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偷香——Miang

时间:2019-09-26 09:01:31??作者:Miang
TAG:

?  《偷香》作者:Miang

  文案:
  宁王霍景,心狠手辣,暴戾无情。
  一日,下属为讨好宁王,送上一娇妾。娇妾名唤笑笑,体有异香,身娇腰软,能弹还擅舞。
  宁王:真香!
  后来,有人问笑笑,她到底是如何降服凶残狠辣的宁王的?
  独宠王府的宁王妃表示: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鸭
  所有人都以为,她进了宁王府,只会落得玉殒香销的下场;谁料到,她却被宁王捧在掌心,宠成了人人艳羡的模样。
  阅读贴士:
  1.是傻白甜文。
  2.1v1,双处,HE;娇甜小妾vs暴戾王爷。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笑语;霍景 ┃ 配角: ┃ 其它:
?
?
第1章 赎身
  江州初夏,薄暑袭人。
  纸纱牖外,蝉鸣低低,间或夹杂几声弦音牙响,弹的是慵慵懒懒、慢条斯理的调子。
  庭院里朱萼绿条争发,在青石砖面投下一圈淡影。绿柱红檐之间,一个矮个儿丫鬟提着群裾,匆匆疾步而行。未几,她在一扇门前停下,难掩兴奋之色,向门里问道:“姑娘起了吗?”
  “唔……”
  半掩的门扇内,传来依稀的声响。
  这丫头按捺不住,挂着满面笑容,推门嘎吱而入。“姑娘可别午睡了,快起来收拾收拾,柳四公子来了!四公子他呀,已和家里商量妥当了,打算给姑娘您赎身子呢……”十三四岁的丫头,絮絮叨叨地说着,已开始替自家姑娘挑拣妆奁匣里的钗饰,“现在赶紧去前头,还能见着四公子呢……”
  珠帘后,一道人影半坐了起来,不过片刻,她又重新仰倒了回去,抱着玉枕翻了个身。
  小丫头怔了一下,忙扑过去打起床幔,推了推床上的女子,急道:“姑娘,该起身啦!”
  那床上的女子这才迷蒙着眼,坐了起来。只见鸦黑发丝自肩上披落而下,柔顺如水似的。她摩挲着,将一缕发丝撩到耳后,露出张满带夏困懒倦的脸。
  “石榴,你说谁来了?”她揉了揉眼。
  “四公子来啦,柳四公子!姑娘不是常说他通乐理,和一般的臭男人不一样吗?”丫鬟石榴嘟囔着。
  午憩被吵醒的唐笑语,这才清醒了过来。她怔了片刻,低头喃喃嘀咕道:“我只是与他说笑着玩,他还当真了?……还回家去与柳老爷、柳夫人商量了?”
  石榴偷着乐起来:“姑娘这样国色天香,整个江州,不知有多少男儿为姑娘你倾倒。柳四公子动了真心,也是难免的。且四公子风流俊美、痴情儒雅,姑娘还不赶紧抓紧了,将人哄住?”
  唐笑语从薄被里伸出一只手,叫石榴伺候自己穿衣服,低声说:“我可不信!他又能有多痴情?”
  话虽这么说,但唐笑语还是有点怔怔的,心跳得快了起来。赎身子对于她而言,可不是什么小事。虽妈妈不大可能放她走,但若此事当真成了……
  她这一辈子,也许都会就此改变。
  “四公子信誓旦旦地说了,他要娶您为妻呢,能不痴情?”石榴笑嘻嘻地给她换衣裳。
  石榴说话的方式,一贯没大没小。要在普通人家,丫头这么和主子说话、玩闹,那铁定是要挨板子的。但在水莲院,这却是常事。原因无他,只因唐笑语不是什么正经主子。
  水莲院在江州的名声,好坏掺半。
  往坏里说,水莲院是勾栏销魂之所,养了一楼一馆环肥燕瘦的美人,勾的江州男人日思夜想、流连忘返。往好里说,水莲院的姑娘们从来只卖手艺,不陪笑脸。吹拉弹唱,每个姑娘皆有一样精通的:或是黄鹂嗓子,或是琵琶妙手;这满院的天音妙弦,叫京城的大人物都有所耳闻,以至于不远千里前来一饱耳福。
  而唐笑语,便是水莲院的一棵摇钱树。她能弹琵琶,还擅舞乐,最拿手的是曲子是《金谷园》。江州的文人骚客,有不少都爱千金一掷博她笑,还写了“小怜弹破碧云天”、“弦上相思汉妃识”之类的诗文,四处传扬。
  石榴是水莲院打小买来的,除了伺候人,还要学歌乐。等她到了十五岁,也要登台卖乐。水莲院的妈妈将她放在唐笑语身旁,也是希望石榴能沾沾唐笑语的福气,以后大红大紫,令水莲院财源广进。
  唐笑语换好衣裳、梳了发髻,和石榴一道穿过中庭。路上树荫蔽日,一径的鸣蝉冗长作响。有个女郎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唐笑语仔细听了听,是在唱《金谷园》呢。
  “石郎呀……郎笑藕丝长,长丝藕笑郎……”这女声吊着嗓子,婉转妩媚,煞是好听。
  到了花厅前,石榴就迫不及待地率先冲了过去,俏皮笑道:“妈妈,咱们姑娘来了!”
  “见过柳四公子。”唐笑语在门扇前低身一礼。
  门后的厅室内,坐着个年轻公子。他穿一袭天青色柳叶纹长衫,发冠高束,手持折扇——那只拿着折扇的手,不知为何有几道细小伤口——神色腼腆中略带丝紧张。他本有一张文雅面容,但此时涨红的面色,让他的面庞像是要烧起来一样。
  “笑语姑娘……”他眼神轻晃了一下,有点儿紧张,“我和燕妈妈谈妥了,替你赎了身,迎你回家去。”
  他悄一抬眼,看到门口略略垂首的少女,面庞愈红。
  夏日微炎,唐笑语穿了件轻透的浅杏色上襦,下系一条翠烟罗裙,半卷袖下露出截嫩笋也似的腕子;堕倭松薄,斜插两支花檀木簪,额边再散两缕细碎乌发,露出对秋水似的眸子,并一双远山云岫样儿的眉。
  她并非是水莲院最美艳倾国的姑娘,却让人看了就心里舒坦——脸蛋甜,眼神光甜,笑出两个梨涡的模样也叫人心里绵丝丝的,仿佛偷吃到了一星半点的糖。
  柳四公子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心如擂鼓,赶忙低下头去。
  燕妈妈在一旁赔着笑脸,眼里挂着满意之色。她恭敬客气道:“四公子这样痴心长情,咱们笑儿也是记在心上。平日里,她有事没事就要念叨一声四公子呢。”
  唐笑语一听,心便小小地跳了一下。
  看来,燕妈妈已经和柳四公子谈好了,要让她跟着四公子回柳府去了。
  水莲院的姑娘,大多数都逃不脱这一个结局——姑娘们自小被养得花容月貌、金尊玉贵,年少时是五陵年少争缠头的光景;待得年岁渐长,便由阔绰人家赎身,或是做妾,或是为伎。
  唐笑语在水莲院长大,自然清楚自己的将来也是如此。只是,她还存着一丝念想——也许,她可以为自己赎身,做一个自由来去之人呢?
  纵使,这希望只有一星半点儿,她也怀抱着念想,暗地里攒着银钱。这么多年了,她在水莲院一日红过一日,有无数男子想为她赎身,但燕妈妈念着她是棵摇钱树,便是再高的价钱也不愿松口。她还以为,也许她这渺小的愿望可以实现——
  但她没想过,梦醒的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见唐笑语怔怔出神,燕妈妈焦急地催促:“笑儿,还不快谢过四公子?平日里最念叨着四公子,怎么公子到了,你便丢了魂儿似的?”
  唐笑语连忙仰起头,露出两道浅浅梨涡,绵声说:“谢过四公子。”
  她是贱籍,托身于这水莲院中,并无多少挑剔的权力。能得柳四公子的青眼,还让他说出“娶为正妻”这般玩笑似的话,已经是她的造化和福气了。
  除了巧笑嫣然,谢一声恩,也没其他好做的。
  燕妈妈笑吟吟看着二人,想起到手的大笔金银,心底美滋滋的。她道:“笑儿,后日四公子便会派人来接你,你这两天好好收拾收拾,与姊妹、师傅话个别,日后专心伺候四公子去。”
  说罢,燕妈妈就退了出去,还把探头探脑的石榴也给拎走了。
  屋子里静了下来,却还能听到有个歌女在唱着《金谷园》,依稀还是“郎笑藕丝长”这一折。柳四公子略略咳了咳,红着脸,道:“笑语姑娘,我唐突为你赎身,还望你不要见怪。”
  唐笑语摇摇头,笑眸弯弯,说:“笑儿当谢过公子才是。”
  柳四攥着折扇,结结巴巴说:“我爹娘不大同意你进门,如今我自己住在外头,没了以前的富贵,还望笑语姑娘见谅。待…待我考中了,有了功名,再给笑语姑娘凤冠霞帔。”
  唐笑语一听,怔住了。
  柳家是江州的名门,家中四位公子个个出众。这柳四也是文采斐然,名传十里。万万未料到,他会为了自己与父母闹僵,甚至还搬出了柳府,一人独居。
  要是传出去,这可是要落人话柄的。就算考中了功名,于官场上也添一桩笑柄。
  “这…值得吗?”唐笑语蹙眉,“我也非什么倾国美人……”
  “值得。”柳四点头,腼腆一笑,“笑语姑娘说了,你此生最大的愿景,便是给自己赎身。且你不想做妾,宁可一穷二白地自己过活,也不想做个高门妾室。我柳文轩又怎能用妾室的身份,来折辱你呢?”
  他这话说的略有点儿结巴,却极是恳切。一双漆黑的眼望过来,晶亮晶亮的,满是少年人的赤忱与天真。
  他确实真心欢喜唐笑语,不仅爱慕她容颜舞艺,更爱她身上一缕奇香。她自己久闻不绝,别人却如置身芝兰之室一般。
  唐笑语听着他的话,心底微微一软。自己偶尔的酒后一句话,柳四竟然当了真。
  “公子可真是说笑。”她低了头,故作娇羞,不着痕迹地避开柳四的眼神。
  她自知自己是贱籍,当不起柳四这样的厚爱。他可以这样说大话、开玩笑,她却万万不想当真,免得日后伤了自己,还作践了一颗心。
  柳四看看外面的日头,说:“笑语姑娘,我不能久留,这就要走了。后日,我便派人来迎你回家。”
  他想要走,又显出一副踌躇模样。好半晌,才从袖中抽出一支发簪,递给唐笑语,道:“这……这是文轩亲手所作,雕工拙劣,还望笑语姑娘不要嫌弃。”
  这是一支木簪,粗劣地雕出了一双并蒂莲花,虽见其形,却不得细节。簪身被捂得微微发热,也不知他在袖中将这簪子揣了多久。
  “恭送四公子。”唐笑语收下发簪,作出惊喜之色,又将他送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啦~
  这是一篇甜宠恋爱文嗷,男主在第五章 登场~
  柳四公子是个路人,酱油都没打到就要告辞的那种哈~
  he,双处,1v1,我要甜死自己——!
  打滚卖萌,求个收藏!
?
?
第2章 辞别
  柳四公子为唐笑语赎身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几个水莲院。入了夜,所有的姑娘都知道了,水莲院最鼎鼎大名的摇钱树唐笑语就要嫁出去了。
  几个相好的姊妹都争先来凑热闹,左左右右,将她团了个严严实实。屋里一片胭香脂软、娇声燕语。
  “妈妈竟然当真舍得放笑语姐姐走!先前那么多人都想赎笑语姐姐,妈妈不都回拒了?”
  “柳家的公子,不仅有钱,更有柳府的权势!这是那些满身铜臭之人可比的?”
  “这柳公子文采翩翩、外貌俊朗,嫁给他,便是做个妾也值当!笑语姐姐可真是寻了个好去处。”
  众女都艳羡不已。毕竟,身为歌姬舞女,人在贱籍,总是命不由己。能被柳文轩赎买了去,在她们眼里可真是撞了大运。唐笑语坐在一旁,听着众姐妹道喜之声,并没多说什么。
  上灯了,水莲院最热闹的时候到了,诸姑娘这才纷纷散去。燕妈妈差了几个仆役、嬷嬷过来,帮唐笑语收拾行装,唐笑语自己则坐在走廊上,懒洋洋看着夜晚的星河。
  晚上是水莲院最热闹的时候,歌舞不断、管弦妖娆,灯火绵延不止,比天上的星子还要热闹。欢笑哄闹、娇声软语,无一不是销魂。往日里,唐笑语隔三差五便要登台献舞,但如今她已是柳四的人了,便不用出去抛头露面了。
  石榴从小厨蒋拿了一叠金丝豆沙卷来,一大一小二人便盘腿坐在走廊的靠椅上,有一搭没一搭说着闲话。
  “姑娘,你欢喜四公子吗?”石榴的嘴塞的满满当当的,好奇地睁着眼。
  “呀……这个啊……”
  唐笑语素手托腮,衣袖如水似地从手肘上倾落下来。她望着屋檐外的夜幕与一天星河,喃喃道:“我欢喜与否,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她可没的选呀。
  石榴说:“可我觉得,四公子是个好人,他待姑娘你也是真心的。”
  唐笑语听着,便从袖中取出柳四所雕的那支木簪来。她用木簪迎着夜空,借着暗弱的星光,眯着眼瞧上头雕工粗糙的莲花。她想到白日里在柳四的手上见到的伤口,心里不由微微一动。
  “也许吧……”唐笑语托腮,慢吞吞说。
  她自小在水莲院长大,见过形形色色的男人。有肥头大耳、粗鄙无礼的富商,亦有道貌岸然、满口君子的文人。那些个男人,无一不是对她殷勤有加、甜言蜜语,但她却从未对哪句爱慕之语动过心。
  身为浮萍,她不敢奢想富贵权势,也不期望能独得宠爱。她所愿所盼,不过是能攒够银钱,为自己赎身,然后安稳平和、无波无澜地度过这一生。
  至于柳四……
  兴许,他是真心的,不过谁又敢保证日后呢?在这水莲院里,唐笑语早见惯了情迁心变的男人,并不对衷情之事抱有希望。
  唐笑语将那支柳四亲手雕的木簪贴在颊边,轻轻磨蹭了一下,喃喃说:“这木簪子也不好看,却是温温润润的,摸起来也舒服……”
  石榴吃吃地笑了起来。
  夜色又深沉了些,不知为何,后院里忽然也热闹起来。几个今日本当休息的姑娘,竟都匆匆奔出了房门,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朝着燕妈妈的屋里去了。
  石榴远远瞧见了,她把最后一块豆沙卷塞入口中,含糊问:“怎么大家都往妈妈那里跑?莫非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要是换做以往,定是叫姑娘你去……”

  唐笑语说:“横竖也不管我的事儿了。过了明日,我便是四公子的人了呀。”
  “也是!”石榴笑嘻嘻地,“姑娘,等你和四公子走了,过上了好日子,可不要忘了石榴呀!妈妈还指望着我能沾沾姑娘你的福气,日后大红大紫,和你一样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