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穿越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

八零女配洗白日常——梦廊雨

时间:2019-10-08 10:09:55??作者:梦廊雨
TAG:

?

当前被收藏数:33751 营养液数:12656 文章积分:555,370,368
《八零女配洗白日常》作者:梦廊雨
?
文案
李娇娇死了,死后她才发现自己是一本书中的恶毒女配,而林静则是被上天眷顾的福星。
在这本书里,情况是这样:
她的大哥拉了林静一下胳膊,被人生生打断双手……
她的二哥和林静开了个玩笑,被人抓进了以流氓罪判处死刑……
她随口说林静衣服不好看,便惨遭设计,不得不嫁给小混混,最后生生虐待而死……
重活一世,李娇娇表示,自己绝对要跟林静那个害人精死磕到底。
于是情况变成了这样:
李娇娇拉住了想过去救人的大哥,于是林静跌入水沟,生生地摔断了一条腿。
李娇娇阻止自己二哥说笑话哄林静开心,没人哄的林静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在县领导面前丢了大脸。
李娇娇挑眉笑,且看这一世,没了他们这些垫脚的,她这福星之名还保不保得住。
?
内容标签: 种田文 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娇娇 ┃ 配角:林静,李强,李壮 ┃ 其它:女主萌萌哒
?
作品简评
bet365最新网站李娇娇死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本书中的女配,她的人生早就已经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她和她的家人不过是女主过上幸福生活的踏脚石罢了。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回到过去后,李娇娇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摆脱被女主炮灰的命运,带着自己的家人走上幸福的生活。本文文笔朴实,剧情流畅,用轻松的语调讲述八十年代的生活,值得一看。
?
?
?
第1章?
  李娇娇死的时候,不过才刚刚二十一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却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一米六五的身高,死的时候却不到七十斤。
  她的身上套着一件破旧的男士衬衫,整个人仰面倒在脏兮兮的水泥地面上,前额处破开的大洞正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殷红的血液蜿蜒地流淌而下,在地上勾勒出一幅扭曲的图画。
  喝的醉醺醺的男人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娇娇,那双浑浊的眼珠子里面没有一丁点儿的光亮,他朝着地上的李娇娇啐了一口,抬步跨过李娇娇慢慢冷下去的身体,跌跌撞撞地朝着门外走了过去了。
  破旧的木门打开,屋外充满了喜庆的唢呐声传了进来,一眼望不到的头的迎亲队伍从远处走了过来,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官满脸喜气,穿着红色裙子的喜娘们从篮子里面抓出大把大把的喜糖,朝着周围的人群扔了过去。
  在这个年月,这样子的结婚排场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他们的县城可是头一份的。
  “唉,这是谁家娶亲,怎么这么大的手笔。”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跟你说,今儿的新郎官是周家的大儿子。”
  “唉?周家,哪个周家?”
  “你看你这人,县城里面还有多少姓周的,能有多少周家人结婚有这么大的排场?”
  “那个周家?”
  “可不就是那个周家。”
  “那这新娘子是谁?”
  “县文体团的团花,我可见过她,长得可真叫漂亮。”
  “哈哈,若是不漂亮,能被周家小哥看上?我可听说,这周家小哥可把她当掌中宝一样宠着。”
  “啧啧啧,她可真有福气。”
  “谁说不是呢,我听说她在她们村子,可是有名的福星。”
  “真的?”
  “那还有假?”
  “啧啧,她可真有福气。”
  躺在水泥地上的李娇娇还未咽气,她听到门外面的传来的唢呐声,听到了那些人的争论声,他们都在夸新娘有福气,是天底下最有福的人……
  已经快要断气的李娇娇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她想要在所有人面前戳穿那个人的嘴脸,可是她的身体越来越冷,呼吸越来越微弱,最后在那一声声恭喜声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直到死去之后,李娇娇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本名为《娇女福星》的小说里的人物。
  李娇娇的一生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她是书中的恶毒女配,是阻挡女主幸福生活的绊脚石,她用尽全部心机和女主作对,结果在女主逆天的福气面前,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她死在了女主结婚的这一天,在女主幸福地与男主步入婚姻殿堂之中的时候,她被自己的丈夫虐待而死,明明凄惨无比的情形,可是落入那些读者的眼中,却纷纷为她的死拍手叫好。
  “这个恶毒的女人早该去死了,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们静静的人生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波折?”
  “我能说她死的太简单了么?像是她这样子的恶毒女人,就该被*****,这样实在是太便宜她的。”
  “真好,李娇娇死了之后,我们静静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太好了。”
  许多人都在为她的死而拍手称快,她们觉得她罪有应得,落得今天这个下场,都是她自己做的。
  李娇娇想不明白,她看着林静和周贺安两人结婚之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两人儿女双全,儿孙满堂,而她却在日复一日的折磨之中,陷入了更深的绝望之中。
  她始终想不通,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才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为什么林静那个坏事做尽的女人,却能有幸福安稳的一生?
  已经做鬼几十年的李娇娇想不明白,直到林静老得快要死的时候,她才知道了这一切是为什么。
  “李娇娇,你不能怪我,谁让你挡了我的路呢?”
  林静摩挲着已经褪了色的照片,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扭曲怪异的笑容来,她将那张照片用打火机点燃,看着照片之中笑靥如花的女孩子一点点被火苗吞噬,林静满足地笑了。
  “真好,你的人生,彻底成了我的……”
  听到林静最后一声呢喃后,李娇娇如遭雷击,她想要问清楚一切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她忘记了自己的已经成了鬼魂,她的魂体从林静的身体之中穿了过去,林静的身体哆嗦了一下,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而李娇娇的魂体,也在同一时间变得稀薄了起来。
  她终于要彻底消亡了吗?
  李娇娇满脸茫然,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迷迷糊糊之间,李娇娇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停地下坠,那种无着无落的感觉让李娇娇觉得心慌意乱,她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然而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似的,动弹不得。
  她还在不停地下坠,由于身体无法动弹,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李娇娇的心中生出浓浓的绝望感来。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做,无辜枉死还不够,难道连她的灵魂都保不住了吗?
  悲痛欲绝之下,李娇娇发出了绝望的呐喊声。
  “啊!”
  “娇娇,娇娇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当家的,你快点来!”
  在吼出那一嗓子吼,李娇娇感觉自己的身体挺直了下坠,原本无着无落的身体似乎落到了柔软的棉花上面,被束缚住的四肢重新恢复了自由,她吃力地睁开眼睛,她的眼前一片模糊,隐约间看到一个穿着绿色袄子的人影朝着屋子外面跑了过去。
  她这是在哪儿?
  这个念头刚刚浮现出来,李娇娇便感觉到一阵阵的撕裂般的疼痛感从她的头部传了过来,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疼痛感受的李娇娇承受不住,嘴里面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痛呼声。
  此时刚刚跑出去的赵春梅从拉着自己的丈夫从门外跑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捂着头痛苦呻吟的李娇娇,赵春梅的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她快步跑了过去,伸出手将李娇娇从床上扶了起来。
  “娇娇,娇娇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你跟娘说,娘带你去看医生。”
  李天赐见状,焦急地在床边绕来绕去。
  “阿梅,三妮子这是怎么了?刚刚不都好好的?怎么现在突然成了这个样子?”
  赵春梅柔声安抚着怀中的小闺女,听到李天赐的话后,她抬头朝着李天赐瞪了一眼,毫不客气地开口说道:“怎么了?你说娇娇怎么了?大冬天的掉进冰窟窿里面,她身体那么弱,哪里能受得住?我说要在县医院里面住两天,多观察观察她的情况,可是你非要带她回来了我看现在怎么办!”
  赵春梅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李天赐知道自家媳妇儿是心疼闺女,他也不生气,他挠了挠头,满脸憨厚地说道:“医生说咱三妮子能回来了,我哪里知道……”
  “成了成了,你甭在这里跟我掰扯这些,你赶紧去套驴车,咱们将娇娇送到医院去看看,娇娇的身体可柔弱呢,哪里能受得住这罪?可别落了病根……”
  李天赐闻言,也没有在家里面多耽搁,扭头便朝着屋子外面跑了过去,他得赶紧套驴车,好把宝贝闺女送到县城去。
  等到李天赐出去后,赵春梅收起刚刚的泼辣劲儿,她动作轻柔地帮着李娇娇揉着额头,一边揉着,一边轻声跟李娇娇说话,那温柔的模样跟刚刚面对着李天赐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
  “娇娇,你爹去套车了,马上娘就带你去医院,你别怕,爹跟娘都在呢。”
  那熟悉而又温柔的女声破开重重迷雾,传入了李娇娇的脑海之中,撕裂般的疼痛感如同潮水一般褪去,她混沌的大脑慢慢地恢复了清明。
  李娇娇眼前的迷雾褪去,然后她便看到一个红色梳妆台。
  李娇娇记得这个梳妆台,这是她十四岁的时候,自己老爹亲手给她做的梳妆台,用的是松木做的,样子是时下最流行的模样,做这个梳妆台的时候,她爹跟她说,这个样式是他在省城帮人做活儿时从其他的木工师傅那学到的,这十里八村的,谁都没有这种样子的梳妆台。
  李娇娇还记得梳妆台做好时爹对她说的话,他说:“娇娇,今天你十四岁了,是个大姑娘了,爹没什么好给你的,这个梳妆台是爹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喜欢。”
  李娇娇很喜欢这个梳妆台,她活着的时候每天都要在梳妆台面跟前照一照,臭美一下,可是这张原本能陪着她一辈子的梳妆台,却在她十八岁的时候被人毁掉了。
  而给她做这个梳妆台的老爹,也因为二哥的事情,去找人理论,最后被人砸断了手骨脚骨,像是拖死狗一样地被拖了回来。
  在二哥被枪毙后,老爹急怒攻心,也跟着一起去了。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还能看到这个梳妆台?
  “娇娇,你怎么了?有没有感觉舒服一些?”
  听到这个熟悉的女声,李娇娇猛地抬起头来,一张布满了浓浓关心之意的面庞映入了她的眼中。
?
?
第2章?
  当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时,李娇娇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的嘴唇颤抖了起来,眼睛瞬间红了。
  她居然又看到了自己的娘。
  在自己二哥被枪毙,爹又被活活气死了之后,娘的身体就彻底垮了,若不是还有她在,娘已经追着爹去了。
  娘拖着病体苟延残喘,想要给她支撑起一个家,眼看着她们就要重新过上新生活的时候,却又坠入到了更可怕的地狱深渊之中。
  去县城卖货的她遇到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小混混,被他欺辱一番后,对方拖着奄奄一息的她找到了她家门上,说要娶她当媳妇儿。
  女儿遭遇到这样子的事情,原本就已经病入膏肓的赵春梅哪里能受得住?再加上对方一进村子就大肆宣扬,几乎将大半个村子的人都招了过来,所有的人都凑在她们家门口看热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肯帮她们。
  “她一个女人家遭遇到这种事情,除了嫁给他还能怎么样?”
  “我说她婶子,你家娇娇有人娶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做什么?还以为你家还像是从前那样子吗?”
  自打李娇娇的大哥李强出事儿后,李家在村子的地位便一日不如一日,随后二哥李壮以流氓罪被判了死刑枪毙,李天赐急怒攻心病去之后,只剩下她们孤儿寡母,在村子里面更没有地位,人人都能来欺辱她们,谁都能来踩上她们一脚,仿佛羞辱她们能让他们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赵春梅被活生生气死了,而李娇娇也被迫嫁给了那个欺辱了她的人,她被那个可恶的男人生生地折磨了三年,方才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当再次看到赵春梅那张熟悉的面孔时,李娇娇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地从眼眶之中涌了出来,然后整个人扎进了赵春梅的怀中,抱着她的腰嚎啕大哭了起来。
  李娇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那温暖的怀抱,和赵春梅那一声叠一声关心的话语,她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抱着她的是活生生的人,是她的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过的娘。
  李娇娇哭得越来越大声,她像是要将自己心中的所有委屈都哭出来似的,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在她的脑海之中如同走马灯一样地旋转,痛苦和绝望几乎将她整个人压垮。
  自己最疼爱的闺女哭成这副样子,赵春梅心疼的要命,哄了半天也不见好,她的眼泪也跟着出来了,抱着李娇娇一阵心肝宝贝地叫着。
  “宝儿,你别哭了,你哭得娘心里疼,你哪儿不舒服?你爹去套车了,我们马上带你上医院。”
  哄了她一会儿后,见怎么都哄不好她,赵春梅心急如焚,扯着嗓子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当家的,你弄好了没?娇娇不舒服,咱们得快点儿把她送到医院去!”
  “来了来了!”
  李娇娇趴在赵春梅的怀中哭个不停,这时候却听到另一道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她从赵春梅的怀中爬了出来,扭头朝着外面看了过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掀开帘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一进来便朝着床边跑了过来,见李娇娇哭得眼睛都肿了,面容憨厚的男人搓了搓手,焦急地说道:“三妮子,你这是咋了?你哪儿不舒服,你跟爹说……”

  赵春梅见状,呛了他一声:“得了得了,跟你说有个毛用,赶紧把娇娇抱出去,咱们去医院,前两天我就跟你说别这么急着出院,可你偏偏不听,你看现在怎么办,你愣什么愣,赶紧去啊……”
  赵春梅还在喋喋不休地数落着李天赐,而李娇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熟悉的身影,泪水留得更凶了。
  “爹!”
  她喊了一声,朝着李天赐扑了过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