栈,让阿照准备行囊,这几日便上路。
  阿照犯难:“此去平奚,半月路程,恐怕盘费不够。”
  意儿不知在想什么,又听阿照道:“我听闻那杜康借了上千两京债,打点各部关系,要不咱们也……”
  意儿咋舌:“上千两?他不过封了七品知县,年俸五十两,拿什么还?”
  宋敏打了打扇子:“二小姐忘了还有常例呢,哪个当官的是靠薪俸过活的?再者韶亭地方富庶,素来是个肥缺,去年被流放的张礼,曾在韶亭县做通判,不过半年便搜刮了八千两雪花银。”
  意儿冷笑:“杜康若有那心思,只管等死吧。”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找出她姑妈前日寄来的信,揣入袖中,转而告诉阿照:“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取银子。”
  “啊?”
  她不待阿照细问,出门下楼,离开客栈,穿过两条大街,来到一座府宅门前。
  四五个看门的家丁打量她:“小姑娘找谁?”
  “我找赵庭梧,烦请通传一声。”
  那几人笑:“好大的口气,竟敢直呼我们老爷的名字。”
  意儿想了想:“周升可在?找他也行。”
  家丁面面相觑,暗自嘀咕:“这姑娘像是新科的进士,前几日放榜我曾见过。”
  “区区一个进士,我们老爷未必有空见她。”
  “怕不是周管家的亲戚?”
  于是又问:“这位姑娘,你姓甚名谁,可带了名帖?”
  “我姓赵。”
  “你也姓赵?可与我家大人沾亲?”
  意儿说:“他自小在我家长大,我管他叫四叔,你说算不算亲?”
?
?
第2章?
  周升衣袂带风,急忙从西角门出来,远远看见一个青衫女子站在石狮子旁,鹅蛋脸,美人尖,妩媚杏眼,他仔细认了认,心下跳得发沉,两步上前,忙笑着躬身:“二小姐,果真是您。”
  意儿也打量他:“多年不见,你当上管家了,真有出息。”
  周升笑:“都是四爷抬举小的。”说着引她入宅,穿过游廊,花园,来到一间厅房。
  “四叔在吗?”
  “在的,方才散值回来,这会儿正同几位大人议事,请二小姐在偏厅稍等。”
  她落座,丫鬟奉茶,周升赔笑几句便出去了。
  时近傍晚,厅堂暗暗的,窗外院子里种着绿竹,风吹过飒飒作响,黄昏暮光摇曳,四周愈发幽静。意儿听见隔壁隐约有说话声,手里端着茶盏,不觉地慢慢愣住。
  原来他们在谈今科试子冒籍应试一案。
  自古科举对考生都有身份限制,本朝规定触犯法律者与倡优皂隶及其子孙三代不得报考。谁知今年会试放榜那日突然有人告发考生夏堪原是优伶之子,为了取得参考资格,他父亲将他过继给一位身世清白的远房亲戚,这才入了县学,后又参加乡试、会试,竟还中了进士。
  皇帝将此案交给刑部查办,照以往的律例,无非革除功名,发回原籍,再将涉案官员治罪。岂料那刑部左侍郎却心生同情,觉得因一人之身祸及三代,实令仁人君子不忍,遂恳请皇上开豁为良,让他们的子孙可以应试。(1)
  当日在朝上,赵庭梧质问侍郎:“朝廷开科取士,为国家选拔人才,今日若许那倡优之子考取功名,明日他为官主事,到了公堂上,被人指出他父亲是戏子,母亲是妓.女,何以威镇民庶?”

  左侍郎哑口无言。意儿事后闻得,心想公堂之上,自然以法服人,又何惧攀扯其他?
  后听宋敏说,刑部和都察院素来与长公主不睦,吏部和大理寺却是长公主的臂膀,那夏堪在此暗涌之下也不知能否完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