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穿越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

素手匠心——沈碧瓷

时间:2019-10-09 09:55:47??作者:沈碧瓷
TAG:

?

93.97万字 10.92万总推荐
  《素手匠心》作者:沈碧瓷
  内容简介:
  木版水印,复刻天下名画!
  素有“琅琊圣手”之称的现代工艺大师许丹龄,意外魂归大明,附身于南京城雕版世家的小少爷练白棠之身。
  无奈白棠不学无术,性格懦弱,臭名昭着。
  这可让他怎么活?!
  标签:奋斗 护短 爽文 穿越 美男
?
?
第1章 教训白莲花
  南京的夏季,燥热如火炉。
  知了在树上疯狂鸣叫。街道两旁的铺子或半掩着门,或店家小二懒懒的摇着扇子,啃瓜消暑。
  唯有打铁的铺子,欲与天公试比热,依旧火气薰天。
  许丹龄觉得自己要被铺子里灼热的高温蒸发成一道青烟消逝于人间。说不定,他还能就此重回故土。
  铁铺的老板看着他画的十几把刻刀,皱眉道:“这么精细的玩意儿可不好做!”
  许丹龄微笑道:“您刘老板是南京最有名的铁匠。听说连御医的金针都做过,这几把刻刀算什么?”
  刘老板哈哈大笑:“公子抬举我了。”他心底掂量了番。“这是刻什么用的?”
  许丹龄应声道:“木头。”
  “木头啊。”刘老板指了一排的铁块,问,“你要用几等的料子?”
  许丹龄伸出手,手心中一块拳头大小黑黝黝泛着点儿金光的石头。
  刘老板刹时瞪大眼睛,失声道:“玄铁——你小子从哪儿弄来的?”这一大块玄铁,价值千金!他兴奋的捉耳挠腮!脸上的笑容竟有几分谄媚。“公子贵姓?”
  许丹龄脱口而出的“许”字艰难的转成了:“练。城东练白棠。”
  刘老板惊讶的张大嘴。怎么也没法子将眼前清爽俊美,英气勃勃的少年与传说中练家荒唐不成器、喜好男风、气得练老爷与原配妻子合离,还被逐出家门的大少爷练白棠联想到一块儿!
  “原来是练少爷。”刘老板打了个哈哈掩饰脸上的惊诧,“您就做几把刻刀,掺入少量玄铁即可。这块玄铁还能余下许多——”
  “您需要多少?”练白棠也不废话。
  刘老板顿时吱唔不敢言:他都想要啊!可是他自个儿也明白,这块玄铁,他一个人吃不下!
  练白棠凤眼含笑:“老板可要考虑清楚了。”
  刘老板小心的接过玄铁,饶是他早有准备,也被其沉重冰凉激得心中一凛。瞬间,他几乎看见自己借玄铁铸成天下名剑,自此与干将莫邪齐名,名垂青史的画面!
  刘老板咬牙:“您想怎么卖?”
  练白棠目光不舍的在玄铁上徘徊:“我余三分之一,传给后人。其余部分,取白银万两。”
  刘老板倒抽一口冷气:“万两白银?”
  练白棠细长的凤眼精光暗扫:“老板觉得贵?玄铁由天上星落而得,又称陨铁。流星虽常见,但能生成一块纯度极高的陨铁,却是千载难逢,万里求一之事。”
  刘老板原还想着练白棠年纪小,又是那等荒唐的名声,定然是不知事的。或能哄他一哄,谁知他开口就将玄铁由来说得清清楚楚。心中顿时不敢再小觑他:“万两白银,我需筹措一番。但在此之前,练少爷可不能再将它二卖咯。”
  练白棠微笑问:“好。几日为限?”
  刘老板咬牙道:“三日!”
  踏出火炉般的铁铺,练白棠已是衣裳尽湿。他擦了把额头的汗水,抬头望了眼一碧如洗的天空,无比的怀念前世的空调和冰镇啤酒。
  他至今还不太能接受,自己怎就加入穿越大军嗖的一下来到了明朝永乐年间?
  撑起一柄油布伞,顶着烈日原途返家。远远的,就看见自家门口围着一群不怕热的妇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目光微瞬,人群中一眼见到了一名衣饰精良,相貌娇美的妇人——何妙莲?
  练白棠长眉微紧,随即松开:哼,竟然又来寻原主娘亲的麻烦了。也罢,今日他就好好教训教训这朵白莲贱人。
  他大步行至家门,自有人见到他,让出一条道来:“哟,白棠回来了啊!”
  练白棠步伐微错:他爹娘给他取得啥名字!白棠,白糖,又姓练!练白糖?!不知道的还当他家是开糖果铺子的呢!
  “白棠啊!”何妙莲委屈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快帮我劝劝你娘亲!天这么热,我好心送车冰块,她不收也就罢了,连门也不让我进!”
  “苏氏也真是的。”邻里间议论纷纷,“自个儿没带好儿子,管不好家,被男人休了。人家好心送炭送冰,她还拒人千里之外!”
  “年纪一把了,还这么不懂事。活该被休——”
  始终没出面的白棠的娘苏玉娥听得外面议论,早已羞恼胀红了脸,死死的攫住帕子,紧咬牙关。小女儿练白兰红着眼,在边上不住的安慰她。
  “娘,你别听她们胡咧咧。她们知道些什么!”
  都已让人传话了,家中不需要何氏送什么“心意”来,她还不要脸的在门口委屈得落眼泪,到底是谁委屈啊?
  练白棠长眉一挑,面上浮起惊异,古怪的盯着何氏:“练夫人。白棠有一事不解,可否为白棠解惑一二?”
  何妙莲掩住眼角的得意,忙道:“白棠说得什么话!”
  “即如此。”练白棠淡薄的唇角轻轻一勾,“夫人出身官宦之家,不幸受靖难之役连累。倾巢之下焉有完卵?是我娘怜惜你官家千金竟要沦落官妓,故将你买至家中为仆。”
  何妙莲脸色微变:他将这段尘封往事提出来干吗?!
  众人看她的眼光也立时多了些许别样意味:这事,过去怎么没听说过啊!
  “那苏氏,岂不是何氏的恩人?”立即有人发问。
  “正是。”练白棠目光复杂的看着何氏。
  “正是因为有恩,所以我宁知要被姐姐责骂怨恨,也要送些心意过来。”何氏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我知道姐姐恨我,可是——”
  “练夫人。”白棠打断她的倾诉,“你与我娘共侍一夫多年。与我娘也是姐妹相称,关系始终不差。我且问一句,这么多年,你可是真心对待我娘亲?”
  何氏睁着眼:“自然是真心的!”
  “即是真心,你且说来,我娘的性子如何?”练白棠扫视围观诸人,“我娘的脾气,各位也是知晓的吧?”
  左邻右舍们顿时你一句我一句说了起来:“苏氏人是真的好,就是脾气——耿直了些。”
  “是。说白了就是眼里容不下沙子。”
  “苏氏的脾气急了些得理不饶人,但直爽大方,有一说一。”
  何妙莲喃喃不语,不明白练白棠为何问她这个问题。
  白棠等大家说完了,感动不已的向大伙儿深深行了个大礼。
  “唉哟,白棠,你这是做什么呀!”
  街坊们虽不解他的举动,却也觉得,这孩子和过去不一样,懂事多了!
?
?
第2章 白莲败走
  练白棠声音哽咽:“自家母与练绍达和离,受尽冷眼风霜。我身为人子,不能为其解忧,已是不孝。又让母亲几番受何氏上门羞辱!实在无颜以对羞愧不已——”
  “白棠!”何氏越听越不对劲,委屈的叫唤起来,“我怎么是上门羞辱你母亲,我明明是来送冰的——”
  “练夫人!”练白棠眼圈红微,冷笑连连。“连四下邻舍都知道我母亲的性格,刚烈倔强,眼底揉不下沙子。你在练家为妾,伺候了我娘这么久,不会不知道她的脾气吧?”
  何妙莲刹时无言以对。她正是因为太了解苏玉娥的脾气,所以才敢这样一回回的上门挑衅,还落得一身贤良的美名。
  “我娘当初好心救你,你却和练绍达暗通曲款。”练白棠话语如刀,刀刀剐在了何妙莲娇嫩的脸上。她忙乱的道:“不是,没有,我没有——”
  “没有?难道你们还是两情相悦?”练白棠不屑的笑了笑。“好吧,就算你们瞒着我娘,两情相悦。我娘虽然难过,也成全了你们。但是你又做了些什么?你敢举天发誓,我娘与练绍达和离,你没做过一丝手脚?”
  何妙莲珠泪涟涟,知道自己今日讨不了好去,又惊又羞又恨又恼:练白棠这个蠢货,平时几棍子也打不出个闷屁,今日竟然当众将自己的面皮撕了下来在地上狂踩,此仇不报,她便不姓何!
  “你明知我娘受不了激,一点就燃的爆竹性格。心中早对你们这对狗男女深痛恶绝,又岂会接受你所谓的好意?你冬日送炭,夏日送冰,好贤德的良人啊。倒显得无情拒绝你一片好心的我娘亲愈加的无理取闹,活该被练绍达抛妻弃子?!”
  练白棠这话一说出来,吃瓜群众立即恍然大悟。无不指着何妙莲怒斥:“我还真当她是个好的。原来竟是这般阴险!”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什么锅配什么盖。可见练绍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宠妾灭妻!还将嫡长子一起赶出家门!”
  何妙莲被练白棠一番话当场道破她的真实目的,气恼得面红耳赤,只一个劲的哭道:“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白棠,你怎么可以这般误会我!”
bet365最新网站  “练夫人是何等贤良之人,何等的玲珑剔透之心!”练白棠目光往马车上转了一圈,冷笑道,“你若真是有心想帮衬我们母子,大可寻其他由头暗暗派人送来。何须每回都这般招摇过市?更何况——”他走到马车前,冷不防掀了车上的茅草盖,何妙莲及她的下人阻拦不及,马车内的景象一览无余,众人啊的声,惊叫连连。
  “怎么就这两块冰?你不说送了一车的冰块来的呢?”邻里中最八卦的柳婶大呼小叫,“白棠果然没说错你!你还真是来算计苏氏的!”
  马车内只放了一圈几块冰,其他全是青灰色的石头!
  何妙莲被人当场戳穿把戏,面子里子全没了,差恼不堪,再没脸呆下去。转身逃进轿子里。两个丫鬟慌乱的跟上。一边解释道:“定是家中的人没办好差事。夫人这就回去教训他们!”
  “贱人,快滚吧!”邻里中最凶悍的胡胖嫂挺身而出,“咱这边不欢迎你,以后再敢来找苏氏的麻烦别怪咱们烂叶子臭鸡蛋招呼!”
  练白棠笑道:“婶婶们可别浪费了鸡蛋。”
  众人轰的声大笑。胖婶子颇觉欣慰的道:“白棠长大了啊!知道护着你娘亲了。好,好啊!”
  从前都传是练白棠荒唐,不思进取,喜欢男人败尽练家的名声!还说苏氏妒忌心重,又纵容儿子胡来,才被丈夫嫌弃,原来全不是那个样!搞不好白棠那件事儿,都是这个贱人设计陷害的!
  柳婶子忍不住道:“我就说嘛,白棠长得相貌堂堂,一脸聪明相,肯定不是糊涂的!”说毕朝何氏离去的方向狠狠的啐了口。“那个贱货,咱以后见一次骂一次!”
  练绍达,也不过就是个开着两间雕版印刷铺子的小老板而已,就玩起了这等心计陷害原配妻子儿子,简直不是个东西!他家大哥练绍荣,继承了练家的祖传家业,还是皇宫用纸的贡俸哪,都不曾张狂成这样!
  至于何妙莲,更是可恨。苏氏好心救了她,她竟恩将仇报夺人夫君,更落井下石恨不能致苏氏与死地!这样的妇人,那是所有正室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娘!”白兰讶异的握着苏氏的手,“您听见没有,哥哥几句话就把何氏赶走了!”
  苏氏也觉惊讶,更多欣慰:“你哥这是——开窍了啊!”
  自白棠上回随书院学友到香山游玩,不慎落入清枫潭中。回来后,人就变了许多。
  “娘。白兰。”练白棠关上屋门,“那女人应该安生一阵子了。”
  他打量了番苏氏红红的眼眶,不禁有些心疼:“娘的脾气也要改一改。”他浓眉微皱,“该圆滑的时候也要圆滑些,总好过老被人算计!”
  苏氏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容易坏事,可这么多年了,她再要改,也难啊!
  “你出去那么久,饿了没?”苏氏讪讪的、满面讨好的问,“我留了碗冷面,帮你拌些豆芽火腿鸭丝?”
  练白棠摇摇头:“我先打点水洗个澡。”铁铺一行,早令他汗流夹背。
  苏氏身子一僵,忙道:“那等下,我烧些热水——”
  “这么热的天,用什么热水!”白棠不以为然往自个儿的房里走,“打些井水就好了。”
  “那怎么行!”苏氏欲言又止。“井水太凉,会生病的!”
  练白棠这才想起什么重要的事儿似的,无力的道:“娘你说得对。”
  天气炎热,没多久热水就烧开送到白棠的屋子里。
  苏氏满是愧疚的瞧着白棠问:“要娘帮忙么?”
  “不用。您不是要帮我拌冷面么?”
  “哦,对,我这就去!”苏氏转身帮他关紧房门。
  练白棠苦笑着拴了门梢,方脱下汗湿的外衫。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无奈的、长长的叹了口气!
  坐进木桶,温度适宜的水舒服得他嘶的声眉毛轻扬。忍不住闭上眼睛,回想起两个月前,他初到此地的情景。
?
?
第3章 前缘旧事
  许丹龄是姑苏人。

  集天地钟灵秀毓于一身的苏州城,从古至今蕴育了数不尽的菁英才俊。许丹龄毫不客气得自认亦是其中之一。
  不到四十,已是被业内同行誉为“琅琊妙手”的当代工艺大师!集雕刻、绘画、修补名作复刻古藉之力与一身,博古通今,名动海内外!
  尤其是近十年来,他受京城老字号荣宝斋所邀,醉心研究传统木版水印的工艺,更令他在国画方面的鉴赏力、临摹功力及雕刻技艺突飞猛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