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穿越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

窈窕世无双——耿灿灿

时间:2019-10-06 08:42:53??作者:耿灿灿
TAG:

?

当前被收藏数:35336 营养液数:92201 文章积分:734,803,648
《窈窕世无双》作者:耿灿灿
?
文案
“若有来生,你当如何?”
“仍做郑令窈。”
“别无他想?”
“当然有。”令窈对镜抚鬓,娇慵含笑,掷地有声:“自然是为非作歹,祸害百年。”
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后的郑令窈,依旧是临安城最美最肆意的女子,万事皆顺心,只除了两件纳闷事——
一:前世对她求而不得的男人们,日后个个皆是权势滔天冷血无情的主,怎样才能不让他们打起来?
二:那位娶了她灵位的新皇,如今在哪个旮旯地要饭呢?
?
排雷:
1.女主美炸天,苏遍天下无敌手,是个人就爱她。
2.架空勿考据,作者女主控,只爱亲闺女。
3.不喜请点叉,和谐你我她。
?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令窈?
?
作品简评
重活一世的令窈依然是临安城最美最肆意的女子,面对前世与她反目成仇日后权势滔天的仇敌们,她决心要扭转乾坤……本文古色古香,行文流畅,文笔俱佳,生动形象地勾勒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女主以及一众优秀的配角们,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古言佳作。
?
?
?
第1章?
  郑令窈短暂的人生快要结束了。
  十八岁生辰,伴随着热闹的庆贺声,城墙外起义军的号角响彻天际,郑家的小厮跪在地上慌得连话都说不清楚:“……叛军破了临安……”
  郑令窈甚至来不及咬一口八馅寿桃,就被大丫头春缨慌忙背进了东小院。
  兵荒马乱,信安公的府邸成了叛军首领的囊中之物。
  昔日与郑令窈有过婚约的穆辰良前来探望,隔着紫檀屏风,他一袭八团石青圆领袍衫,身姿凛然,立于窗下。
  郑令窈有些怕他。
  今非昔比,现在他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穆辰良声音清冷,透着凉薄:“当年你悔婚,可曾想到如今这一日?”
  郑令窈紧咬下唇。
  窗外秋风瑟瑟,微寒的雨珠扑进屋子,她坐在窗下,一双废脚无法动弹,嘴唇颤抖,许久挤出一句话,语气清清淡淡,“我又不是神仙,哪能未卜先知。”
  他心高气傲,当年被人悔婚,肯定咬牙切齿记恨着。不然也没得今日这一番景象。
  郑令窈想,他或许是要杀她的,如他心狠手辣,又怎会放过旧日冤家。
  黑绒绣草的大纱猛地被刀剑划穿,他手执长柄佩剑,大步从屏风穿过,冰冷的刀尖抵住她的下巴,只消稍稍一使劲,便能刺进她的喉头。
  郑令窈被迫直视他。
  穆辰良问:“求我一次?”
  郑令窈闭上眼,沉默以待。
  良久,她听见穆辰良冷笑一声,声音里多了一抹遗憾,听不出是厌恶还是无奈,唤了她的小名,“卿卿,你好自为之。”
  凌厉的剑锋从她的下颔处移开,靴子远去的声音逐渐消散。
  屋内寂静如沉水,郑令窈松开紧蜷的拳头,冷汗湿了衫襟。
  不多时天色浸墨,春缨端了蟹面进屋来,一边哭一边看着郑令窈大口吃面。
  “外面死了好多人,城里遍地都是尸体,姑娘,咱们是命大的,您莫要再犟,到穆大人跟前服个软,他念着旧情定不会为难您。”
  郑令窈吃得专心,一碗面汤水不剩,全都下肚。
  等吃饱了,郑令窈同春缨说话,一口气慢吞吞的,不急不忙:“我也是这般打算,待会便去求他。”
  春缨一愣,未曾料到郑令窈节气之短。
  郑令窈继续道:“刚才他拿剑比划,吓得我差点背气,这会子我缓过劲,已想出一番恳求之词。你放心,我虽瘫了腿,但姿色尚存。”
  春缨哽咽,哭泣之声更甚,“姑娘委屈了……”
  郑令窈拿手帕为春缨擦去眼泪,一下下地抚背安慰道:“蝼蚁尚且贪生,只要能活着,比什么都强。”
  她未曾思虑太久,当即命春缨为她重新梳洗,两颊特意扑了粉团胭脂,挑了当年穆家送来的那套采绣江水纹缎绣制成的衣裙,一鬓玉珠钗,唇间点绛红,乔装完毕,满室惊艳。
  去的路上,郑令窈是这样想,穆辰良得势,以他的心机才华,日后定能坐稳江山。他刚才未杀她,心思可窥一斑。
  他喜欢她,过了六年,他依旧这般恋着她。
  这是她的本钱,她要好好利用起来。
  郑令窈看向自己的一双腿,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倘若她没有瘫痪,兴许能从穆辰良那里得到更大的好处——她要的不仅仅是活着而已。
  穆辰良占了东边书房与将士谈论战事,听见她来,并未有所反应。
  夜晚风大,寒气似刀子般一阵阵往脸上砍,郑令窈端坐在轮椅上,腰板挺得笔直,十足的世家女做派。
  等了一个时辰,穆辰良终是跨出屋子。同他一起出屋子的,还有郑令窈的异母哥哥,郑嘉和。
  将士恭敬地称他为“郑大将军”,想来也是叛军中位高权重的臣子。
  她素来与这位异母哥哥不对头,他被郑家赶出府的事,还是她一手促成。这样一想,郑嘉和此时与她相见,很有可能趁势报昔日之仇。
  郑嘉和却对她视而不见。一身铁亮铠甲稳阔如山,自她身边经过之际,全无半分神情。
  郑令窈一颗心提到嗓子眼,直到郑嘉和走进黑暗处,几乎望不见身影时,这才敢自由呼吸。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郑嘉和自石拱门拐进回廊处,似乎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那眼神复杂万千,唯独没有厌恶。
  郑令窈不再想,全心意放在步子故意放缓的穆辰良身上。
  穆辰良也没理她,就这么无情地从旁迈过步子。
  郑令窈不言语,伸手捞住他宽大的衣袍。
  她模样生得好,双眸涟涟透亮,微一低头,明媚天真,满身透出来的少女灵气,无人能抵。
  穆辰良果然止步。
  郑令窈算准他会回头,此时心中窃喜,开口唤他:“二哥哥。”
  她口齿略微不清,喊出的“二”,更似“爱”。
  穆辰良低下腰,抚上她的脸庞,“再叫一声。”
  郑令窈乖乖巧巧地又喊了次。
  夜凉如洗,昏暗的光线中,穆辰良神色不明,末了,他挥手禀退春缨,亲自推着郑令窈往内院去。
  “不曾想,你竟肯来求我。”
  郑令窈大着胆子扶住他的手,袖领阑干梅花的刺绣顺着指腹摩擦滑落,她的小嗓子细细软软:“除了你,我再无人可求。”
  穆辰良呵一声,“怎么,你竟不知,天大的好事在后头等着你?卿卿,你的福气不在我身上。”
  郑令窈听得糊涂,面上冷静:“有些事,我不想错过第二次。”
  穆辰良迟疑,盯着她瞧了几番,大笑,“原来你竟不知情,姓孟的要娶你。”
  借着屋里透出的余光,郑令窈瞧见周围的旌旗上郝然一个“孟”字。
  原来当了皇帝的不是穆辰良,是姓孟的。
  她当即将心思转了过来,装模作样:“我不在乎,你带我走可好?”
  穆辰良薄唇一抿,笑道:“卿卿,我倒小瞧了你。”
  郑令窈被送回东小院。
  躺在榻上翻来覆去地想,脑袋都快想破,恁是记不起哪个姓孟的曾与她有过这等情分,郑令窈虽苦恼,但心中的石头落地,多了几分自信。
  无论是穆辰良还是姓孟的,反正她这条命能留下了。
  郑令窈这般想着,梦里都在窃喜,直到卯时,被人强行灌下一碗毒药。
  海口大的碗,她尚未清明,便有人撬开她的嘴,狠着一股劲往里倒。
  她想看看究竟是谁害她,却被遮住了眼。
  有女子气若游丝在她耳畔低身道:“你同他说了什么,辰良竟为了你生出造反之心,若真要反,定是往死路上走。郑令窈,过去你不安分,如今这般境地还能害人,还是死了干净。”
  这声音好熟悉,郑令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弥留之际,她也懒得反抗了,这一大碗毒药喝下去,她哪里还有活路。
  身子越来越沉,周遭的一切越来越暗,所有的声音混杂一团。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春缨的哭喊声,匆忙的脚步声,以及……穆辰良的暴怒声。
  她就要死了,他还不忘威胁她:“郑令窈,你若敢死,我便将你脸毁了。”
  他最爱她这张脸,以为她也疼惜,却不想大错特错。
  她从不在乎自己的容貌,她在乎的,是容貌能带给她的名气和爱慕。
  郑令窈恨啊,恨他护不住自己,使出最后一点力气,也要揶揄他:“你这个废物……”
  穆辰良僵住,脸色煞白。
  郑令窈想起一事,又抓住他的手,喊:“谁杀了我,我要她偿命。”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语气越发急喘:“穆辰良,你若真心爱慕我,便立马杀了她。”
  穆辰良应下:“好。”
  这下好了,她也不关心到底是谁害她,反正是要一块死的,多个人陪葬,黄泉路上不孤单。
  郑令窈躺在那,委屈地等着赴死。
  周遭突然又多了一个人的声音。
  她听见众人齐齐跪下的声,高呼“万岁”的动静差点没立马将她吓死。穆辰良的臣服之声也在其间,可惜喊得并不情愿。
  应该是那位姓孟的新皇了。后面跟着她的哥哥郑嘉和,他哽咽着声念叨请罪之辞:“微臣罪该万死,未能护好她。”
  听得出这两句是肺腑之言,真诚之挚,郑嘉和似乎是在哀恸溃哭。
  他为何哭得这样伤心,她待他并不好。
  郑令窈回过神,仅存的一丝意念落在跟前陌生男子的身上。
  这位新皇该是风尘仆仆而来,她几乎能闻到他衣袍沾带的甘苦泥土。
  那人捏了她的手放在胸口,一字一字地唤她小名。
  “卿卿,终究是我来晚了。”
  郑令窈不甘心,使劲地想要睁开眼瞧一瞧,她还没来及红颜祸水,还不曾看一眼这个姓孟的到底是谁,好不容易挣来的命,怎么能就这样死了?
  可惜却是不能了。
  她这一生,潇洒肆意,享尽富贵,到头来,竟连十八岁的年头都没能活过去。真真是笑话。
  她没了意识,只能做梦。
  人生尽头最后一个梦,她梦见自己回到小时候,绿枝槐树下,祖母将她抱在腿上,大伯母拿了樱桃喂她,堂姐蹦跶着扑碟。
  那时春日正好,有风吹过时,葱葱茏茏的树叶簌簌作响,交错枝丫间漏下一缕缕光线,照在脸上暖暖的。
  祖母唤她,“小卿卿,莫要再睡,积了食可不好。”
  郑令窈通身懒洋洋的,窝在祖母怀里蹭了蹭,嘴里呢喃:“老祖宗,让我再睡会。”
  她觉得这时真好,当个长不大的孩童可真好,爱她疼她的人都在身边,她不用苦心经营苟且偷生,临安信安公府的宝贝娇娇女仍是她郑令窈。
  如果可以,她真希望自己这一生停在十六岁。
  十六岁之前,她几乎被人宠上天,十六岁之后,她却连地里的泥土都不如。
  诺大的郑府,再也容不下她这个无父无母的孤女。若没有叛军攻城,她在府里也活不长久。
  世事难料。
  大雨倾盆声嚣嚣,似百条江河自天际直流而下,寒冷潮湿的白汽从四周溅涌,雨声涕泗滂沱,像当年她倚在檐下听雨品茶的谷水之雨。
  好时光,总难得。
  ……
  义宁六年,杨帝自请让贤,玉玺拱手以奉,新帝登基,改国号“晋”,年号武德。
  武德二年,新帝追封临安信安公府千金旧朝长公主之女郑令窈为“秀宸皇后”,此后不再立后。
  …
?
?
第2章?
  三月,春回大地。
  临安信安公的府邸忙作一团。
  郑府二房的小女儿,要从宫里回来探亲了。
  她的舅舅杨帝甚至重视她,今年刚封了郡主,回府所用之物,皆以公主之制备下,礼数之外,派一支精练羽林军沿途护送,又命司礼监太监捧亲恩圣旨随行。
  半大的孩童,出宫之事,竟比后妃省亲还要气派。
  郑府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自数年前长公主嫁于二老爷之后,府里很久没有这般大动干戈了。郑大老爷与郑三老爷商量,在府后边营建一处新园子,专为迎接所用,早年前便开始着手,一半翻建,一半新造,内里古木繁花,景象万千。
  探亲队伍,浩浩荡荡,一路自汴梁往南,皆配千里马,数日功夫,已近临安。
  三月十五,先行太监各处通知,兵马司清道,郑氏合族相迎,众人皆翘首以盼。等了多时,眼见吉时将至,郡主之仪未见分晓,太监来报,命各处照常“接驾”圣旨。
  旨意并未其他,圣上寒暄问候之语而已。
  郑家人多时不见郡主,已有狐疑,郑家长房大老爷袭爵,凡大事该由他出面,不等相问,随行大太监便道:“郡主忽染风寒,不宜受礼,若无郡主口谕,切莫惊扰郡主尊驾。”
  众人领命。
  宫人拥着郡主直接入了园子,不许任何人往里头探望,一待便是半月。
  郑家人准备了大半年的功夫,蓦地一下子扑空了,各人各有各的郁闷。
  众宫人回宫时,郑大老爷憋不住,私底下寻了个小太监悄悄问:“郡主怎地忽染风寒,可是水土不服之症?如今病情可好些了?”

bet365最新网站  这位小太监曾与郑大老爷有过往来,凑近道:“大郎有心了。”后半句浅了声,几近挨到郑大老爷耳根前,小心翼翼道:“实不相瞒,郡主顽劣,不愿回府,路上假戏真做落了水,这才染了风寒,如今病情早已好转,大郎何等尊贵人,切莫往小孩子跟前讨没趣,能避则避。”
  郑大老爷蹙眉,虽心中早有猜想,但听到“不愿回府”四字时,仍免不了心中郁结,沉思半秒,勉强笑道:“郡主自小养在圣人身边,自是端厚有礼,只因年龄小,耍些小孩子脾性,她虽为郡主,仍旧是我们郑氏之女,做长辈的自会迁就包容,何来躲避一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