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古代架空

嫁纨绔——墨书白

时间:2019-09-21 08:05:40??作者:墨书白
TAG:

?

当前被收藏数:116751 营养液数:90741 文章积分:2,022,622,976
  《嫁纨绔》 ?作者:墨书白
  文案:
  柳玉茹为了嫁给一个好夫婿,当了十五年的模范闺秀,却在订婚前夕,被逼嫁给了名满扬州的纨绔顾九思。
  嫁了这么一人,算是毁了这辈子,
  尤其是嫁过去之后才知道,这人也是被逼娶的她。
  柳玉茹心死如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后,她悟了。
  嫁了这样的纨绔,还当什么闺秀。
  于是成婚第三天,这位出了名温婉的闺秀抖着手、提着刀、用尽毕生勇气上了青楼,
  同烂醉如泥的顾九思说了一句——
  起来。
  之后顾九思一生大起大落,
  从落魄纨绔到官居一品,都是这女人站在他身边,
  用娇弱又单薄的身子扶着他,同他说:“起来。”
  于是哪怕他被人碎骨削肉,也要从泥泞中挣扎而起,咬牙背起她,走过这一生。
  而对于柳玉茹而言,前十五年,她以为活着是为了找个好男人。
  直到遇见顾九思,她才明白,一个好的男人会让你知道,你活着,你只是为了你自己。
  ——愿以此身血肉遮风挡雨,护她衣裙无尘,鬓角无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玉茹,顾九思 ┃ 配角: ┃ 其它:
  作者简评:
  这是一个讲述了扬州一位保守谨慎的小商户之女柳玉茹在阴错阳差之下嫁给纨绔子弟顾九思,而后被迫卷入顾家灭门之祸,在乱世中相互扶持,逆流而上,一位从纨绔子弟最后官居一品,一位从小家碧玉成为女首富,最终成为神仙眷侣的传奇故事。故事人设新颖亮眼,剧情线波折传奇,感情线细腻动人。纨绔子弟男主与谨慎保守的女主在乱世之中求得自己、拯救他人的故事设置,保证不失戏剧性的情况下保留了细腻温馨感情。
?
?
第1章 楔子
  梦里漆黑的长夜,她摸索在路上,提着一盏灯,走得很急。
  月光落在羊肠小道上,映着她纤瘦的影子和摇晃的灯光,仿若幽冥使者,提灯夜行。
  不远处,小巷尽头,灯火通明,有许多人站在那里,议论声中夹着哭喊,男人的怒吼和女人的尖叫声交织在一起,似如地狱被拖到了人间,听得人头皮发麻。
  她走出小巷,混入人群,心跳得又快又急,只听旁人议论着道:“顾家这是犯了什么罪啊?”
  “哪里是犯了罪?”围观的人道:“不过是王大人缺了粮饷,宰头肥羊罢了。”
  她侧目看去,说话的人是城东说书的一位先生,消息极为灵通,他叹了口气道:“梁王谋反后,范轩领兵入东都,说是清君侧,却在一夜间杀完了所有李姓子孙,而后挟持太后百官拥他为帝。他不过只是一个幽州节度使,就敢自称天子,其他各方英雄谁能服气?于是各地节度使打着灭反贼的名义都自立为王,乱世来了,咱们王大人,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
  “不过也怪这顾家,”说书先生扇子一指,所有人把目光落在那朱红大门之前,大门前有一个女子,正被官兵抓着头发拖出来,她叫得声嘶力竭,然而众人却是十分冷漠,听着那说书先生道,“他家本就富庶,当年仗着与梁王沾亲带故,就在扬州横行霸道。他那儿子顾九思,向来是个不成气的,整日赌钱生事,若非当年他打折了王大人长子的腿,今日这场灾祸,或许还轮不到他们。”
  “是啊,”说起顾九思,所有人立刻附和起来,忙道,“他当初不仅打折了王大人的腿,我还听说,他还当街纵马,差点踩死了九生他娘呢。”
  这一开头,所有人都议论起来,不过顷刻之间,柳玉茹就清楚听到,原本不过只是一个喜欢打架赌钱的纨绔子弟,突然就变成了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混世魔王。
  她觉得呼吸困难。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有这样的情绪,她只是清楚的知道,那九生他娘,本就是个讹钱为生的,平日里所有人都对她骂骂咧咧,现在却成了一个纯良孤苦的老妇人。
  而他们说那王大人的儿子,才是个真正的色中饿鬼,糟蹋了不知道多少好姑娘,只是仗着家大势大,所有人拿他没有办法。
  她静静看着一切,捏紧了手里的灯笼,然后她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被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拖了出来,随后一个男人嘶吼出声追了出来,大吼道:“娘!”
  追出来的青年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玉冠早已歪斜,如绸墨发凌乱散开,衣衫上沾染了血迹,他脸上全是眼泪和愤怒,然而饶是如此,却仍旧没有折损他容貌分毫。
  他眼若桃花,眉如远山,整个人生得极为秀雅,但因他长得极为高瘦,眉宇间又带着疏朗之气,哪怕五官十分精致,却也不显得阴气,反而只是让人觉得,清隽俊雅,如松如竹。
  在他出现那一瞬间,原本议论着的人顿时止住了声音,所有人看过去,而拖着他母亲的那人转过头去,将手搭在他母亲肩头,笑着道:“顾九思,你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就知道哭了?”
  听到这话,顾九思整个人微微颤抖,可他还是道:“王荣,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放开我娘。”
  “你这是什么话?”王荣笑起来,手里轻轻甩着鞭子,“你们顾家跟随梁王谋逆,这罪是你一人能当的?你放心吧,你娘不会死的,我父亲向来宽厚,你们家的小孩儿,女人,我们都会留下,哦,对了,你还没有儿子是吧?”
  说着,王荣似乎是觉得有些可惜,叹了口气道:“唉,你也没娶个妻妾,家里也就剩下你娘和你爹那几个妾室能卖了,不过她们年老朱黄,也只能卖到最下等的暗窑去,可惜了。”
  “王荣!”
  顾九思怒吼出声,王荣看见他的模样,大笑起来:“这样不正好吗?有人好好照顾你娘,你和你爹走得也没牵挂。”
  顾九思没说话了。
  他捏紧了拳头,雨淅淅沥沥下起来,旁边都是女人的尖叫声,他们府中的男子无论如何都是要死的,于是一个个都持剑当在女子身前,似乎想要护住妻儿。
  顾九思静静看着王荣,他目光绝望又悲戚,像一只被囚于绝地的孤鹤,高傲中带着决绝。
  他终于道:“王荣,你要怎样,才愿意放了我娘?”
  “怎样?”王荣笑起来,他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要不,你给我磕三个头,从今后当我的干儿子吧?当了我的干儿子,你也算我爹的孙子了,说不定会放你们顾家一马呢?”
  听到这话,顾九思睫毛微颤。
  柳玉茹静静看着,周边雨越来越大,打湿了她手里提着的灯。围观的人因着这大雨,也陆陆续续离开,就只有柳玉茹站在那里,面色平静,无悲无喜。
  好久后,她听见顾九思低声道:“好。”
  说着,他颤抖着身子,低了头,弯了膝盖。
  也就是那一瞬间,王荣身边的女子骤然从袖中抽出利刃,猛地捅进了王荣的腹间。旁边侍卫反应得极快,在女子抽刀那片刻就挥刀砍了过去,顾九思高喝一声,猛地扑到那女子身上,然而四面八方都是刀剑,母子二人当场被十几把刀剑贯穿了身体。
  “我儿……”
  女子微微颤抖,她抬起染血的手,覆在顾九思面容之上,喘息着道:“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轮回路上,莫要走错了路……”
  顾九思没有动,他口中鲜血大口大口呕出来,女人慢慢闭上了眼睛,他单膝跪在地上,低声应了句:“孩儿……遵命。”
  而后他从自己身上抽出了刀,慢慢站了起来,雨水混着他的鲜血一路蔓延,落到了她脚下,他提着刀转身,电闪雷鸣间,男子浑身染血,似若修罗。
  众人惊得都不由得退了一步。
  而那人却是提着刀,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来。
  “救我……”
  他沙哑出声,目光死死盯住了她:“柳玉茹,”他叫出她的名字,“救我!”
?
?
第2章?
  柳玉茹是被鸡鸣声惊醒的。
  她睁开眼时,已是晨时,太阳刚刚出来,光温柔的落在房间里,丫鬟印红捧了刚从院子里采摘的凤仙回来,插入花瓶中,笑着看向柳玉茹道:“小姐醒了?”
  柳玉茹轻轻喘息着,没有回话,她满脑子都是那双绝望又痛苦的眼睛,印红皱了皱眉头,走到柳玉茹身前,不由得道:“小姐可是魇住了?”
  印红的话让柳玉茹慢慢回神,等她反应过来,她轻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叹息道:“是做了个噩梦。”
  不仅是噩梦,还有些荒唐。
  她不仅梦到了和她素昧平生的顾九思,还居然梦到了梁王谋反,天下大乱。
  众人皆知梁王乃西南忠心耿耿的异姓王,梁王手握重兵,曾数次救天子危难,为了让天子放心,还把自己一家老小全都送到了东都,作为人质安抚众人的揣测。他若是要反,大约早就反了,还等着现在?
  幽州节度使如今虽然不知道具体名谁,但也知是姓赵,绝不是她梦里那个范轩。
  而顾九思和王荣……
  他们两家一直交好,虽然不怎么听闻王荣和顾九思往来,但想必关系也不差,怎么会有他把王荣打断腿一说?
  一番细想下来,柳玉茹顿觉可笑,她竟然被这样的梦境给吓住了。
  怎么会梦到顾九思呢?
  她不由得想,觉得自己也是太过奇怪了。
  她和顾九思其实根本八竿子打不到边,顾九思是这扬州城最有权有势的富豪家中的嫡子,而她只是一个小小布商之家不受宠的嫡女。之所以知道顾九思,也无非是因为这位少爷平日在扬州城里日日闹个不停,走哪儿都听闻罢了。
  今日听说他在春风楼一掷千金博花魁娘子一笑,明日听闻他在赌坊豪赌万两白银一夜输光。偶尔她上集市,也会遇见顾九思,这公子哥儿十分显眼,常常就是身着白衣,手里拿个折扇,提着个鸟笼,一张姣好的脸上笑得春风得意,眼角眉梢俱是傲慢轻蔑。
  人长得太好,做事儿又如此招摇,想认不出都难。
  她不知道顾九思认不认识她,她想也可能认识,毕竟她在扬州城,也颇有点名声,但这名声却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儿,原因无他,她的名声就是:出了名的艰难。
  她家在扬州,勉强挤进富商之列,以丝绸布料为营生。她父亲柳宣生性风流,而母亲苏婉则是父母媒妁之言所娶,故而虽然是正室,却不受宠爱,加之身体不好,这么多年,也就生了柳玉茹一个女儿,反倒是妾室张月儿,生了两男一女。
  没有一个儿子,于这个时代便是女子最大的错,于是苏婉虽为正妻,家中却是由张月儿掌管中馈,有名无权,那自然过得也不甚如意,于是整个扬州城都知道,柳宣宠妾灭妻,对苏婉和柳玉茹十分同情。
  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柳玉茹便学会了时时守着规矩,懂时务,知进退,见谁都有三分人缘,不做任何逾矩之事,成为一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找个妥妥当当的人,体体面面嫁了,安安分分过上一辈子,这就是她一生的规划。
  她是个极有目标和执行力的人,为了走好这一生,她很早就定了,她想嫁给叶家的大公子,叶世安。
bet365最新网站  叶家与他们这些商户不同,乃士族出身,早先叶家就住在柳家对门,算得上是门当户对。柳玉茹与叶家大小姐叶韵交好,常去叶家串门子,她早早看出来,叶家家风正,家里不是个嫌贫爱富的,老太太也喜欢她,而叶世安这位公子,早些年还未去白鹭书院时她见过几次,那时还小,不大看得出相貌,但人也长得算端正,虽然不大爱说话,做事却很踏实,小的时候就是一干童生里功课最好的,日后或许也能挣个功名。叶世安人不错,叶家也好,嫁过去,差不多就是能满足她这“安安稳稳”过一生的目标的。
  为了嫁给叶世安,她常去叶家找叶韵,然后就陪着叶韵一起照顾叶老太太,哄着叶老太太开心,这么一照顾,就是七八年,叶老太太也就对她上了心。与其让孙儿娶一个不知根底的女人,倒不如娶一个知根知底又贴心的柳玉茹。
  于是她前日及笄礼,叶老太太亲自上门来当了她的宾客,私下里同她道:“过些时日,我便再单独来找你父母聊聊。”
  得了这话,她自是明白了叶老太太的意思,便一直等着。
  等到了今日,她用水清洗了脸,让自己从噩梦中清醒过来,便听印红高兴道:“小姐,叶老太太来了!”
  听到这话,柳玉茹心里飞快跳起来。
  她很想上前厅去听一下,叶老太太是如何说的,可她晚辈,未经召唤过去,始终是不妥,等了许久之后,终于有人过来,让柳玉茹上前厅去,柳玉茹已经梳洗完毕,她深吸了一口气,跟着侍女到了前厅。
  厅里坐了三个人,叶老太太坐在正上方左手边的椅子上,柳宣坐在右手边,而张月儿则是笑意盈盈坐在柳宣身旁最近的椅子上,同叶老太太说着话。
  柳玉茹先是愣了愣,随后迅速低下头来,遮住了那一丝不悦的情绪。
  叶老太太见她进来了,高兴道:“来来,玉茹,坐过来说话。”
  柳玉茹抬头朝着叶老太太笑了笑,却还是恭恭敬敬先行了礼,随后得了柳宣的应许,才来到叶老太太身边坐下。叶老太太握着她的手,笑着道:“玉茹啊,真是我见过最乖巧有礼的姑娘了。我以前就想着,柳家的家教这样好,竟能教出这样好的姑娘来,若这姑娘是我孙女,那就太好了。”
  “老夫人哪里的话,”柳宣给叶老太太倒了茶,笑着道,“玉茹还是因为常在你身侧,您教导的好。叶家言情书网,让我们玉茹也沾染了些墨香。”
  双方互相恭维了一番后,柳宣才终于给柳玉茹说了正事儿,轻咳了一声道:“玉茹啊,今天老夫人上门来,是和我们商议你的婚事。她希望你能和叶家大公子结秦晋之好,我们便叫你过来问问,你怎么想?”

  听了这话,柳玉茹压着冲动,温和道:“玉茹听爹娘的。”
  大伙儿笑了起来,柳宣道:“那便定下了。不过大公子如今似乎正在参加乡试,不知提亲得到何时了?”
  说着,柳宣似乎是有些忧虑道:“我听说顾家那位大公子也到了年纪,他母亲正给他到处想看,前阵子才上了刘家的门。老夫人,”柳宣转过头去,同叶老太太道,“得抓紧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