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yqshuba@outlook.com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穿越bet36体育在线合法吗_bet36怎么提现_bet36体育在线真的吗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木日夕

时间:2019-09-25 08:52:14??作者:木日夕
TAG:

?

当前被收藏数:18774 营养液数:6276 文章积分:417,802,880
《身世曝光后,我联姻豪门了》作者:木日夕
?
文案:
听说白家的白赦是个不能人道的心理变态,
在身世曝光后,冉夏选择了联姻豪门。
豪车美男配香槟,还不用履行夫妻义务!
为什么要自由恋爱?
是prada不好穿还是gucci不好玩?
?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冉夏 ┃ 配角:接档《穿成萌宝万人迷》欢迎收藏!//作者专栏求戳? ┃ 其它:甜文,轻松,沙雕,苏
?
作品简评:vip强推奖章
穿成了身世曝光后的假千金,还多了个不能人道的联姻对象。冉夏想了想,选择了豪门联姻。无限额小黑卡要起来,豪华小车车开起来,十克拉小钻戒戴起来,私人小飞机坐起来!有事没事还能上上网逗逗柠檬精,小日子不能更舒坦!除了偶尔要劣质地吹一吹老公彩虹屁,和老公的钱包斗智斗勇以外,一切都很完美!
本文以诙谐幽默的文笔刻画了一个以豪门怨妇为毕生目标的豪门小娇妻与她的豪门老公斗智斗勇的故事,人物性格分明,情节轻松有趣,故事可爱温馨,是值得一读的佳作。
?
?
第1章?
  得知冉夏自杀的消息,冉建国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上价值百万的瓷器摔个粉碎。
  他就知道,这个捡来的女儿天生是来克自己的!
  “人还活着么?”他冷声问道。
  “活着。”
  冉建国略松了口气,眼神渐渐冷了起来:“都领证了还摆她的大小姐脾气,她就是死了,也要给我嫁到白家去!”
  手下的人听到这话,噤若寒蝉,对那个曾经的天之骄女产生了些许的怜悯。
  白家听起来威风,却不是什么好亲事。
  当初白家和冉家是老太爷称兄道弟的交情,在世的时候更是指了曾孙辈的婚,可白家糟了暗算险些没落的时候,冉家却悔婚不说,还对着白家一顿羞辱,让白家彻底失去了最后的起复机会。
  当初两家可是结了仇的。
  可如果只是那些过往的破烂事情,这段婚姻倒也有挽救的余地。
  一个女人想要撬动一个男人的心,只要有了美貌和耐心,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的心机,总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最大的问题在冉夏要联姻的那个人的身上。
  白赦,白家的掌权人。年纪轻轻,就把白家从破败的边缘一手扶持到了如今的地位,就连巅峰时期的冉家都要对他退避三舍,更别提现在的冉家了。可以说,要是白赦真的要对付冉家,恐怕冉家的股价撑不过一星期。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偏偏……却是个性无能,如果不是白家老爷子指定了冉家的女儿嫁过去,冉家也不会查到这样的“好消息”。
  在别人看来,这桩婚姻是冉夏占足了便宜。
  可只有冉家的人知道,这件事,冉夏是吃足了亏。
  再美貌的女人,遇上这样的男人,还能有什么指望呢?
  也难怪冉小姐想不开要自杀了。
  “等她醒了,就把她送到白家去。告诉白家,我们欠他的已经扯平了,只希望前事既往不咎,冉家很乐意当白家的好亲家。”
  冉建国摆了摆手,就轻易的决定了冉夏的去向。
  手下的人想起冉夏那张娇嫩的脸,心底就是一阵可惜,点了头应了。
  *
  冉夏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可是现在……
  她默默的把视线从那些昂贵的装修摆件上收回,感受着这个房间的空旷。
  这就是个已婚妇女了?
  老公还是性无能的那种?
  有点小雀跃怎么办?
  在医院醒过来的那一刻,冉夏就知道了自己的处境。
  她穿成了一本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从小被当作亲女儿长大的她在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成为了他人口中所谓的“养女”,属于她的一切被一点点的剥夺交还给了女主这个真公主。
  拥有过再失去是最可怕的。
  原主祈求过,挽留过,可是得到的却是最无情的漠视。失去了血缘关系,二十多年的抚养关系在冉家人的眼里一文不值,这段亲情,只有原主困守其中痛苦不堪。
  最后的转机,在这次联姻上。
  冉家人想要压榨干净原主的价值偿还“养育之恩”,而原主却天真的以为自己的牺牲能够换回亲情,即使知道冉家和白家结了仇,即使知道冉家不过是想要让她替真公主铺路,她还是答应了这件婚事。
  直到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个性无能。
  在书里,原主得知自己嫁到老公竟然是个性无能的时候也闹过自杀,只是没死成,从此就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了给女主添堵的无限事业之中。
  可这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吃的药多了点,原主没有救回来,冉夏倒是来了这个世界了。
  身世的曝光,看不到未来的婚姻对于原主这么一个从小就被教育成花瓶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巨大到让她看不清身世曝光之后的重重迷雾。
  可是,对于冉夏而言,原主的身世却是充满了谜题。如果说原主是被抱错的,那么她的亲生父母呢?书中可从来没有提过。可原主如果不是被报错,那么冉家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把一个不是亲生女儿的孩子隐瞒身世当作亲女儿养了这么多年?
  不过,除了这些疑惑,冉夏对于自己穿书的现状很满意。
  对于原主的身世,她也没有更多的探究精神。
  她只知道,贵妇的生活就在眼前!
  还是不用履行夫妻义务的那种!
  简直不能更幸福!
  默默的把脸埋在了被子里,冉夏幸福的闭上了眼神吸了一口气。
  啊,这就是金钱的味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罪恶,她已经被腐蚀,毫无抵抗!
  上辈子她辛辛苦苦当了一辈子的大佬,这辈子,她一定要做一个可怜、无助,且能花钱的菟丝草!不要脸算什么?必要的时候,她自尊脸皮都能不要!
  谁都不能阻止她成为一个深闺豪门□□!
  谁都不能!
  “哼,心机婊!”
  对!冉夏愉快的在被子里点头。
  是的,没错,心机婊,就是我了!
  默默的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冉夏想要看看是谁这样有着真知灼见,竟然透过被褥就看到了自己的本质。
  那是一个脸上气鼓鼓的小女生,十六七岁的模样,还带着点稚气,看到冉夏探出头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缩了缩身体,目光扫过她有些惨白的面庞的时候,竟然张了张嘴说不出什么狠话了。
  “你好啊。”冉夏默默的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对着那女生招了招手。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就是自己那个便宜老公的亲妹妹了。以后自己和便宜老公肯定是没有孩子了,这个可能就是继承便宜老公遗产的小财神爷了!
  冉夏顿时端正了态度,看着白淼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发着光的金娃娃。
  白淼没想到迎接自己的竟然是这样友好的态度,一时间有些发愣,乖乖的应了一声你好,竟然没想起来自己是来兴师问罪的。
  “你竟然敢嫌弃我哥哥!”白淼终于想起了自己的来意,怒意满满。
  白淼的哥哥?
  白赦!
  自己的便宜老公!
  冉夏顿时坐起了身子,目光炯炯,认真的看着白淼:“你胡说!”
  这关系着自己的饭碗和未来,不能瞎承认的。
  白赦是性无能又怎么样!
  性无能,他也是天底下最好的性无能!最优秀的老公!最棒的财神爷!
  白淼想过很多答案,唯独没有想过这个。一时间她的表情复杂了起来。
  一个刚刚为了嫁给自己哥哥自杀的人,现在竟然这样理直气壮的对着自己说“你胡说”,这不得不让白淼生出了几分自己一定是在胡说的荒谬感。
  白淼的目光忍不住的飘向了冉夏的脸。
  这是一张极为艳丽的脸,因为苍白,而失去了些许的攻击性,反而生出了几分亲和。她的目光是坚定的,是不容置疑的,即使被这样注视着,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就好像……
  好像真的是自己来诬陷她一样。
  白淼的表情,瞬间和吃了不可描述之物一样。
  这女人,怎么是这样的啊……
  真是好可怕一女的。
  冉夏对自己的表现却是很满意。
  不错,就是要这样不要脸,这样充满心机。
  白淼过了许久,才从这样巨大的震撼之中缓过神来。她充满控诉的目光指责地凝视着冉夏:“那你为什么自杀!”
  冉夏的回答像是重复了一万遍这样自然,甚至没有丝毫犹豫:“那是因为我自惭形秽!”
  “……”
  “……”
  白淼:成年人都是这样虚伪的么?
  长大真是太可怕了。
  冉夏微笑着看着白淼,笑容里充满了真切的真诚。
  白淼:觉得自己无形之中输了。
  不过……
  想起冉家这些日子的动作,白淼看着冉夏的目光带上了几分同情。
  即使冉夏再不愿意承认,她自杀却是事实。可是距离她自杀才过了几天,冉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抹去她的存在,想要轰轰烈烈的认回他们的亲生女儿了。
  想到这点,白淼心底对冉夏的敌意淡了几分,犹豫着,还是开了口。
  “这周周末,冉家要认回他们的亲生女儿。“
  冉夏愣了愣,示意白淼继续说下去。
  白淼是看不上冉家的,冉家和白家之间的恩怨,就是白淼这样的年纪,也是记得清清楚楚。
  那些曾经亲亲热热的人,在转眼之间就翻脸不认人,冷漠,高傲,刻薄到伤人。如果不是冉夏嫁进了白家,冉家这辈子都不可能和白家有任何的交集。
  在见到冉夏之前,白淼以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冉家人,势利,刻薄,所以才会在身世曝光后,第一时间选择了嫁入夏家来保全她的豪门生活。
  可是,在见到冉夏之后,这份感觉虽然越发的强烈了,可却又同时失去了真实感……
  回想起之前和冉夏的交锋,白淼的脸色变得麻木了起来。
  这种厚脸皮的女人,自己竟然还担心她会不会被这种小事打击到?
  ”冉家送了邀请函,你去么?“白淼问道。
  去不去?
  当然要去!
  豪门贵妇,莫得丈夫的怜爱,只能喝喝茶,去去宴会,花花钱打发打发寂寞这样子煎熬度日,怎么可以不去宴会!
  即使那是冉家亲女儿认祖归宗的宴会!
  深闺怨妇必须得去!
  不过……
  冉夏默默的在房间里翻了许久,终于坐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没有人告诉她,深闺怨妇竟然连参加宴会的礼服都没得穿啊。
  不,这不是我要的深闺怨妇!
  我要的怨妇,莫得感情,只有金钱慰藉心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连个衣服都莫有!
  她看向白淼的目光变得哀怨了起来。
  许久,久到白淼都开始汗毛耸立的时候,冉夏才幽幽的问道:“做你白家媳妇,这么贫困的么?我现在离婚,还来得及么?”
  白淼:???
  说好的自惭形秽呢?
  冉夏的嘴,骗人的鬼,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大家!
  开文啦~求收藏求撒花求么么哒~
?
?
第2章?
  原主嫁到白家是没有什么嫁妆可言的,冉家完全没有掩饰他们对原主利用的嘴脸,原主除了身上的这套衣服,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这意味着,在这场婚姻中,如果白家想要给原主难堪,原主甚至没有丝毫的资本与之抗衡。
  这也意味着,如果白家没有给她准备一副的话,那么她恐怕就要穿着身上的休闲服去参加冉家的宴会了。
  这虽然可以,但没必要!
  谁家豪门怨妇这么寒酸的?
  丢人不输阵这是基本准则!哪怕是天皇老子的场子,她也得是这个场子里最亮堂的drama queen!
  冉夏觉得,自己必须要和自己那个性无能的老公见一面了!
  不管怎么样!
  性无能不是他克扣自己衣服的理由!
  他如果敢让自己失去衣服!那么自己就敢让他失去婚姻!
  晚礼服自由!
  钻石自由!
  冉夏看向了白淼,表情严肃认真:“我得找你哥谈谈!”
  虽然冉夏的表情严肃到了极致,可白淼却直觉这不是什么值得严肃对待的事情。她十七岁的世界观在面对着冉夏的时候有些摇摇欲坠:“谈什么?离婚?”
  冉夏看着白淼的目光充满了质疑:“怎么可能!”
  就在白淼对冉夏的节操恢复了那么一点点的信心的时候,冉夏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是谈谈我的衣柜!谈不拢,那就有必要谈一谈婚姻了!”
  白淼:行叭!
  我可求求你们一拍两散!
  然而冉夏并没有放过她的念头,她看着白淼,目光变得凝重了起来:“你哥,哦,也就是我老公,你有他电话么?”
  “没有,谢谢。”白淼走的没有丝毫留恋。
  开玩笑,让冉夏去找自己那个大魔王亲哥?
  她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冉夏目送白淼离开,目光渐渐变得怅惘了起来。
  这傻孩子。
  不给我电话,我就找不到人了么?

  她也太小瞧这世上的哔--度了!
  *
  “请问有预约么?”接待的女生熟练的问话,抬起头来的时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冉夏。一身休闲服,被她简单的打理了一下,下摆露出了些许漂亮的腰线,黑藻一般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披洒在腰间,几乎让人想要上手摸一摸这究竟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发量,她的唇是蓝调的正红,张扬而艳丽。
  这样的视觉冲击,就连女生也无法抵挡,更别提人来人往时那些男人的视线了,几乎黏在了冉夏的身上离不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